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疑惑埋心底

    义银知道岛胜猛是在替自己背锅,而且还是心甘情愿,默默背锅。

    他倒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得了便宜还要坐岸观火,实在太过人渣。

    于是,出口帮腔道。

    “山中姬,不可胡言伤了和气,岛姬此举也是为了斯波家着想。

    越后斯波众的稳定关乎关东攻略成败,再如何谨慎收拢军心,也不为过。”

    山中幸盛委屈得看着义银,主君这是拉偏架。

    武家哪里见过这种行为,为了家眷不奉公,那你好意思拿恩赏吗?安置家眷的土地不就是主君恩赏的吗?

    遇到这种事,一般的家督会直接申饬家臣,甚至剥夺这些武家的恩赏,夺回安堵状赋予的知行。

    也就是自己的主君仁厚,这才看着这些越后斯波众不顾大局,肆意妄为,令人鄙夷。

    岛胜猛自持义理无愧,不方便与山中幸盛这稚嫩的少女计较。世道艰难,忠诚也分诸多方式。

    她再次行礼告辞,义银让她赶紧走,免得露馅。

    山中幸盛望着岛胜猛有些狼狈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无意识下对义银扫了一眼,瞳孔一缩。义银被衣领裹住的脖颈下,隐隐露出红斑。

    山中幸盛抽动鼻子,主君的身上仿佛有岛胜猛的体香。

    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

    岛胜猛强行将义银压在身下,对他肆意亲吻。义银不肯就范,左右躲闪,结果脖子被袭击,留下吻痕的幻觉。

    山中幸盛愣在当场,被自己的联想吓了一大跳。她摇摇头,岛胜猛一贯义理,做不出这等丑事。

    义银往屋里走,看得室内一片啪啪啪后的狼藉,头上冷汗流了下来。

    他马上回头将山中幸盛堵在门外,说道。

    “你先下去吧,我感觉有些累,需要休息。”

    说完,义银迅速拉上门,心脏碰碰狂跳。还好他反应快,山中幸盛应该没看到里面的情景。

    山中幸盛被义银这一下弄懵了,从没见过他如此失态,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

    刚才义银关门的动作很快,却抵不住空气流通,山中幸盛还是闻到一丝里面的气味。

    她瞪大双眼,告诉自己不可能,绝对是错觉。

    那一刻,她好似闻到淫靡的空气,那种只存在男女欢愉后的独特味道。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岛胜猛不是这种人!主君更不是这种人!错觉!是错觉!

    她转身向外走,忽然觉得身体冰冷,秋老虎的热烈也无法让她感觉一丝温暖。

    走出几步,她缓缓回头看向拉门,那门后曾经发生过什么?脑海中,仿佛重现了那一幕。

    岛胜猛以越后斯波众不出战为要挟,趁着孤男寡女的那一刻,将主君强迫在身下。

    主君拼命反抗,但结果还是让她得逞。为了家中和睦,不得不忍辱负重,为其遮掩,隐瞒自己。

    山中幸盛甩头抛开脑中臆想,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是这样,岛胜猛就会代表越后斯波众求战,而不是坚持不出战,把主君白白给睡了!

    别胡思乱想!

    山中幸盛脚步沉重,思绪混乱。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短短的走廊,仿佛这路永远没有尽头,找不到出口。

    她身后的内室中,义银正在整理自己的房间。

    一边整理,一边埋怨。

    看不出岛姬竟然是个闷骚,平日里一副克己复礼的模样。到某些时候,咂咂,真是人不可貌相。

    人啊,平时不能太压抑自己,不然爆发出来可真吓人。

    ———

    御馆的小插曲一掠而过,越后斯波众不出战的行为,还是引起越后武家的不满。

    义银撇清关系,让岛胜猛主动抗下了所有压力。

    内部,越后斯波众难以理解,好好的奉公机会为什么不去?

    斯波义银的恩赏丰厚,姬武士们愿意为了好处,替他作战。

    对外,越后武家纷纷嘲讽岛胜猛,这位斯波家的越后代官。

    斯波义银看走了眼,扶持这么个怂货占据高位,尸餐素位,不干人事。

    对于这一切,岛胜猛都默默忍受下来。比起义银受到的磨难,她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每当想起那一天,主君在她面前表现出的脆弱,她就充满了力量,要为他看好越后这一片基业。

    唯一可惜的是,那一天貌似没有成果,自己没有那么好的命,能够一发命中。

    岛胜猛有时候会不要脸的幻想,既然没成功,那么下一次,主君会不会还让我过去密谈一番?

    每多想一会儿,身子就会有些软,有些热。

    另一边,斯波义银当然不会允许内外压力,把岛胜猛压垮。

    他出面与上杉辉虎沟通,强硬压下越后武家的风言风语。

    毕竟有北陆道商利在,越后武家还是肯买他的账。她们一贯自诩武勇冠绝关东,更看不起近幾来的姬武士。

    对岛胜猛的嘲讽,并不是想督促她改弦易辙,出兵作战,仅仅只是摆显自己的优越感而已。

    对于越后斯波众内部的异议,义银亲自前往枥尾城,训斥了这些姬武士,再次确立岛胜猛的领导地位。

    越后斯波众都是之前的北大和众,岛胜猛本身就是北大和领袖,又有主君背书。

    这次不出战也是为了让她们安顿家眷,越后斯波众不好再说什么,于是纷纷低头服从。

    搞定内外,越后斯波众不出战一事,终于还是定了下来。

    只有山中幸盛默默在身后看着这一切,越发想不通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不敢深究,只是在心底埋下一个疑惑,希望有一天能够得到答案。

    她会死死盯住岛胜猛。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让她发现岛胜猛不忠不义不仁不孝,做下义理姬武士决不能原谅的恶事。

    山中幸盛发誓,她必会亲手杀了岛胜猛,用她的鲜血,洗刷她对主君的羞辱。

    她发誓!

    山中幸盛的想法,斯波义银当然不知道,此时他正沾沾自喜。

    睡了岛胜猛,稳固自己的后方,又保存越后斯波领的实力。自己一举多得,达到所有目的。

    刚才因为察觉到山中幸盛与岛胜猛不和,有些忧心忡忡的斯波义银又变得自信满满。

    这点小问题,那都不是事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