第二百二十四章推动

    既然斯波家与蜷川家都对将军忠心耿耿,那么就有很多共同语言,很多事都可以谈。

    



    蜷川亲世慷慨陈词。

    



    “三好长庆狼子野心,此次近幾大战,如若让她得逞,入幕府位列管领代,置将军于何地!

    



    某些幕臣真是老糊涂了,竟然想要引狼入室!

    



    我蜷川家得足利将军看重,世代袭位政所代官。

    



    君恩深重,无以为报。唯有忠君效死,才不负君望。”

    



    蜷川亲世说完,眼巴巴看着斯波义银,等他的回应。

    



    她已经表明了立场。

    



    忠君,恨三好,伊势家傻x,接下来就等斯波义银的开价了。

    



    看看在这位斯波御前眼中,蜷川家到底值多少,够不够份量保住自家的领地。

    



    义银满意地点头。

    



    “蜷川大人深明大义,我观蜷川家世居丹波国船井郡。

    



    正合适警惕三好家,维护山城国北部的安宁。”

    



    义银说的是实话。

    



    波多野家的居城八上城在丹波西部,而东部的统治相对薄弱。

    



    船井郡位于丹波东部,就在山城国上方。

    



    作为幕府重臣的蜷川家世代居住船井郡蟠根寺城,是当地威望很高的地头蛇。

    



    她家真的是警惕三好家是否从丹波侵入的首选。

    



    可三好家真会从丹波大军入侵吗?不太可能。

    



    丹波多山,后勤运输远不如摄津的淀川水运方便。

    



    偏师走丹波可行,真要大军出动,山路难以支撑运输线。

    



    这道理,义银懂,蜷川亲世也懂,大家都是在装糊涂。

    



    义银要的是蜷川家代表幕臣出面再提谈判一事,不让将军颜面受损,又可以缓和他与幕臣之间紧张的关系。

    



    蜷川家更简单,只要能保住自家的领地,什么都可以交易。

    



    这种幕臣,义银可以谈买卖,却不能信任。

    



    哪天有个买家价格再出高一些,她家转手就会把斯波家卖了。

    



    长期来看,还是经营细川斯波三渊三家联盟,才是正道。

    



    不过此时,双方还是主客尽欢,达成了默契。

    



    蜷川亲世表示。

    



    “我这就去求见公方大人。

    



    听闻和田惟政大人已经被将军唤去说话,正是觐见的好时候。”

    



    义银忍不住看了明智光秀一眼,见她微微叩首,心中念叨一句,好险。

    



    足利义辉果然还是想谈判,才会找和田惟政这个幕府使臣说话。

    



    假设义银坚持强势等待三好家低头,就是与足利义辉站在了对立面。

    



    如果幕臣听将军的,斯波家刚建立起的强势瞬间崩盘,日后难免被人看低。

    



    如果幕臣畏惧义银,不敢再提谈判,把将军晾在一边,那更麻烦。

    



    将军会怀疑自己的威望是否还能控制住幕府,斯波家是否已经过于强盛,威胁到了足利家的统治。

    



    不论哪个结果,都是斯波家的大麻烦。

    



    好在蜷川家的确在幕府深有根基,和田惟政被将军召唤一事都知道了。

    



    那么义银当然是希望此事越快解决越好,于是说。

    



    “既然蜷川大人要去面见将军,我也就不在打扰了。

    



    只是希望大人明白,我等求得是谈判,而不是乞和,幕府的颜面还需要好好顾及。”

    



    蜷川亲世心领神会,回答。

    



    “此次和田惟政大人出使,只谈战与不战,不谈和与不和。”

    



    义银满意点头,朝蜷川亲世鞠躬行礼。

    



    “大人辛苦,斯波义银告辞。”

    



    蜷川亲世觐见的时候,和田惟政还在与足利义辉僵持。

    



    将军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

    



    “公方大人安好。”

    



    足利义辉扫了她一眼,问道。

    



    “蜷川姬,你有事?”

    



    对于蜷川亲世,将军虽然此时心情不悦,态度还算好。

    



    “是,公方大人,我来是为交涉三好家一事。”

    



    足利义辉惊奇,蜷川亲世敢于提起谈判?

    



    和田惟政也是诧异,蜷川家头这么铁?

    



    蜷川亲世缓缓说道。

    



    “刚才斯波御前来寻我说话,聊及谈判,他亦是有些后悔。

    



    御前的本意是看不惯伊势贞教对公方大人不敬,对谈判本身并无抵触。

    



    只因为当时痛斥语气太重,怕坏了幕府中的和气,这才来与我解释。”

    



    足利义辉听着,眼睛微眯,斯波义银改口了。

    



    之前他强调主动权,不愿先于三好家提出谈判,放低了姿态。

    



    一会儿功夫,态度就软化了。是察觉了我的难处?才主动与幕臣缓和?

    



    如果当真,义银君的确是个玲珑剔透的可人儿,懂得体贴我心。

    



    她的面色缓和下来,看向和田惟政。

    



    和田惟政也是一愣,问蜷川亲世。

    



    “御前当真这么说?”

    



    斯波义银当然没这么说,他说得都是给蜷川家什么好处,让蜷川亲世出头推动谈判,继续进行。

    



    蜷川亲世面上严肃,回答。

    



    “句句属实。

    



    御前只是担心三好家气焰嚣张,不懂珍惜将军的好意,反而会让谈判陷入僵局。”

    



    和田惟政点头。

    



    “不错,如果太过主动,三好家未必肯领情。”

    



    只要斯波义银不反对,和田惟政便有了胆子出使,交涉三好长庆。

    



    足利义辉亦是觉得有理,问道。

    



    “你觉得该如何谈?”

    



    蜷川亲世说。

    



    “只问三好长庆战与不战,不提和与不和。”

    



    足利义辉听了沉思,默默点头。

    



    如果提及和睦,难免有乞和的嫌疑。但问起三好长庆这仗还打不打,气势就不一样了。

    



    “说得好,本该如此。”

    



    足利义辉看向和田惟政,说道。

    



    “麻烦和田姬出使三好长庆军中,问问那个叛逆。她不进不退杵在那里,到底打还是不打。”

    



    和田惟政伏地领命,她善于外交往来,其中分寸自会拿捏清楚。

    



    等她离开,足利义辉又与蜷川亲世说了几句亲近的话,才让她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满意地点点头。

    



    比起伊势贞教的求和谈判,蜷川亲世总算站在将军的立场,说了几句幕臣该说的话。

    



    幕府之中,还是有忠心臣子的。

    



    足利义辉已经开始考虑,战后如何用蜷川家架空伊势家的政所权利。

    



    一向高傲的她,却忽略了,蜷川亲世前阵子沉默寡言,为何斯波义银与她一交谈,便出头做事了?

    



    足利义辉还未察觉。只是以为斯波义银乖巧,闲暇之余,仔细考虑起足利斯波结缘的可能来。

    



    斯波义银不论相貌,还是能力,都出类拔萃,性子也是坚韧不拔。

    



    幕府衰败,足利义辉独力难支。

    



    如果真能迎娶一位如此优秀的御台所,夫妻同心,未必不能重振幕府。

    



    想得心头火热,足利义辉媚眼流转,舌头不自觉舔舐了一下嘴角。

    



    大不了,多生几个女儿,让其中一人继承斯波家业,斯波义银复兴斯波家的誓言也就完成了。

    



    两全其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