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东海道不宁

    斯波家不能隐瞒北陆道七尾港之事,东海道诸商也会借此发动新的商战,让已经被土仓铜钱砸晕的各家商队再度犹豫。

    东海道是走了多年的老路,稳定得很。北陆道虽然补贴多,但安不安全?谁的心里都没有底。

    今井宗久使尽浑身解数,但还是止不住各家改弦易辙,北陆道开春的份额肯定会下降。

    对此,高田阳乃也没有办法,只能希望越后的主君想想办法,让七尾港早日重新纳入北陆道商路。

    打理东海道商路的诸多商家弹冠相庆,对斯波家的暴发户冷笑不已。

    天道好轮回,斯波家的高田阳乃高调这么久,可算是吃瘪了吧?

    ———

    堺港的商战在武家看来,就是一群养肥的猪猡在哼哼。有空看个笑话,没空懒得理会。

    而此时,东海道西端的尾张小牧山城,织田信长也得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

    “松平元康拿下了东三河?什么时候的事?”

    来报信的是丹羽长秀,她苦笑道。

    “应该是在夏秋,我们当时忙于美浓攻略,没有关注到三河方向。

    前阵子我委派人员去三河买马,结果发现松平殿下不在冈崎城,甚至几家重臣也找不到人,这才感觉不对。

    之后多方查探,发现她们皆去了东三河。

    原来春时一向一揆爆发,松平殿下又在之后对内清理信仰一向宗的家臣,东三河方面放松了戒备。

    谁知道,松平殿下一边整肃内部,一边拉拢东三河的户田家和西乡家。

    夏收之后便迅速出兵,打了紧跟今川家的东三河诸家一个措手不及。

    秋收之后,松平殿下又对东三河不服从的豪族用兵,不给她们喘息的机会,如今整个东三河已经被平定。”

    织田信长叹了口气。

    松平元康的动作太快,快到织田信长来不及扯她一下后腿。她必然也是防着织田信长,这才隐瞒消息,以免影响统一三河国。

    之前织田信长领尾张一国,如果松平元康拿下三河国,双方就都是一国之主。

    清洲同盟中织田强松平弱的局面,就会出现变化,双方的盟友关西会走向平等。

    如今松平元康得逞,瞒住了全心全意放在美浓国的织田信长。

    好在织田信长的速度也很快,迅速拿下大半个美浓,织田家在联盟中依然保持着强势。

    织田信长冷笑道。

    “既然被我们的人看穿了布置,松平妹妹应该会有所表示吧?”

    丹羽长秀笑道。

    “本多重次大人出使尾张,已经快到小牧山城。

    她代表松平殿下来恭祝织田家拿下美浓,并告知松平家统一三河的喜讯。

    两家联盟背靠背,势力一齐扩张,真是可喜可贺。”

    织田信长哈哈大笑,拍着手说道。

    “为两家武运昌隆,贺!”

    她心中一片冰冷,必须困住三河的松平元康,不让她继续壮大。

    织田家要去近幾夺取天下,决不能让三河国这个背后的肉垫,变成一把尖刀背刺自己。

    ———

    织田信长想要限制住低调隐忍,又下手果断的松平元康。

    在东海道的另一头,窥视骏河国的武田晴信却是从北条家吃了个瘪。

    武田家冬正在进行冬日军议,讨论开春后的骏河攻略。

    从上杉武田签订了川中岛议和,武田家的目光便重新转向南方。

    这一变化,逃不过关注川中岛合战的南方两家,今川家与北条家的注意。

    武田晴信派人去北条家,联络北条家督氏康,商讨共分骏河国,便是一种试探。果然,被毫无犹豫的拒绝了。

    评议会上,小山田信茂稍显犹豫,说道。

    “殿下,北条殿下严重警告我家。任何攻取骏河国土地的行为,都是对盟友的背叛,北条家绝不会坐视不理。”

    小山田信茂实在很憋屈。

    她家的领地处于武田家面对北条家的前沿,双方和睦之时,她在北条家拿了不少好处,甚至被北条家列入外样众。

    换而言之,她是拿了北条家的钱粮,当了北条家的狗。

    可武田家要与北条家翻脸,她也是最难受的。小山田家与甲斐各家关系太深,绝不敢背离武田家。

    如此,她便成了风箱中的老鼠,被赶得乱窜,两头堵心。

    武田晴信还未说话,座下的穴山信君已经冷哼一声,骂道。

    “北条家真是义理之家,忠于盟约,让人信服。”

    此言一处,全场忍不住爆出一阵狂笑。

    小山田信茂幽怨得看了穴山信君一眼,双方的关系最近恶化得很厉害。

    穴山家与今川家隔着富士川,垂涎对面的土地不是一天两天了。

    与小山田家相反,穴山家是最希望武田家南下的,甚至甘愿打先锋。

    穴山信君唯恐武田晴信被北条氏康的义理言辞阻遏,出言不逊,就是直指北条家的无耻。说起背盟,北条家才是始作俑者。

    今川,武田,北条三家联盟,是经过一个相当曲折的磨合期,三方妥协的结果。

    当初关东将军造反,幕府头疼关东的镰仓足利家反复无常,派遣政所执事伊势家的伊势女去关东对付镰仓足利家。

    伊势女无粮无兵,可以拿下伊豆国这个起始点,就是靠着今川家的支持,在东骏河起家。

    今川家历来亲近幕府,而关东将军作乱,首先要打通的就是东海道,才好上洛夺取天下。

    也就是说,关东作乱,第一个挨打的就是东海道的今川家。她家对弄垮镰仓足利家是相当上心,出钱出力。

    今川家扶持伊势女拿下伊豆,此地是当初平氏流放初代将军源赖朝的地方。

    也是北条家送儿子给源赖朝睡,怀孕生女,号召坂东八平氏随她造反的地方。

    伊势女为了造起声势,冒领伊豆发家的镰仓幕府执政,北条家苗字,世人称之后北条家。

    后北条家三代英豪,打垮关东将军镰仓足利家,占据伊豆与相模两国,向关东平原渗透。

    骏河今川家也从支持者,变成了一个身后的隐患。双方争执的焦点,就在于骏河国,富士郡,大宫城。

    而北方,武田晴信的母亲武田信虎统一甲斐国,正面临北上还是南下的抉择。

    最后她选择北上硬干信浓国,结果打得国力凋零。武田晴信联合家臣团驱赶走武田信虎,她跑去今川家投靠,造成了两家的争执。

    双方交锋的要点,也是大宫城,这就要牵扯到骏河国独特的地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