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姐妹不同心

    高田阳乃看着三名各擅其美的剑客,总觉得不舒服,又没法表示恶感。

    这些浪人的确好用,没道理为了自己的小扭捏,坏了正事。

    她耐着性子说道。

    “由比滨姬和我说了,你们很不错,这几次办事做得漂亮。

    我是实在人,不喜欢说虚话。好好做事,钱不会少了你们。

    用心奉公,我保举你们三人入仕斯波家,福泽子嗣。”

    三人伏地谢恩,近藤勇说道。

    “谢高田大人提携,我等感激涕零,敢不用命。”

    高田阳乃懒得与这些地位卑微的野武士多废话,勉强笑着勉励两句,就让她们带着恩赏的永乐钱退下。

    望着这些剑客,她不自觉想起自己那个亲妹妹,眼神阴鸷。

    之前她曾写信去往京都,寻求高田雪乃的支持。

    两姐妹相依为命,假武家既然已经成了真武家,高田家就需要两人共同支撑下去。

    就算日后姐妹为了争夺主君翻脸,也该先把前田利益等人排除出去,终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可那傻瓜是怎么回她的?

    第一句,主上要我保护将军。第二句,主上没让我帮你。

    听听!这是人话吗!我可是你的亲姐姐!

    高田阳乃气得面容扭曲,却拿她没办法。如果说斯波义银对她是宠信有加,对雪乃就是当女儿养。

    多少次吃这傻妹妹的醋,也改变不了主君更宠溺她的事实!

    斯波义银离开近幾,对各方权力都留有制约。唯有对高田雪乃,只有权利,没有义务,更没掣肘。

    尼子胜久负责内政庶务,可以调用目付柳生宗矩的柳生组做事。

    而作为目付首领的高田雪乃,对柳生宗矩也有监督权,处置权,却没有任何人可以限制她的权利。

    柳生宗矩敢忤逆高田雪乃这位侩子手拔刀斋吗?死全家都没人管,尼子胜久也没办法帮她。

    如果雪乃肯与阳乃合作,高田家在近幾斯波领的威慑力将大大提升,对高田阳乃的布局极为有利。

    斯波义银留在近幾的三巨头,前田利益,尼子胜久,明智光秀。

    看似势力最大的是前田利益,其实内斗中最无从施展的就是她。

    大家争的是入赘斯波家,谁都不可能踹翻了斯波家这个架子,让斯波义银恨她一生。

    就算前田利益得到武将派的支持,拥有最多的领地,人口,军势,又能怎么样呢?

    她不可能起兵攻打其她人,所有的博弈都必须在维护斯波家稳定的前提下进行。

    所以,看似最强的前田利益,可以用的手段其实是最少的。

    尼子胜久能调用柳生组的目付,有主君赋予的权利,镇压近幾斯波领。

    明智光秀拥有情报机构中同组,藤林姐妹这一支忍者众,可以在暗中布局。

    她们才是有暗搓搓使用盘外招,挖坑拆台,让别人有苦说不出的能力。

    而孤悬在西近幾堺港的高田阳乃,也急切希望获得这种力量。

    但她的建议被自己的亲妹妹拒绝了,岂能不怒。

    这个傻丫头到底想什么呢!姐姐用心良苦为两人争取入赘的机会,她真的就在京都御所,每天陪将军挥剑混日子。

    脑子挥傻了吧!

    但阳乃再恨也没有任何办法,正如前面所言,斯波义银给予高田雪乃的权利是最自由的,谁都限制不了她。

    阳乃只能对此死心,重新考虑用商业渠道收买,渗透近幾斯波领的武家集团。

    再用壬生狼这一编外浪人组织,慢慢形成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不求战场争锋,只要适用于镇压暗杀即可。

    阳乃的手指下意识在案牍上敲击,一下下像是砸在心上,认真规划着未来。

    ———

    壬生狼三姬从新选组驻地走出来,拿着赏赐的近藤勇掂了掂手上钱袋的分量,笑道。

    “这位高田大人给的不少,一起吃顿好酒去?”

    她的语气上并没有多少敬畏,即便是野武士,也是靠刀剑吃饭的,看不上商奉行这种沉浸铜臭的武家。

    土方岁三低声提醒道。

    “慎言。”

    近藤勇被她点醒,感觉自己这句的确是轻浮了,看看左右,街上没什么人注意到她们。

    “我失言了,这些钱你怎么想?”

    土方岁三笑道。

    “买点好吃的带回去吧,这些天姐妹们也辛苦了,应该犒劳一下。

    一起出去吃不太合适,我们还是要低调些。”

    近藤勇点点头。

    高田阳乃觉得壬生狼做事扎实,在别人眼中可就是狠毒了。

    她们现在依附斯波新选组,没人敢对她们报复。但尴尬的是没名没分,哪天出事,那位商奉行必然把她们丢出去背锅挨刀。

    的确该低调些,免得无意间惹来杀身之祸。

    她点点头,看向冲田总司。

    “你觉得呢?”

    冲田总司微微一笑。

    “我听两位姐姐的。”

    于是,三人买了些浊酒与吃食,回到壬生狼驻地,分给姐妹们吃喝。

    这是堺港外围的一处住所,残破但能遮风挡雨,这是今井宗久给她们租下的住处。

    壬生狼们有吃有喝很是高兴,这乱世半饥不饱才是常态,难得能吃饱肚子,自然心情大好。

    首领三人拿了点吃喝,在里屋坐成一团,一边吃,一边说起事。

    近藤勇叹了口气。

    “漂泊这么久,总算是给大家找到了吃饱饭的地方,只是不知道能吃上几天。”

    土方岁三喝了一口酒,说道。

    “这位斯波家的商奉行很有野心,她还需要我们做事,一时半会儿不用担心被抛弃。”

    恶党野武士最害怕的,就是被抛弃。

    她们都是失去了家业的浪人,武家大名作战,招募她们当杂兵众,就是用作炮灰。

    平日里打劫行人客商,也吃不上一顿饱饭,每年过冬,都要死掉些体弱的。

    像冲田总司这般身体差的,如果不是两人护着,早就死在前几年的严冬中。

    恶党野武士的下场,多半是苟延残喘到体弱生病的那一天,像野狗一般死在路边,无人侧目。

    近藤勇听了土方岁三的话,犹豫了一下,问道。

    “你觉得这位高田大人的承诺是否真诚?她真会举荐我们出仕斯波家吗?”

    土方岁三诧异看着近藤勇,嘲笑道。

    “近藤姬,就算她推荐我们出仕斯波家,又能怎么样?

    我们这些人专注天然理心流,说剑术还有几分自信,战阵之学谁懂?武家人脉谁有?

    至于当目付,柳生家已经盘踞在斯波家中,她们会看着我们抢饭吃?同行可是冤家。

    我们只是高田阳乃自己私养的野狗,说不准哪天家中内斗,我们就是她的白手套,染血丢弃。

    当了浪人,你还指望有个好下场?死得体面?

    你可是我们的首领啊,不要这么天真好吗?”

    近藤勇听得面色一黯。

    土方岁三说的有理,武家哪有好人,只是把她们当做工具而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