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深情令人惧

    义银摇头笑骂道。

    “回头我就重罚那个看门的同心众,怎么什么人都给放进来,必须重重责罚。”

    上杉辉虎讨饶道。

    “您可千万别这么做,不然以后真没人敢放我进来了。”

    两人调笑几句,上杉辉虎正色道。

    “是我找蒲生氏乡放行,想来劝慰您几句。真不是侧近旗本失职,您就别追究了。”

    义银无奈点点头。

    “知道了,啰哩啰嗦像个爷儿似的,看到我折腾小姓很有趣是不是?”

    上杉辉虎笑道。

    “您看似恶劣,其实心地善良。我又不瞎,看得清清楚楚。”

    义银被他一夸,有些不好意思。可转念一想,和寻常武家比起来,有点人性的现代人都算是圣人了。

    他呵呵一笑,顿时觉得没啥可骄傲的,参照物太烂。

    “你来就是和我说这些?”

    义银转眼板起脸,上杉辉虎心中暗叹。男人心海底针,说翻脸就翻脸,也是绝了。

    但心里的想法可不敢露出端倪,上杉辉虎面上正经道。

    “不是,我是担心您被那些混账气坏了身子。

    越后武家反复无常,我早就习惯了,您别放在心上。

    至于越中国之乱,神保椎名两家斗了那么多年,又有一向宗掺合其中,也是迟早要解决掉的麻烦。

    如今能登出事,干脆一起解决,以绝后患。您莫要太过忧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有我在。”

    上杉辉虎深情款款,言辞凿凿的确是个有担当的娘儿们。

    义银有过虎松这一波情绪发泄,心情也稳定了下来,点头道。

    “我明白,问题来了解决就是。

    只是关东攻略不能再拖了,春夏解决新发田与越中两件乱事。最迟秋后出兵关东平原,再晚就麻烦了。

    我已经离开近幾一年,若是明年还未打开局面。不论是将军那边,还是近幾斯波领的留守家臣,都无法交代。

    要是明年秋冬还未展开关东攻略,我就必须回去一次近幾,重新梳理关系。

    我担心,回去容易,再想来越后国可就不容易了。”

    义银忧心忡忡。

    他深恨新发田闹事,越中起乱。倒不是怕这些武家能闹出什么大事,而是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离开近幾一年,梳理北陆道商路,议和武田家,本以为可以明年展开关东攻略。谁知道世事无常,兵乱又起。

    如果明年不能展开关东攻略,在关东平原得到好处,义银怎么对近幾斯波领的家臣团交代?

    武家团结在一个家名之下,求的是好处。斯波家高层可能与义银有感情纠葛,愿意容忍主君,但中下层是要吃饭的。

    忍耐两年,不断向越后输送物资,人员,已经是近幾斯波领可以忍耐的极限。

    枥尾城一地的好处不够分,必须有更多的收获,才能让斯波家臣团愿意继续投入本钱。

    如果明年不能在关东平原打开局面,那么义银就必须回一次近幾,重新梳理近幾斯波领,安抚家臣团的不满。

    这还是小麻烦,斯波义银只手复兴家业,斯波高层又多与他关系暧昧,压住内部问题不大。

    可是,将军那边就是大麻烦。

    斯波义银收下了御剑,原本想在关东攻略之后回近幾,那么实力雄厚的他就能赖账不嫁。

    可要是关东攻略开展不利,他回近幾后的压力就会剧增。足利义辉不是善茬,逼婚这事做得出来。

    所以,关东攻略必须在明年有所收获。义银才好有理由继续留在越后,开拓家业新领不归。

    上杉辉虎点点头,明白义银心中的担忧。比起义银,其实她更害怕义银回去。

    那是羊入虎口,真被足利义辉吃了可怎么办?义银完全没理由拒绝嫁入御所。

    上杉辉虎发狠道。

    “春夏之际解决新发田与越中两事,秋收后兵发关东平原。

    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回去,决不!”

    上杉辉虎不禁上前握住义银的手,不肯松开。

    义银挣了两下没有甩开,叹了口气。

    “疼。”

    上杉辉虎像是触电一般松开手,讪讪一笑。

    “今天我先回去,明日我们政厅再议吧,您好好休息。”

    说完,她就要离开。

    义银见她总是这般迁就自己,心中愧疚更重。他最清楚,自己不会嫁人,上杉辉虎的付出终究是镜花水月。

    他说道。

    “你其实不用这样让着我,我其实没你想得那么好。”

    上杉辉虎走了出去,转身要拉上门,对义银轻轻一笑。

    “您的好,您自己不知道。”

    说完,她轻轻合上门。

    义银一脸无奈,看着纸门半晌,忽然软回床铺上,呻吟道。

    “造孽啊,这以后可怎么收场啊。。”

    上杉辉虎看似轻佻,想吃义银嘴上的胭脂,想摸义银白嫩的膀子。可她硬忍着发乎情止乎礼,守护自己心中的白月光。

    而义银做派圣洁无邪,举止不可亵渎。满脑子却是不多啪几个妞,等于白活一辈子的贪欲色念。

    人呐,外表和内在往往是反过来的。真看仔细了,能吓死人。

    ———

    不管两位主君之间的暧昧,大熊朝秀与直江景纲马不停蹄赶回直江津,对二公税返重新开始分配。

    之前双方扯皮,是上杉势力与斯波势力内部掰腕子,看似恶劣,其实都有留手。

    因为越后的双头政治,是建立在两位主君强大的战斗力上。真把两位有心合作的主君惹火,双方麾下武家谁都别想好过。

    可现在的形势又不同。

    随着新发田之乱的内患,越中能登两国的外乱浮现在眼前,两家的纠纷必须停下。

    只要关东攻略还在继续推进,双方就拥有共同的巨大利益,可以为之搁置眼前的一点小龃龉。

    大熊朝秀与直江景纲都是聪明人,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两人连夜计算分配,第二天清晨便派出使番,向越后各地贴出公告。

    上杉奉行众在努力奉公的同时,应对新出现的二公返税事务,出现了一点点小小的纰漏。

    今年的二公返税,将按照各家上缴的钱粮比例,如数分配回各家。明年开始,各家派人组成评议众,评议二公返税的具体分配。

    之前错误下发给各地的钱粮,肯定来不及回收再发。两位主君仁慈,将先从直江津关所储备金中,拿出钱粮垫付各地。

    钱粮陆续发送中下越外围武家,各地的愤怒被逐步平息,转而欢呼雀跃。

    还闹什么闹?四公六民真香。

    上杉家臣团领地没有再发,因为之前给的钱粮已经过多。还需要各家自觉上缴多余的钱粮,归还直江津关所充实被垫付的储备金。

    只是各家缺乏算术人才,理不清账目。上杉家臣团虽然忠心耿耿,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奈先搁置此事,等日后再议。

    至于那两位用心过度,不幸过世的奉行人,尸首由本家取回。

    至此,上中下越各家都感到满意,皆称颂两位殿下圣明,越后国内一片和谐景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