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似众志成城

    畠山义纲正气凛然,一番话说得饭川光诚对自己的主君另眼相看,太有水平了。

    义银看着畠山义纲,也是佩服她这次反应好快,率先抢占了政治上的制高点。

    饭川光诚的策略是可行的。

    原本斯波义银一方不知道加贺一向宗来了,南线的主力是她们,只能被动防守神保旧领。

    可明白了来人是谁,战场就不用仅限于越中一国。完全可以开辟新战场,让敌人头疼去。

    上代法主证如上人,派遣七里赖周督造尾山御坊,是为了对付加贺一直不安分的小宗三寺势力。

    如今小宗的根据地大圣寺川被越前朝仓大野众占据,元气大伤,已经无力对抗本山的大宗势力。

    这件事虽然做得不厚道,但七里赖周算是为石山本愿寺立了一功。显如上人看她不顺眼,也容忍了她继续掌控加贺国。

    可尾山御坊在大宗的地位,相当于小宗的大圣寺。如果尾山御坊被能登武家攻陷,七里赖周的麻烦就大了。

    南加贺小宗三寺的反扑不说,光是北加贺大宗势力的质问,本山显如上人的愤怒,她就承担不起。

    北加贺众本就不希望替越中一向宗征战,身边能登国的肥肉不香吗?

    如果因为七里赖周的决策,导致北加贺两郡被战乱肆虐,伤及尾山御坊。她这加贺总大将的位子可算是做到了头,不死也要脱层皮。

    在军事上,饭川光诚这招围魏救赵,正是打中了七里赖周的七寸死穴。让她不敢冒险,必须回军救援。

    而畠山义纲反应更快,借助此事把能登三家包圆,彻底建立了政治上的优势,逼三家站队。

    畠山义纲是能登畠山家督,能登守护,她代表能登武家反击入侵的加贺一向宗,本就是大义所在。

    如今还要加上救援御台所,为幕府分忧,更是狠狠将了犹豫的能登三家一军。

    能登如今最强的四方势力,饭川光诚为首的武家忠于能登义纲,另外还有轮岛的温井家,穴水的长家,占据七尾城的游佐家。

    畠山义纲毅然回到能登国内,高举支援斯波义银,反攻一向宗的大旗,她们跟不跟?

    能登当地武家现在最大的诉求就是两个,一个是驱逐一向宗继续过太平日子,一个是跟着斯波义银的北陆道商路吃肉。

    畠山义纲果断把这两件事并成一件事,不但在义银面前加分,也是把其他三家逼到墙角。

    长连龙摸摸脑袋,佩服得看了眼饭川光诚。这家伙一个对策破局,让畠山义纲占尽优势。

    她暗自懊悔自己反应太慢,但已经晚了。这时候要做的,就是亡羊补牢,赶紧跟上。

    长连龙出列鞠躬,一脸激愤。

    “加贺一向宗不单单对能登下手,如今还打起御台所的主意。

    是可忍,孰不可忍!

    御台所,畠山殿下,我长家愿意出兵,为两位君上而战!”

    游佐能光想了想,发现自己没得选。

    只要畠山义纲拉起驱逐一向宗,帮助斯波义银这两面大旗。跟随游佐家,控制七尾城的那些墙头草,肯定会一股脑跑到对方麾下。

    既然如此,不如自己干脆点配合。她咬牙出列,鞠躬说道。

    “游佐家恭迎畠山殿下回归七尾城,我家愿意全力出兵,为大义而战!”

    这两人都开了口,温井景隆顿时如坐针毡,全场就她没表态。

    温井家本就有勾结加贺一向宗的前科,之前斯波义银没提,大家也装作不知道。

    如果这时候她不识相,斯波义银把这事想起来,其他人会联合起来,先干死温井家这个武家败类。

    想想家中已经开始的清洗,想想自己在这里退无可退,温井景隆不再犹豫,出列鞠躬道。

    “温井家愿意出兵,为御台所,为畠山殿下抗击加贺一向宗贼尼!”

    义银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虽然峰回路转,但他的能登战略竟然还是成功了,这世间的事可真是奇妙。

    之前他绞尽脑汁,希望能登武家站在台前对刚加贺一向宗,自己隐身其后。

    本以为越中一向宗突袭神保旧领,这番谋划注定付诸东流。谁知峰回路转,这事竟然又绕了回来,做成了!

    义银看着出列的这些人。

    情绪激昂的畠山义纲,沉稳的饭川光诚,以及她们身后心思各异的三家继承人。

    这四方势力虽然在这里信誓旦旦,可真的回到能登国内,只怕又要各自藏着小心思,再起波澜。

    义银决定为她们的联合,加上一块厚实的压舱石,稳住这个反加贺一向宗联盟。

    义银击掌赞道。

    “壮哉,能登武家众志成城,为幕府,为大义慷慨赴死,此情此景感天动地。

    斯波义银在此,谢过诸位。”

    说完,他深深鞠躬。出列的能登众姬不敢受礼,连声不敢,避让回礼。

    义银抬头再说。

    “乱世道路闭塞。为关东关西流通,我与北陆道各家去年开拓了海商路。

    刚才开通,就走了堺港的三成货物。利润丰厚,各家也不算白忙一场。”

    在场武家没想到义银话锋一转,说起了北陆道商路。特别是出列请战的能登武家相互观望,心底起了一丝期盼。

    义银笑着说道。

    “北九州的博多港,一年自外输入的商品有百万贯之巨。

    有趣的是,经过濑户内海抵达堺港的部分货物,依然是价值百万贯。”

    小岛职镇笑着捧哏。

    “物以稀为贵,货物流通到远方而售价上涨,看起来的确有趣。”

    义银笑了笑。

    “去年走北陆道的三成堺港货,到了直江津上岸,三十万贯货物进入市场,也是翻倍的加价。

    畠山殿下,七尾港下船的货物,想来价值不菲吧?”

    畠山义纲笑着回答。

    “不怕御台所笑话。

    能登国石高不过二十一万。即便六公四民,土地里的田赋也不过十余万石,公价五六万贯钱而已。

    七尾港去年入港的货物,加上神保殿下那份,大概占了总数的二十分之一。

    各家收税转卖一波,赚了好几万贯钱,真是难得的肥年。”

    义银抬头望着房梁,喃喃自语。

    “忙活一年,也是辛苦钱。

    去年冬天,我家在堺港的商奉行有信来说,今年北陆道估摸着能走七成货。

    这边海运通畅,连带近幾其他地方的商家也动了心。不出所料的话,该有百万贯货物过来吧。”

    义银自说自话,声音却是不轻。室内鸦雀无声,能登各家的人瞪大了眼睛,呼吸不自觉变粗。

    北陆道商路,今年要走百万贯货物?去年的三倍多?

    义银看似不在意,又是一句。

    “二十分之一,总觉得去年七尾港下的货有些少了。

    畠山殿下,你觉得呢?”

    畠山义纲还没点头回话,身后的能登武家们眼珠子已经通红。

    去特么的加贺一向宗,干死这帮孙子!赶紧开七尾港,赚大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