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7章,事闹大了

    此刻朱家的人早就已经闹成一团了,他们对于此事也有些慌张,所有人都不清楚究竟该如何处理。

    没有一个人想到朱文杰会做出这样冲动的举动,这一下子就让朱家的人陷入了两难之中。

    "怎么办?这件事情得赶紧汇报上去。让家主知道!"

    "但是家主说过,睡觉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那群人很快就要闹进来了,咱们再不去叨扰家主的话,那可就完蛋了!"

    所有的人都很紧张的开口说着,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慌张的神色。

    自从朱母接手了朱家的大权过后,身份地位就完全不同了。

    她一下子就摇身一变成了朱家的家主。

    脾气比较奇怪的朱母早就已经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矩和讲究。例如睡觉的时候不能打扰的这种规矩。

    所有的下人们都有些慌张,他们知道一旦打扰了对方睡觉。那就是天大的死罪,到时候很有可能是被驱逐出去的。

    最终还是有人没有按耐住内心的惶恐,直接就去叫醒了朱母。

    被吵醒过后,她也是很愤怒的。

    但是接下来手下的人汇报的事情让她瞬间就慌了。

    虽然说这个女人已经坐上了一个高不可攀的位置,但是再怎么说,对于家族管理什么的一点经验都没有。

    朱母只不过是运气好。能够拥有这样的大权罢了,如果换成其他人,说不定能够将朱家管理得更好。

    听见了这一番话以后,朱母瞬间就慌了,她直接就找来了下人,要他们赶紧去把陈卓飞给叫来。

    "赶紧去把陈卓飞给我叫过来,这种事情肯定第一时间要找陈卓飞才对,你们来找我干什么!"

    她的脸上带着愤怒的神情,直接就朝着面前的下人抬腿就是一脚。

    这个时候陈卓飞也缓缓的走了进来,他随手将倒在地上的下人扶起。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悦。

    这女人实在是嚣张过头了点。

    不过陈卓飞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表面上看上去平淡的很。并没有任何不满的心思。

    被搀扶起来的下人有些感激的看了陈卓飞一眼,紧接着快速朝着外面跑去,不愿意在这里多呆一秒。

    他们大家都很清楚朱母的性格究竟如何,所以伴君如伴虎,他们呆在朱母的旁边,时不时地确实能够获得一些好处。但更多的还是对方的羞辱。

    能够长时间再朱母身边干活的人,还算是比较能忍的了。

    "嫂子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卓飞的脸上带着微不可查的笑容。轻声的开口说着。

    听到这话,朱母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满。

    "我就不信外面的事情你还不知道,我找你当然是为了赶紧把那件事情给处理了呢!你看看外面闹腾成什么样子了!"

    朱母当然知晓了事情的起因经过,不过并没有半点想要责怪自家儿子的意思。

    "这件事情是由小杰引起的,我觉得让小杰出去给公众一个合理的解释是最好的。"

    陈卓飞侃侃而谈。

    听到这一番话,朱母瞬间就炸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把我的宝贝儿子推出去,让所有人辱骂?你这个人真是好狠的心!"

    朱母的脸上带着怒容,恨不得能够把陈卓飞骂个遍。

    陈卓飞内心腹诽着,可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只是默默的看着对方。

    而此时此刻陈平自然也知道了群众们自发闹事的事情。他对于朱家本来就颇有怨言,在知晓了此事过后。陈平更是激动的不行。

    他决定添一把火,为这件事情推波助澜一番。

    陈平直接就宣布,从此以后不论任何情况都不可能再出售储物戒指,只不过他手中含有大量的储物戒指。并未出售。

    众人在得知了这个消息过后,便更加的愤怒了。

    他们原本以为刚好藏宝楼也拿不出这么多的戒指。所以趁机就停止了出手。

    可没想到对方手里竟然还有很多的储物戒指,这不就代表着他们错失了这种低价购买储物戒指的好机会吗?

    瞬间那些原本并不反感朱文杰的人也彻底的炸了。他们自发地集结起来,开始在对方的家门口闹事。

    眼看着朱府门口堆的人越来越多。朱母的脸上带着慌张的神色,这一下子可真的没办法绷得住了。

    "你别坐在这儿一个劲儿的喝茶了。赶紧想个办法,我不是叫你过来喝茶的。是叫你过来给我儿子想办法的!"

    她慌张的开口,迫不及待的催促着陈卓飞。

    这个储物戒指虽然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没什么是比自己的儿子更加重要的。

    效忠默默的喝着茶,对于对方的这些话一概不理,自从开始暗中布局过后,陈卓飞的自信也回来了。

    若是原本的家主在世,那他可能还斗不过对方。

    但是原本的家主都已经撒手人寰了,现如今朱家就是支离破碎的存在,他可不觉得此刻的自己会输给一个废物女人。

    家族之中,就他当选家主的声音最高,再加上陈卓飞平时的为人处事,没有一个人会反对选择陈卓飞。

    似乎感受到了陈卓飞态度的变化,朱母的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

    "这件事情还希望你赶紧想个办法,我的儿子千万不能有事,实在不行在家族中随便找一个人出去顶锅吧。"

    "家里这么多的佣人,我们这边千辛万苦把他们带回来,教他们顶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朱母到现在为止,都没想过要去追究自己儿子的责任,只想着自己要如何去替儿子解决这个大麻烦。

    看到对方这一副样子,陈卓飞只觉得恶心无比,甚至有些想吐了。

    "这件事情我确实没有任何办法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出去承认错误,并且朱家承担这个损失。"

    "不然的话我们家族的其他产业都会遭到抵制的,就刚刚我听到的那些消息而言,我们家主的那些餐馆和店铺全部都被人洗劫一空,甚至现在连城主那边都没办法追究责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