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最贵未亡人

    京都,明智光秀与斋藤利三在茶室对坐,下方有藤林杏侍奉听命。

    藤林杏语气平淡,毫无感情得说着情报。

    “近日来,伊势贞教鼓动了不少幕臣去往大和国兴福寺礼佛,期间不少人在一乘院沐浴佛光,沉浸佛理。

    大和尼姑武家之首的筒井顺庆以保护贵人为名,派遣军势驻扎兴福寺附近,数量不少。

    兴福寺座主长觉法师在后殿参悟佛理,多日不出,俗务皆交由门下弟子代理。

    一直负责兴福寺安全的宝藏院主持胤荣,也当众宣告宝藏院弃武,寺内外的安全全部被筒井顺庆的尼兵接管。”

    说道这里,藤林杏鞠躬不语。

    明智光秀看向斋藤利三,笑着说道。

    “你看,我就说筒井顺庆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定会借着这场风暴,把兴福寺纳入掌控。

    只是没想到,兴福寺干脆放弃了抵抗,这才是最好的应对办法。

    刀枪阻拦不住筒井顺庆,但如果兴福寺的法师们放弃了世俗争斗,专心礼佛。筒井顺庆也没胆子弑杀座主,彻底得罪死真言宗。

    长觉法师只要深居简出,潜心修行,筒井顺庆就拿她没办法。

    等主君回转近幾,长觉法师去请他出面,筒井顺庆还敢如此僭越放肆?

    当初大和之战,筒井顺庆都不敢与主君交锋。现如今斯波家势力更大,再给她两个胆子也只能低头认栽。

    兴福寺还是有能人的,长觉法师也算是想通了,现在该轮到筒井顺庆头疼。

    她只有借着主君不在近幾的时机,做成既定事实,才能控制住中南部大和国。兴福寺现在装死不接招,她多半在急得跳脚。”

    斋藤利三对兴福寺内部的斗争并不在意,法师们与尼姑武家的权力斗争,影响不了幕府大政。

    她叹了口气,说道。

    “伊势贞教真是不要命了,利用幕臣们的好奇心,怂恿一批批的人去兴福寺,看那个觉庆法师。

    据说那人与将军相貌极其相似,这下是坐实了谣言的真实性。如此搅风搅雨,御所的足利将军杀她的心都有。”

    明智光秀笑道。

    “不这么做,将军就能放过她?

    伊势家盘踞政所上百年,蜷川家早年也是她家的家臣出身。

    从伊势贞教对蜷川亲世说出要改换将军的话开始,足利家与伊势家之间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

    蜷川亲世对将军全盘托出,把她彻底卖了。接下来要么是将军下台,要么是伊势家彻底衰亡。

    伊势贞教在幕臣中失去了号召力,现在也只是利用幕臣们的好奇心,煽动她们去兴福寺看看。

    但将军却不知道,还以为幕臣中有人贼心不死,串联到一起要掀翻她的统治。

    这些去兴福寺的幕臣,一个都跑不了,一定会被将军加倍打压。

    伊势贞教这么做,一方面是借着将军的打压,把这些幕臣逼到自己这边。另一方面,也是吸引将军的目光,为我做事提供方便。”

    斋藤利三摇摇头。

    “置于死地而后生,伊势贞教也是个厉害人物。”

    明智光秀嘲笑道。

    “丧家之犬的哀鸣而已,也是将军逼得太狠。但凡给她一条出路,她都会把我卖掉,换取将军谅解。

    我们的这位将军啊,就是心胸狭隘,不能容人。她多疑又急躁,就算复兴幕府的意志再坚定,也留不住人心。”

    斋藤利三迟疑一下,问道。

    “主上,我们一定要这么做吗?

    高田阳乃与前田利益两位大人都开始行动,我总觉得她们已经看透了您的用心,这才暗中配合。

    只是这事一旦做成,近幾的混乱都会算在您和伊势贞教的头上。

    主君回归近幾,必然追究幕府大乱的前因后果。她们肯定会翻脸出卖您,把所有的黑锅一股脑扣在您的头上。”

    明智光秀笑而不语,她从未对其他人说起过,她要弑杀将军。

    高田阳乃与前田利益以为她要赶将军下台,伊势贞教以为她要用双生女不祥的借口,扶持足利辉君成为男将军。

    她们都错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足利义辉必须死,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切断足利斯波合流的可能性,圆了明智光秀的美梦。

    河内源氏嫡流到了今天,能拥有名分的人已经没几个。女尊不比男尊,开枝散叶太难,一个女人一辈子能生几个孩子?

    除了在关东被北条家傀儡化的镰仓公方一系足利分家,在近幾的足利直系血脉只有足利义辉,足利辉君,还有兴福寺的觉庆。

    可以称为嫡流的还有两代将军丈夫,那就是大御台所,以及斯波义银这位御台所。

    如果。。明智光秀眯起了眼。。御所被人攻陷,大御台所,足利义辉,足利辉君全部殉难,又有几人可以称为河内源氏嫡流?

    镰仓公方?她不是嫡流。

    当初关东将军作乱,镰仓足利家甚至被踢出足利亲族序列。除了关东十国武家,其他地方武家根本不认这个关东的足利家。

    觉庆法师?她的确是上代将军血脉,足利义辉的双生女姐妹。

    但她是不祥的双生女啊,又没有得到足利义辉的御旨传位。即便勉强继位,也缺乏正统性,远不如足利义辉受天下武家认可。

    斯波义银这位御台所,将是名分上最赤足真金的。只要他不与人结缘,他的未亡人身份就是天下武家公认的河内源氏嫡流。

    河内源氏嫡流未亡人,鸠占鹊巢之策,明智光秀双目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华。

    即便斯波义银回到近幾,会恨她入骨,她也一定要做成这件事。

    干掉御所的嫡支,让觉庆去当将军,让斯波义银成为天下最尊贵的未亡人。

    为了把持河内源氏嫡流的身份,斯波武家集团不会允许斯波义银结婚,这会损害到她们的利益。

    河内源氏嫡流的身份,价值太大了,足够让整个集团一致牺牲斯波义银的终身幸福,这不是几个高层可以否决的巨大利益。

    明智光秀双目中蕴藏的情绪渐渐平息下来。

    她还有许多事要做,为主君铺设通往最高处的天梯。即便被诸姬憎恨,被主君厌恶,她也会坚定不移得走下去。

    这个无情的乱世,需要一个有温度的义理仁君来重整天下秩序,再塑武家公仪。

    主君,为了您的天下,我明智光秀即便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