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南砺波变局

    ☆免费小说阅读

    [

    ]

    虽然被迫向南,但跟随的姬武士们却没什么异议,军心稳固。

    一方面是义银太能打,众姬对未来还有信心。另一方面,武家尊卑深入人心,斯波义银以御台所之尊与大家同甘共苦,众姬感动。

    河内源氏嫡流的男人都还在战斗,武家女人们有什么资格埋怨,姬武士也是有自尊心的。

    这时,井伊直政走了过来,捧着在溪水中清洗过的棉布,双手递给义银。

    义银取过擦了擦脸,丢还给她,问道。

    “我们的粮食够吃几天?刀枪军械还有多少?”

    河田长亲说道。

    “刀枪弓矢足够鏖战两场,干粮够吃三顿,生米能煮两天。

    实在不行,杀马取肉可以再支撑二天。”

    义银点点头,盘算起来。

    最迟二天,必须找出生路来。粮食不足一日,军心必然动荡,拖不得。

    他说道。

    “派物见番去菅沼城,看看那边是否被江马辉盛占据。

    如果没有,我们立即回头,不能再深入山区了。”

    “嗨!”

    ———

    菅沼城,说是城池,其实只是一座破烂寨子。

    在山中筑城困难,于是选了一处有水源的地方,挖壕沟打木桩,围起栅栏,勉强叫做城池。

    这样的村寨,是由当地地侍领着山民讨生活过日子,其实算不得军队。

    江马家的军势一到,村寨的地侍家便开门迎客,压根没想抵抗。

    庄川上游的山里城池都与飞驒国那边关系紧密,很依赖往来行商,起不了反抗的心思。

    江马辉盛到这里已经有一天半,没有再前进,是因为她不方便继续进军。

    她的确是江马家督,也与上杉辉虎交好。这次出兵在飞驒越中两国边界策应,原本没想过界。

    吓唬吓唬南砺波的瑞泉寺领也就算了,真的过界与一向宗开战,得不偿失。

    江马家有自己的麻烦。

    飞驒国石高三万出头,四面被高山包围,中间的飞驒高地山多树多,就是田地极少。

    飞驒守护是幕府四职之一的京极家,京极家的被官三木家逐步蚕食了主家在飞驒的势力。

    随后,形成了守护代三木家,国司姊小路家,国人江马家,三足鼎立的局面。

    如今,姊小路家绝嗣,三木家继承姊小路家名,支配了飞驒中南部,与北飞驒的江马家对峙。

    而江马家内部,亦是分为两派。江马辉盛属于亲近上杉家一派,另一派是她隐退的母亲为首,亲近武田家。

    上杉家与武田家是信浓国南北两段的强大势力,信浓国紧贴飞驒国,争取这两家对江马家的支持,亦是为了对抗三木家。

    江马家动员力数千石,在越中越后这些大势力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江马辉盛领点人马,在越中飞驒边界为上杉辉虎呼喊几声,家里当然没有意见。

    但要是参与到上杉家与一向宗的争斗中去,那就不是江马辉盛一人可以说了算的。

    能走到菅沼城,已经是江马辉盛可以抵达的极限。她必须等待后方的消息,得到家臣团的认可,才能踏进越中战事。

    她在村中的破屋里想着心事,这屋子是当地的地侍家住所,虽然四面漏风,破旧不堪,但已是村寨中最好的房屋。

    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一名使番拉开门,鞠躬行礼后说道。

    “大人,家里有消息,认可您继续前进的想法。”

    江马辉盛意外得看着来人,对她招招手,示意靠近。

    给身边侍奉的侧近姬武士一个眼色,那人拿起一碗水,递给气喘吁吁的使番。

    “仔细说说,这次家里的决断怎么这么快?母亲没有阻拦吗?”

    那使番正在喝水,听闻家督问话,赶紧放下碗,咽了口唾沫说道。

    “这是隐退的先代与家臣团共同决议。听闻武田家派来说客,希望家中尽全力支持正在越中的御台所做事。”

    江马辉盛眯着眼想了想,难以理解。

    去年秋天,上杉辉虎与武田晴信在北信的川中岛平原打了一场恶战。消息传来,江马家内部还为了支持谁,发生过激烈讨论。

    上杉家征伐越中国,以武田晴信的性格,不给上杉辉虎添堵就不错了。她竟然希望江马家全力支持上杉家做事,简直匪夷所思。

    御台所。。使番两次提起这位将军的丈夫,不知道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

    自从越中的畠山家,飞驒的京极家,这两家势力回缩去了近幾,幕府对这一带的影响力早已衰退。

    现在,三管领之一的斯波家伸手过来,幕府那边是不是对北陆又有了想法。

    江马辉盛摇摇头,她的信息不足,难以判断局势变化,但至少明白一点。

    她可以继续进军了。

    ———

    南砺波,瑞泉寺。

    瑞泉寺山门庄严肃穆,作为北陆最大的伽蓝,此处一庭一院皆赏心悦目。

    自山门进入庭院,处处雕琢用心,连茶室也是别具一格。后殿的宝物殿,太子殿,更是用尽心血。

    太子殿内,瑞泉寺主持妙意坐在蒲团上,垂首诵经。

    并坐的另一边,正是越中总大将下间赖照,下首坐着各家来援的尼兵,一揆众,信众首领。

    下间赖照正在质问一人。

    “衫浦玄任,我问你,七里赖周大人为何还没到?”

    衫浦玄任鞠躬,歉意道。

    “下间大人,七里大人已经率军通过俱利伽罗峠,返回加贺。

    能登武家大军杀入北加贺的河北郡,尾山御坊一日三惊,七里大人不得不回去主持大局。”

    下间赖照盯着她看,说道。

    “这么急?急得没空与我一叙,便自顾自返军了?”

    七里赖周太过分了!

    下间赖照为了能让加贺大军来越中国,许下供给军需的承诺。为这事,瑞泉寺与胜兴寺差点翻脸,闹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七里赖周呢?

    不声不响带兵回去,留下越中一个烂摊子给下间赖照。当初两人说好的联手对抗上杉神保联军之事,只字不提。

    七里赖周不再见一面,直接就走。也是知道自己理亏,干脆不告而别。对她来说,尾山御坊不容有失,只能对不住下间赖照了。

    衫浦玄任不顾下间赖照面色难看,继续说道。

    “下间大人,明日,我也会带一揆众回返加贺,应对能登大军。”

    “什么!”

    下间赖照怒目圆睁,加贺这些人太混蛋了!

    ()

    。

    ☆免费小说阅读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