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出阵的目标

    畠山义纲虽然被驱逐,但在能登国内并不是没有武家支持她。

    能登国内多丘陵,石高二十一万。主要的产粮区在加贺能登两国连接处的平原地带。自加贺向能登东北,直到七尾港呈长条形一段。

    能登半岛呈c字型,半岛连接大陆处,是与加贺相连的平原地带。西面多悬崖乱石,东面内怀七尾湾,外抱越中国富山湾,有良港。

    能登国内分为四郡,南部两郡就在长条平原带上。西面羽咋郡连加贺国,东面鹿岛郡连越中国。

    加贺一向宗入侵的就是羽咋郡,从加贺杀入能登,向东攻略鹿岛郡。

    鹿岛郡与越中国相连的是宝达丘陵,多山少路,海运发达可顺流而下,直抵富山湾沿岸。

    七尾城其实是背靠宝达丘陵,依南向北,依山而建的山城,占据山势之利眺望七尾港。

    因为七尾城依靠山势,易守难攻,向西辐射能登国最重要的平原产粮区,也就成为能登武家必争的重镇要城。

    自古七尾港依靠对马洋流,与外东北的古渤海国沟通贸易,顺流北上经过越后,佐渡,抵达奥羽,这也增加了七尾城的战略价值。

    能登畠山家虽然衰弱,但两个能登国内的要点一直控制在手中。

    一个是半岛c字型上部,延伸到顶点转入七尾湾的松波城,一个就是居城七尾城,两城从南北两端控制着整个能登国。

    温井家占据半岛西面外侧海岸的轮岛地区,另一家豪强国众,长家控制着七尾湾中部的穴水城,皆是中部要害所在。

    能登畠山家衰弱,家中大权被家中七家重臣篡夺,以七人众合议形式统治能登国。

    七人众中,温井家与游佐家争权。温井总贞胜出成为能登畠山家的实际掌权者,并将游佐家排斥出去,独揽大权。

    这次畠山义纲动手杀人遭到驱逐,温井总贞被砍死。游佐家乘机夺取七尾城,与长家的穴山城联合,对抗温井家勾结的一向宗。

    斯波义银并不想改变能登内部的格局,侵犯各家的利益会成为众矢之的,反而更麻烦。他想做的,只是帮畠山义纲拿回七尾城。

    所以,他完全可以以幕府的名义出面,要求这些武家坐下来谈。即便是温井家,只要她家肯与一向宗撇清关系,万事都可以谈嘛。

    现在能登国内最强的四方势力分为,忠于畠山义纲的家臣,温井家,游佐家,长家。

    义银的对策是,谁不肯谈就抽谁。有越后越中大军在后虎视眈眈,相信能登武家是愿意讲道理的,大家一起达成国内新的平衡。

    至于入侵能登国的加贺一向宗,那是另一个麻烦。加贺越中一向宗该如何打压?打到什么程度?是个难题。

    即要打到她们畏惧越后军威,能太平几年。又不能打得太狠,导致撕破脸,彻底激怒石山本愿寺。

    这尺度,义银现在也摸不准,还得再看看事态发展,走一步算一步。

    畠山义纲已经表态认错,当然也就接受了七人众合议原有的格局不变,让斯波义银看到她的诚意。

    义银看了眼上杉辉虎,笑道。

    “上杉殿下,畠山殿下知错能改的坦荡胸怀,令人敬佩。

    我有意为能登内乱各方斡旋,你是否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上杉辉虎肃然道。

    “我等武家沐浴幕府恩泽,理当维护武家公仪,太平秩序。

    能登内乱,一向宗贼尼趁势作乱,令人不齿。我愿全力支持您,为御台所斡旋出力,相信越中的神保殿下也是一样的心思。

    幕府自有法度在,容不得一向一揆放肆!”

    义银拍案道。

    “好!上杉殿下深明大义,实乃武家表率也。”

    他对期待的畠山义纲柔声道。

    “畠山殿下稍安勿躁,等越后各家展开春季评议。到时请您列席评议,再提此事。”

    “嗨!”

    畠山义纲伏地叩首,感激不尽。斯波义银做事太上道了,根本没有提及附加条件,等于是白白帮她重返能登。

    武家做事,一向是利益为先。

    例如神保长职请上杉辉虎出阵越中国,夹击椎名家,付出的就是黑部川以东的新川郡土地。

    畠山义纲此来,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反正能登畠山家早就失去对能登国的控制权,什么条件先答应下来,都是割别人的肉。

    但斯波义银却是没有任何条件,愿意出面招呼上杉辉虎与神保长职,帮她夺回家业。

    御台所不开口讨要,上杉辉虎与神保长职当然不能越过他自提条件,这么做是打斯波义银的脸。

    斯波义银如此做派,也有他的考量在。

    一方面,畠山义纲丢光了家业,现在开什么条件,她肯定都会答应,但之后的麻烦却是斯波义银的。

    土地不是平白变出来的,他拿走多少,就是夺走了能登武家原有的多少。

    斯波义银不希望为了些许利益,和能登武家纠缠。对上杉神保两家,也希望她们别贪这点好处。

    神保长职有上杉辉虎相助,吞下大半个新川郡,已经足够她消化许久。如果贪心不足再伸手到能登国,怕又要打破平衡,闹出事端。

    上杉辉虎也是同理。

    越后拿到了黑部川以东的土地,就应该转头专注关东攻略。义银不希望能登的蝇头小利,把越后武家的注意力陷在那里反复折腾。

    另一方面,上杉斯波两家在能登的最大利益,还是七尾港的开通和稳定。

    畠山义纲重回能登国,义银最希望她做到的不是给出多少报酬,而是维护能登武家的团结。

    能登畠山家内部越稳定,七尾港就越安全,这才是真正的大利。

    所以,即便这次大军压境,他代表幕府出面斡旋,也会尽可能不使用打压的手段。

    他不但不希望侵犯能登武家的利益,甚至希望给她们好处,让她们参与分享北陆道商路的商利,从而有意愿主动维护这条商路。

    这次出阵越中的战略目标。是消灭椎名家,打服加贺越中一向宗,拉拢能登诸武家,恢复畠山义纲的统治权。

    这些举措,都是为了恢复北陆道的稳定安宁。对于义银来说,北陆道一线不再出事就是最大的利益所在。

    只有北陆道稳定下来,北陆道商路才能繁荣昌盛,越后才能安心关东攻略,不用分心提防北陆道。

    至于畠山义纲的感激,义银看在眼里,嘴上却是轻描淡写。

    “你不必胡思乱想。

    能登畠山家是畠山分家,你是能登守护。我身为幕府地方实力派领袖,对你负有责任。

    出兵平乱还一方安宁,绝非为你一家之私利。而是为维护武家法度,幕府威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