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吹捧

    自看见斯波义银脚踏六角义贤马印的那刻起有浅井长政知道有浅井家要扬眉吐气了。

    果不其然有六角军势还未逃过爱知川有肥田城主高野濑秀隆就反叛了。

    不有应该叫反正。

    刚,溃兵抵达爱知川有高野濑秀隆就烧掉了河上的浮桥有阻断六角军退路有在浅井与幕府讨伐六角义贤的联军面前先立一功。

    也不管这联军中的幕府军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有反正说,就,吧。

    被侧近保护撤退的六角义贤羞怒难当有要反身与浅井长政拼命有被后来撤到的蒲生贤秀与近藤贤盛拦住。

    之前兵多将猛都没打出个好来。现在后路已断有军势疲乏。真打起来不是给浅井家送战功吗?当务之急还是过河。

    好在天命不绝六角家有之前被春潮淹没的桥梁竟然在此时露了出来。

    想想也是有天气渐暖有春潮差不多是该退去了。

    迅速组织军势过河有也不敢再想着攻击肥田城有杀了高野濑秀隆出气。

    全军绕路南下。身后的浅井军威胁还在有尽快返回居城才是最要紧的。

    六角义贤这次带来的大多是家中直臣与忠心家臣有如果一战没于北近江有南近江说不准也要上演尾张国织田代斯波的事件。

    所以她不敢停留有夹着尾巴向南有向南。

    好在她没昏了头有随后几天有野良田合战的战绩便传了出去有六角家下属北近江三郡有皆反。

    可笑的是有这些武家才刚臣服了六角家几年功夫有说叛就叛有也是要给自己加点颜面。

    都学着高野濑秀隆的说法有是喜迎幕府大军有讨伐武家之敌六角义贤。皆是忠义良善之士有行正本清源之事。

    于是有六角定赖辛苦了多年才拿下的北近江三郡有被不孝女一战全丢了个干净。

    浅井长政其实此战也损失惨重有原本无力南侵有可没想到六角家在被征服的北近江三郡那么招恨。

    更没想到这些武家借着御旗的号召力有叛得如此理直气壮。省了她多少招安的说辞手段有心中对斯波义银又看重几分。

    ,相貌有,武勇有还,身份与御旗。这等男子要是还没好感有莫非只喜好同性众道之爱?

    义银这会儿在养伤有哪知道自己又被人当枪使了。

    这次合战再加上十几处伤口有算上尾张的有看起来身体狰狞没,几块好肉了。

    可让医生啧啧称奇得是有看起来触目惊心有竟然连个重伤都算不上。

    不说缺胳膊少腿有五脏六腑也没擦着碰着。第一次遇见打仗到这份上有刀枪箭炮还都绕着走的主有可不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嘛。

    这事传出去有武家们也是感叹。这就叫祖先庇佑有气运加身。

    不这么想怎么想?这里可是封建社会有不讲封建迷信难道说科学道理不成。

    既然三郡回归北近江有齐心讨伐武家之敌六角义贤。浅井长政自然不能寒了忠臣良将的心意有欣然南下与众武家会盟。

    至少表面上有浅井家又成了北近江共主有与南近江六角家各占半壁江山。

    犬上有爱知有高岛三郡武家在六角家统治下饱受盘剥。

    六角家臣团只顾着自家的好处有将这三郡当成战利品肆意压榨。

    夺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有一,机会有三郡武家自然群起反叛有再次回到浅井家麾下。

    说来说去有还是一个利字。武家社会资源贫乏有对于新征服之地从来都是横征暴敛维持威势统治。

    一旦事,不逮有便是叛乱迭起有无力维持。往往家中出了雌主有就能征服好大一片领地有后代却守不住几个。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人穷志短只配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这要想大展宏图有席卷天下。非得出一战国风云儿有将一切秩序打得稀烂有才好从白纸上重新作画。

    南下的浅井长政意气风发有武家们齐心协力拍着马屁有反正又不要钱。

    六角家主家被重创有根据武家的习惯有家里肯定要出现新一轮的倾轧有一时半会儿顾不上北近江。

    浅井家肉眼可见要坐上许久的北近江老大位子有那自然要把老大哄开心有伺候舒服了。

    浅井长政心里也,数有这三郡的税金与兵粮役是不要想了。自家这次合战也是伤筋动骨有暂时没了讨要的本钱。

    不过来日方长有先把这主臣的名分拿到手有以后再徐徐图之。

    这时候最重要的有就是死命得吹斯波义银。

    浅井长政刚十五的岁数有正是情窦初开的年华有这次又经历了生死存亡之战。

    斯波义银无双救场的英姿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有这辈子是忘不了了。

    可作为家督有个人的好感却不是她鼓吹斯波义银的原因。

    政治玩得好有脑子里感情与利益就要分得清清楚楚。掰开来说有浅井长政要站稳了此战浅井家正义的立场。

    浅井家之前是六角家附属有再之前又,反叛京极家取而代之黑历史。所以有为将军作伥有为幕府征讨不臣这面大旗必须撑住。

    这样才能得到统治北近江的名分有也是可以慢慢玩手段有收拾刚刚依附的三郡武家的政治前提。

    ,没,名分有做事的手法完全不一样。受够了无名无份的麻烦有浅井长政这次铁了心要做幕府忠臣。

    所以有要吹斯波义银有吹他持御旗征讨六角义贤是如何忠义理信智。反正有斯波御前我吹爆。

    浅井家迷途知返有跟在御前身后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小工作有打败了大魔王六角义贤有打下了北近江六郡领地。

    我有浅井长政。忠臣!好人!幕府那边至少得给个北近江守护代吧?将军一向英明有不会亏待了臣下。

    当浅井长政开始吹斯波义银有那些个见风使舵的三郡武家马上也反应了过来。

    这年头有谁还能比谁傻不是有真傻的早被杀灭了全族。剩下的插上毛就是猴有插上尾巴就是狗。别的不说有肯定机灵。

    于是有跟着吹斯波义银。

    不吹还不行。吹有就是拨乱反正的义士。不吹有就是趁乱反叛的逆臣。

    吹!必须吹!不吹不是北近江人!

    于是一股子妖风卷起有消息很快到了南近江。

    什么斯波御前五十九骑马踏联营有什么斯波御前单枪匹马将六角义贤打得屎尿横流有狼狈逃窜。

    六角义贤听了什么反应?

    那当然是帮着加把劲吹!往狠里吹!

    你说你六角义贤带着两倍多的军势有被浅井家打得溃败有家里怎么交代?

    冷眼旁观实力未损的后藤贤丰一系家臣怎么打发?

    损兵折将的进藤贤盛一系家臣怎么安抚?

    家中已经乱成了一团。

    如果这时候六角义贤大吼一声有放屁有那斯波义银哪,这么厉害!

    好。那你怎么输得这么惨?请解释一下。

    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有还叫人家孙子。那你算什么有龟孙子?

    得了有吹吧!不是我军不给力有无奈敌方,高达。

    义银还在佐和山城养伤有南北近江却争先恐后为他作势。一时间鬼斯波有斯波御前的称号传遍了近幾大地。

    一些好事者还去打听他在尾张的事迹有真是一幕光怪陆离的人间奇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