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丹波有变故

    将板甲一事放在一边,高田阳乃对今井宗久说道。

    “从现在开始,我们的物流不接受新的商队加入,所有想加入的商家必须向我提出申请。

    在得到我的认可,以及缴纳一笔保证金后,才能使用我们的北陆道商路物流。”

    今井宗久听得发愣,不明白高田阳乃要做什么。

    北陆道商路一直都存在,从去年斯波家开始经营自己的物流,才逐步壮大了走北陆道的商队规模。

    认真算起来,即便不走斯波家的物流,也能通过北陆道运输货物。只是没有各家大名的担保,沿途更不安全而已。

    因为商队走北陆道多是加入斯波家的物流,北陆道商路便成了斯波家物流的代名词。

    去年冬天,为了开春后的关东关西物流,高田阳乃与东海道诸商展开商战,争相补贴商队,以求她们走自己的物流。

    因为能登国出了乱子,北陆道在这场物流商战中落得下风,耗费大量的土仓铜钱补贴,却只换来堺港不到五成货物走北陆道的结果。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又有大量的商队动摇退缩。就在此时,高田阳乃改弦易辙,开始提高商队进入斯波家物流的门槛。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今井宗久皱起眉头,小心翼翼问道。

    “大人,这样做合适吗?会不会导致大量商队转向东海道?还有,之前答应的补贴依旧有效吗?”

    高田阳乃笑着说。

    “行商要讲信用,之前已经答应的补贴,照规矩给。

    但是从现在开始,退出的商队想回来,或者新的商队要加入,都必须照新规矩来。

    不给足好处,别想用我们的物流。”

    今井宗久看她自信的模样,更是摸不到头脑。

    “大人,是有了新的变化吗?”

    高田阳乃点点头,挥了挥手中的信件,心情愉快。

    “我之前向主君告罪,难以实现七成堺港货走北陆道的任务。主君来了回信,向我透露了一些事。

    越后方面将在春耕后,着手解决能登七尾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主君说起,东海道商路怕是要出大事。”

    “东海道商路要出事?不会吧,这条路一直很稳定。”

    高田阳乃捂嘴浅笑。

    “今井姬,今川义元殿下阵亡该有两年了吧?”

    今井宗久心中凛然,点头道。

    “的确快两年了。”

    高田阳乃叹道。

    “东海道商路随着这位东海道第一弓取而兴旺,她亡故后还能保住一年多的稳定,真是个了不起的武家大名呀。”

    今井宗久心头浮起一阵寒意,她也是随着惯性以为东海道商路会一直稳定下去。但乱世中,哪有真正不变的安稳。

    高田阳乃感叹。

    “今川家已经控制不住东海道三国,骏府城的富饶令人垂涎欲滴。我们的眼光始终盯着商利,这才看漏了一些变化。

    主君在关东开拓,对局势想得远比我们透彻。主君说东海道要乱,就必定会乱。

    那些商队收了我们的钱,还要我们低声下气去请她们来走北陆道商路,真是气煞人也。

    我就是要提高门槛,最好那些势利眼转投东海道商路,等她们发现东海道出了乱子,再想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

    这一次,我要她们乖乖给我跪下磕头,求着我带她们玩下去。”

    高田阳乃眼中闪着危险的光华,笑得冷酷。今井宗久点点头,沉默不语。

    堺港,乃至近幾诸商,对于斯波家的北陆道商路始终没有诚意。只把高田阳乃的补贴当成与东海道诸商讨价还价的条件。

    这种给人利用当备胎的感觉真糟心,高田阳乃顾全大局才忍着,出面谈判的今井宗久心里更膈应。

    如今,斯波义银传来准信,以高田阳乃的气量,当然要给这些势利的商家一点颜色看看。

    先提高门槛劝退一波,等她们无路可走求上门来再扒皮抽筋,定要把前阵子受的窝囊气发泄干净。

    这是杀鸡儆猴,帮堺港诸商涨涨眼界。让这些狗东西以后交涉时谨慎点,别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

    ———

    堺港的高田阳乃因为与三好三人众和睦,又有斯波义银提示。她是磨刀霍霍准备借东海道不稳的变化,教训一下堺港诸商。

    但她却不知道,足利义辉在彻底压制了政所执事伊势家为首的幕臣之后,已经抬眼四望,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胸怀大志的将军将在新的一年,给堺港,给整个近幾带来更剧烈的动荡。

    京都,御所。

    足利义辉正在举行评议。她敲敲案牍,指着案上书信笑道。

    “波多野晴通病死了,她女儿上书对我表示恭顺。呵,有意思。”

    对于波多野晴通,足利义辉是深恨其无能。

    当初近幾之战,就因为波多野晴通贪心冒进,被三好义贤设伏活捉。

    这才导致拥有八上城这一坚城的波多野家被迫降伏三好家,差点连累幕府军一起崩溃。

    要不是斯波义银在大和国打开局面,驰援足利义辉,如今的幕府说不定就是上洛成功的三好长庆担当管领代,执掌大政。

    而足利义辉只能被迫成为傀儡,足利家的处境也会更加窘迫。

    自近幾之战以后,波多野家已经沦为三好家附属。如今她家竟然跳过三好家向将军示好,其中意义耐人寻味。

    足利义辉在上面说话,下面却是无人接口,让她顿感无趣。

    虽然她已是大权在握,但终究希望有人替她分忧担责。于是,她点名蜷川亲世。

    “蜷川姬,波多野家的上书,你怎么看?”

    蜷川亲世愣了一下,没想到足利义辉会找她说话,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蜷川家身为政所代官,这次站在足利义辉身边,为她打压伊势贞教出力不小。但将军做事太绝,兔死狐悲之下,蜷川亲世心情复杂。

    蜷川家是伊势家的附属武家出身,虽然得到历代将军看重,渐渐自成一派,但骨子里还是幕臣一系的武家。

    足利义辉剥夺幕臣领地,打压幕臣权益,蜷川亲世看得心惊胆战,想法渐渐变了。

    她心思不在丹波国内,但此时将军点名,只能低头思索片刻,说道。

    “波多野家可能是后悔了,想将三好家驱逐出丹波国,这才向幕府出言试探。”

    足利义辉点点头,这个判断与她的想法一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