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骄傲的将军

    近幾,京都御所。

    将军召集幕府评定众,连同亲近幕府的各家相伴众,展开冬季大评议。

    等日常幕府政务说完,明智光秀又被足利义辉拉出来痛斥。

    “谦信公到底怎么回事!未上报幕府就在关东重开侍所,惊世骇俗,简直无法无天!”

    明智光秀低头认错,这是入冬以后,她第三次被足利义辉拉出来责骂。不但她习惯了,京都武家们也都习惯了。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足利家与斯波家要翻脸,可看多了才发现,将军的声势很大,实际意义却很小。

    她三番五次命令斯波义银回返京都,仅仅要求他对在关东使用御剑下发的敕令作出解释。

    看似恶狠狠的足利义辉,更像是一个求着丈夫归家的妻子,外厉内荏。

    如果真的要下狠手,夺回明智光秀相伴众身份,把她赶出京都才是强有力的威慑。

    明智光秀是斯波义银留在近幾斯波领的外交役,一旦被将军剥夺幕府身份驱逐,就没资格留在京都,影响深远。

    可将军却是一次次加重责骂的尺度,把明智光秀拉出来做样子,但就是不把事情做绝。m.

    斯波义银在关东使用御剑敕令,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但事后都会上报幕府备案。

    他使用敕令主要做了五件事。

    第一,剥夺椎名家的越中国守护代役职。

    第二,在越后重开关东侍所。

    第三,建立御台人这一姬武士集团。

    第四,命令越后的上杉辉虎攻击信浓的武田晴信。

    第五,将小笠原家的信浓国守护转给了武田晴信。

    之前将军两次痛斥明智光秀,就是指责斯波义银滥用职权,剥夺椎名家的越中国守护代,给予武田晴信信浓国守护。

    这两件事,相对影响比较小。

    幕府衰败,对于近幾之外的武家早就失去了实际管辖权。替换不替换守护役职,只是守护体系中的程序正义。

    对于地方武家来说,这名分有用,值得献金换取幕府支持。但维持地方统治,主要还是看谁的拳头硬,马仔多。

    而这次责骂的建立关东侍所,严重程度又上升了一个级别,这是足利义辉发出的信号。

    她不是按照御剑敕令的下达顺序在骂人,更像是步步升级,对斯波家加重威胁的一个态度。

    姬武士,武家,侍,都是一个意思,但最初出现的名字是侍。

    武家的雏形,是为天皇公卿看家护院的暴力集团。她们的地位并不高,被称为侍。

    初代将军源赖朝还未得到天皇恩准成为征夷大将军,尚未开幕成立幕府之前,在镰仓建立的管理机构就是侍所。

    简单来说,最初的幕府只有侍所,政所之类的其他幕府机构是后来慢慢丰富起来的。

    镰仓幕府是初代幕府,结构简陋,主要依靠侍所与御家人制度来统御姬武士,侍所权力极大。

    斯波义银在关东重开关东侍所,不但让京都已经失去大半权利,沦为治安大队的侍所感到尴尬,更像是一种挑衅将军的行为。

    要不是他收下御剑,已经被默认为将军的丈夫,河内源氏嫡流的御台所,这种行为就是要造反呀。

    可是他以御剑敕令重开关东侍所,就只有足利义辉可以骂他,这事就转变成了足利家的家务事。

    将军骂了一阵,最后问面色惶恐,态度恭谨的明智光秀。

    “谦信公什么时候回来?他不该回来向我解释一下吗?”

    明智光秀心中鄙夷,解释道。

    “将军大人息怒,冬季大雪封路,北陆道不畅难以出行。”

    明智光秀说话看似慌张,其实把后路都留好了。

    冬季大雪,我家主君没办法回来,但我也没说他要回来。开春以后不回来,也不关我事,我什么都没说。

    这种文字游戏,足利义辉陪幕臣们玩了多年,当然清清楚楚。她扫了一眼恭顺的明智光秀,看不透这人的心思。

    说她不忠诚嘛,斯波家在她代表下的确处处帮衬足利义辉,让将军整治幕臣,整合幕府的行动顺利很多。

    说她忠于幕府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在京都长袖善舞,与各家关系搞得很好,又与三好家在山城国活动的松永久秀勾勾搭搭。

    这个优雅姿态的明智光秀,不管是赏还是罚,是赞还是骂,永远笑盈盈接受下来,让人难以琢磨。

    足利义辉扫了一眼列席的三渊晴员,细川藤孝,畠山高政。

    她步步加重对斯波家的责骂,不是说给这个柴盐不进的明智光秀听,而是作伐给别人看。

    幕府原本的地方实力派在近幾之战中被打散,现在的实力派是靠斯波义银一手重新拉起来的。

    三渊家被斯波义银扶起,占据了北河内十万石。

    和泉细川家被斯波义银保全,维持了和泉十余万石领地。

    畠山高政家业崩散,不得已投靠斯波义银,这才拿回河内国中支离破碎的几万石直领。

    这三家连同北大和,伊贺的近幾斯波领二十万石,组成了新的幕府地方实力派,动员力有四十多万石。

    随着伊势贞教倒台,足利义辉又通过控制二条,坂本,伏见等城池,彻底抓牢幕府的控制权。

    她现在已经可以支配山城国以及周边诸国的幕臣领地,加上京都的商税商利,动员力可以有五六十万石。

    只要地方实力派支持足利义辉,足利家的军势就能重返百万石动员力。足以压制近幾诸国,对三好家,六角家形成更大压力。

    斯波义银下关东之前,命令明智光秀支持将军做事,她也是这么做的。

    但这份支持并不牢靠,远不如足利义辉自己将地方实力派抓紧在手中,令她安心。

    她不断加重力度,痛斥明智光秀。

    一方面,是希望斯波义银回返京都与她结缘,完成足利斯波两家合流,彻底合并幕府内部的力量。

    另一方面,也是试探三渊家,和泉细川家,河内畠山家,看她们是否始终如一的紧跟斯波家步伐。

    如果能够分化部分地方实力派,让她们投靠蒸蒸日上的足利家,压制斯波义银的把握就更大。

    正如斯波义银离开京都之时,足利义辉所言。等他回来,两人再对一局。

    心高气傲的足利义辉发誓要成为实权将军,要让斯波义银心甘情愿嫁给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