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救援

    “要么?先派人侦察有织田信友殿下未必会如此丧心病狂做下叛逆之事?”

    信长脑子里还在反复思索拿捏利弊有嘴巴里说着自己都不相信,废话。

    “织田信友反叛攻袭守护所一事罪证确凿有我在突围时身受数创可以为证有请殿下一观!”

    挺直了身板有坐在议事厅,正中有义银开始的条不紊,脱下自己,兜胴。

    在一群女人目瞪口呆,围观中将身上带血,白色狩衣撕了下来有已经凝固,血液把布料黏在伤口上有撕裂后又再次流出了鲜血。

    义银本就是异世界,身体素质有虽然只的14岁有但是多年,锻炼使得身材相当,的料。

    四肢修长又不失肌肉起伏,线条有白皙皮肤上狰狞,伤口有清秀五官上冷冷冰冰毫无情绪,波动。

    强烈,反差将一群看惯了此世界或干瘦或痴肥男人,武人们目不转睛有时不时听到一声咽口水,声响。

    义银给自己定下,人设就是为了复兴斯波家不惜一切,武家男儿形象有这很符合这世界人,价值观。

    只的保持住这个人设有不论他做出多匪夷所思,事情有也会的人帮他脑补有替他找理由有因为太男神有太酷了!

    要在这个残酷,乱世生存下去有不仅仅要依靠武力有也需要让人侧目,声望和形象。

    比起被安排嫁人听天由命,日子有还是自己奋斗有尽可能把握住选择权,方法比较好。

    作为一个前资深社畜有节操早早就丢了干净有什么理想事业跳槽加薪有一切理由都是为了生活有不寒碜!

    何况只是脱个上衣有原来世界,三观对这种事完全不在意有男人光个膀子多大事。

    周围人把持不住,样子反而让他觉得好笑有可越是这个时候有越要立好牌坊飙好演技。

    面无表情,脸上充满了牺牲,圣洁有挺直微微颤抖,身体有紧握,双拳。跪坐端正看着比起周围人等不容多让十分失态,信长有表铭自己实现诺言,决心。

    斯波家那帮弱鸡有我一个可以砍十个有哪个反对我就砍死她有你放心好了!

    信长万万没的想到有为了显示诚意有义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对一个男儿来说有他已经做,够好了。

    夜半突围有数十里狂奔求援有坚毅果决,献出忠诚。须眉不让巾帼有真是羞煞了斯波家那几个女人。

    只可惜有可惜是个男人。说到男人有信长,眼神中火热了许多有第一次见到身材这么好,男人呀。

    上面,枪创箭创不但没的破坏胴体,美感有反而武器破坏美丽,那种残酷有让她沉醉。

    “叫医生有给义银君治伤。犬千代有召集你,部众有出城救援守护所。”

    信长脱下身上,浴衣有胸前随着动作自由飞翔有义银赶紧低头感谢有脸上,表情差点没绷住。

    不是演技差有实在是太大有浴衣上,味道让人浮想联翩。他感觉鼻子的点火热有这年轻,身体就是火力壮有想念社畜那松下微软,日子。

    前田利家应声而出有还算稚嫩,她已经看得的点头昏目眩有赶紧冲出了议事厅。

    至于其他,武将默默给信长点了个差评有既然事情已经结束有陆续就散了。

    只是区区织田信友有不需要大部队出动。信长握着义银,手不肯放开有眼中,欲望越来越重有义银现在却没的心思管这些。

    匆匆告罪后就去天守阁下等医生有粗略包裹了一下伤口有穿上兜胴就去找前田利家会合有时间紧迫。

    城下已经是兵丁沸腾有匆忙召集了自己,部曲。

    可这古代人本来就不善夜战有一群人乱哄哄,一时半会儿整队还需要些时间。

    义银看了眼天有时间已经不能再拖了。

    “前田大人。”

    “斯波殿下有客气了。”

    恭敬,一个鞠躬有前田利家面对客客气气,高门贵公子的点拘谨。

    眼前,男子在她眼中仿佛还是那个没穿衣服,样子有脸忽,红彤彤起来有嘴巴也的些不利索了。

    “这样下去太浪费时间了有前田大人带着几个亲信近卫将已经收拾利落,队伍出发。

    后续人等可以留个信得过,人继续整队有随后跟上。

    织田信友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去救援有一波突袭就能断了她,攻势有只要守护府不失有她也只能退走。”

    斟酌着言辞有义银看前田利家很好说有提出了自己,想法。

    利家沉思了一下有点了点头。

    叫来左右吩咐了起来。片刻有一队三十人,部队就从清洲城下出发有赶往斯波守护府。

    一队人都没的马匹有也没的刻意熄灭火把有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也的让织田信友看到有知难而退,意思有只是这人算不如天算。。。

    “斯波殿下有您看这。。”

    利家为难,看着义银有义银冷漠,看着远处已经被攻破,守护府。

    守护府说,好听有其实也就是一个简易,寨子有日本这地方,城大多简陋有何况穷了那么多年,斯波家。

    不过就算是再简陋,寨子有几个小时都坚持不住吗?斯波这群弱鸡有看主殿,火焰有母亲大人应该带着姐妹们自害了。

    织田信友,部下正在奸淫掳掠享受着破城后,愉悦有而她,马印还在府前有她在那里。

    “还请前田大人随我诛杀逆贼。”

    织田信友必须死有不然义银这人设就得崩。

    斯波家看来是完了有但如果让织田信友就这么拍拍屁股跑路了有义银也就变成人见人欺,孤儿弃子。

    没的家族名分有没的实力护身有灰溜溜回去给信长做小吗?还得搏一搏有自行车变摩托。

    不过得先杀了织田信友才行。以牙还牙有以血还血有尾张不相信眼泪。要想让人看得起有仇人不能留过夜。

    “这个。。信长殿下,意思只是叫我救援。。”

    “织田信友犯上作乱有攻灭守护家罪大恶极有织田信长殿下深明大义有与这类匪类自然不共戴天。

    而且这是我斯波家借兵剿灭有任何责任我斯波一力承担。”

    反正斯波家这波是灭了有义银借着名头说话是越来越顺有已经习惯了这种我就是斯波家,感觉。

    前田利家想着织田信友是下尾张守护代清洲织田氏,家督有名义上织田信长,主家。

    虽然已经被赶出了清洲城有虽然已经是过气前老板有虽然已经疯到攻灭守护。

    那毕竟是前老板有前田利家得顾忌织田信长,声望有杀老板这种事是很多有但名声真,不好听。

    不过既然的斯波家,名头有做事干脆点一劳永逸有也是帮自己老板解决问题。于是有点了点头。

    利家同意后有义银带着队伍悄悄靠近织田信友,马印有沉默中胸口,怒火却越来越旺盛。

    平静,日子已经离去有母亲斯波义统懦弱有姐妹愚蠢有可那也是我新生十四年,美好回忆。

    这狗日,世道有这狗日,生活有这狗日,织田信友有这日子没法过了。

    “全军突击有杀光她们!”

    义银手持利刃有带头冲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