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噩耗

    义银心念不好,跟着起身想出去解释,却拉不开门,门外传来山中幸盛的声音。

    “对不起主上,是我胡思乱想,让您费心安抚我。

    我知道,您只是为了安慰我,但我真的很高兴,真的真的很高兴。

    所以,请不要出来,不要告诉我,这只是个玩笑。

    我请求你,不要说出口,我明白的。”

    两人隔着纸门,义银手掌抚摸门板。

    门外,山中幸盛双手紧紧卡住拉门,背靠着低头,地上点点水滴,络络不绝。

    义银摇摇头,走回案牍坐下,开始办起正事。看了两眼,心浮气躁,把文书丢回案牍,低声骂道。

    “这个笨蛋。”

    山中幸盛抬起头,虽然流泪不止,却是一脸笑容灿烂。

    她,真的很开心。

    ———

    第二天,评议会继续举行。

    冷静了一夜的各家姬武士,对越后政治生态的变化皆有了自己的判断,逐渐接受了双头统治的出现。

    由守护制度赋予权力,继承山内上杉家越后守护,管辖越后国的上杉辉虎。

    持御剑敕令,重开关东侍所,以御家人制度号令越后御家人的斯波义银。

    双方小心分享着权力,如同两只刺猬慢慢靠近,想要尽可能靠近,又必须保持着不伤害对方的安全距离。

    直江景纲顶着两个黑眼圈,向主君呈上自己连夜写出的内政方略。

    上杉辉虎接过看了几眼,顺手递给斯波义银,她本就对这些锱铢必较的政务耐不住性子。

    义银仔细看了看,不禁点头。

    “直江大人辛苦,方略深得我心,可以此推广青麻种植,公税返还等施政。

    大熊朝秀。”

    “嗨!”

    大熊朝秀赶紧伏地叩首,义银说道。

    “你负责侍所内的政务相关,我会把近幾斯波家传来的商务事宜交给你,你与直江大人负责打理庶务。”

    “嗨!”

    大熊朝秀大喜,这可是肥差。

    义银回头对上杉辉虎说道。

    “上杉殿下,你看如何?”

    上杉辉虎凝视义银,昨天把他惹恼了,神色端庄冷淡,保持着距离。

    上杉辉虎笑笑,说道。

    “可以,直江景纲,就由你负责吧。”

    “嗨!”

    义银看着笑眯眯的上杉辉虎,心里对她怎么都恼不起来,她待自己是真的好,予求予取。

    越后国三分,上越是上杉家的自留地,义银不可能伸手过去找不痛快。

    而新上衫家臣团为了防止义银不知进退,连夜赶制方略上交,就是怕上杉辉虎这位主君色迷心窍,不知轻重,出卖上越武家利益。

    但这份方略义银也是认可的,自己提出的政治倡议都得到满足,等同于与上杉辉虎分享中越下越。

    如今,义银已经拥有了中越大熊朝秀,下越本庄繁长相关姬武士的管理权。

    虽然名义上是以御家人制度指使,但根子上却是上杉辉虎主动退让,把这些权力渡让给他。

    再加上枥尾城作为御所行在,斯波义银总算在越后站稳了脚跟。虽然控制力还很薄弱,也是拥有了十余万石领地的控制权。

    至于如何进一步调教大熊朝秀与本庄繁长两方势力,让她们为己所用,就看分利政策的执行与斯波义银的手段。

    他想了想说道。

    “直江景纲与大熊朝秀两位大人全面负责改革善政之事,终究有些忙碌,不如各自加一名副官辅佐,联络?”

    上杉辉虎点点头,说道。

    “的确忙不过来,这样吧,直江兼续,你负责协助直江景纲。”

    直江兼续伏地叩首接令。

    她是直江景纲的媳妇,两人关系亲密。又与斯波义银熟悉,斯波家那边的沟通也不容易出乱子。

    义银想了想,看向斯波众姬武士中的一人。

    “石田三成。”

    “嗨!”

    石田三成没想到主君会提及自己,慌张鞠躬伏地。

    义银看着她的背脊,默默想着藤堂虎高曾说过,这名姬武士善于内政与后勤。

    他初来越后,虽然不信大熊朝秀敢背着他搞事,但派个人盯着总没错。

    义银下关东,带的姬武士皆是能征善战之辈,但说起内政庶务可就糟糕了。

    石田三成跟着一路走来,也是经历连番恶战,这妮子运气不错,竟然活着趟过来了。

    有了战火之情,又思索她与关东武家毫无关联,正是担任监督者的好角色。

    义银说道。

    “你随大熊朝秀做事,担任她的副官。”

    “嗨!”

    石田三成欣喜若狂,天大的好事让她撞上了,不枉一路出生入死来到关东。

    她对内政很有心得,早就看出关东侍所前途无量,是斯波义银控制关东斯波一派姬武士的权力机构。

    她这拿着最低职禄的基层姬武士,能参与斯波上衫两家的高层交流,真是一步登天。

    石田三成朝大熊朝秀鞠躬致意,对方也不敢托大,鞠躬回礼,竟然是对等的礼节。

    武家重规矩,上下尊卑分明。

    大熊朝秀对斯波家一基层姬武士还礼,看似自贬,其实聪明得很。

    她到底是外人,御台所必然防着她暗中搞事,安插亲信这是应有之义。

    石田三成说是副官,其实也是监督者,对大熊朝秀的评价可以直达天听,她如何敢轻视。

    随着四名负责人的确定,斯波上衫两家的合作顺利展开,接下来都是整理内政的繁琐庶务,用不着两位主君操心。

    而参与评议的姬武士皆是心潮澎湃,因为权利机制的建立,意味着分利善政马上就要铺开。

    不管日后出国作战结果如何,至少暂时,各家能够先分到不小的好处。

    特别是本庄繁长为首的扬北众,洋洋得意看向中条藤资一边。

    她们不需要向欺压自己的上杉辉虎低头,就得到了足够的利益,真是再美妙不过的结果。

    中条藤资面无表情,心中却是一叹。

    这次没能把本庄繁长打压下去,扬北众的分裂更加明显,内部已经形成两派,上杉派与斯波派。

    两派首领对视一眼,都移开眼神。来日方长,以后再找机会吧。

    ———

    一场评议是主臣尽欢,越后内乱告一段落。

    等各家离开,义银刚想与自家姬武士商量后续事务,却传来急报,上杉辉虎请他速去城外驻地相见。

    义银心里咯噔一下,起了不祥的预感,他匆匆带人来到城外上杉辉虎本阵幕府。

    上杉辉虎面色不豫,她把手中军报递给义银,皱眉道。

    “北信丢了。”

    “什么!”

    义银大惊失色,接过军报一目十行,最终叹息一声。

    “真是些愚蠢的家伙。”

    上杉辉虎冷笑一声。

    “可不是嘛。”

    义银黯然,对信浓国的武家真是无话可说。

    信浓国分为南信,中信,东信,北信四方地域,山势林立,国内地域呈反z字形分布。

    底部是南信。

    连通三河,远江,飞驒,美浓诸国,但穷乡僻壤,山道难行,唯有木曾谷一带才算成规模的势力。

    木曾家盘踞在此,已经被武田晴信打服,武田家也无意吞没南信,只要求木曾家降伏附属即可。

    随后是中信。

    信浓国最富庶的是北信长野盆地,中信诹访盆地两处,中信已经被武田家拿下。

    中信北信之间崇山峻岭,大军出动唯有从东信借道,由中信,东信,北信走一个反c字形。

    东信是有名的产马地,又东出西上野,连通关东平原,这个重要三岔口地区是兵家必争之地。

    武田家攻略此处,乃是征服了在当地繁衍数百年的滋野三族,海野家,祢津家,望月家。

    海野家早被打跑,其他两家降伏,武田晴信顺利拿下东信,窥视仅剩的北信。

    北信村上家号称信浓总大将,是信浓国内存续数百年的望族,与当地名门高梨家争斗多年。

    因为武田晴信觊觎北信,双方摒弃前嫌联手抗敌,又外盟越后上杉辉虎,西上野长野业正,本该是固若金汤。

    春耕结束才数十天,怎么就被武田晴信迅速拿下北信了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