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我妈今天来看望我的事,江南没有再多问。https://他独自一人坐在餐桌旁吃饭,越吃脸色越难看。

    



    他怎么了?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不是的。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并不是因为饭菜不合口味,反而是太合口味了。

    



    我吃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为老王大姐做的那道菜实在是太有标志性了。

    



    那道菜,不是谁都会做的,即使会做也不一定能做出那个味道来。

    



    那是安旭父亲、江南舅舅、我的养父生前最擅长的一道拿手菜:蚂蚁上树。

    



    “大姐,这道菜是你做的?”江南再也吃不下去了,放下了碗筷问老王大姐。

    



    老王大姐被江南训斥了之后,就一直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的看电视。

    



    “是王姐做的。”我替老王大姐回答,因为我觉得她可能不会很痛快的回答江南。

    



    但是她却说话了。她说:“几年前我护理过一个小伙子,是他教我的。”

    



    这句回答令我和江南都大吃一惊,江南一下子激动的站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老王大姐的面前。

    



    “什么样的小伙子?他叫什么名字?那到底是几年前?”江南激动万分的问道。

    



    老王大姐坐在沙发上,表情异常平静的望着江南,说:“江医生,我正在看电视。二十分钟后就要去忙了,你能让开一下吗?”

    



    老王大姐的淡定和不配合,令江南瞬间冷静了下来。

    



    他仿佛这才意识到这位护工大姐对他没好感,甚至不愿意回答他的问话。

    



    她不想回答,江南也没法再勉强追问。老王大姐的执拗性格一目了然,恐怕就算是他勉强追问,她不想说就是不想说了。

    



    江南跟我说了会儿话,询问了一下我妈过来的情形,又看了看我身上的每一处伤。

    



    这样的他,就是个非常合格的丈夫和医生,体贴,而且柔声细语。

    



    江南还没有跟我说完话,老王大姐就过来抱我。

    



    江南奇怪的问她:“你要干什么?”

    



    “大号。”老王大姐简洁有力的说道。

    



    “她没说她要大便,你也没问她有没有便意。”江南微皱着眉头问道。

    



    老王大姐这样不打招呼的突然行为,我看得出来江南很是反感。

    



    “江医生,这是我的工作,不需要向你做解释。”说着,她便过来抱我。

    



    却被江南一把拉住了,他生气的说:“大姐,请你搞清楚,你现在护理的是我的媳妇,你要对她干什么却自作主张不跟我解释,有你这样的护工吗?”

    



    “有你们这样的家人吗?家里明明有闲人却没人照顾她,我还需要向你们解释什么?请护工照顾了跑来指手画脚,你够专业你自己护理啊?”

    



    老王大姐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我都被她给镇住了。她刚说完的这些话,比这一整天的总和都要多。

    



    “而且我是苏老师请来的,我只听苏老师的吩咐。”她看了看我说:“我希望你养成定时大小便的习惯。”

    



    我点了点头,说:“行吧!我知道了,我配合你。”

    



    我被迫在马桶上坐到腰酸腿麻,还真成功的完成了这个任务。我坐在马桶上不禁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落下了泪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真的是越想越伤心啊。

    



    老王大姐进来抱我的时候,我已经擦干了眼泪。她看了我一眼,愣了一下,但是没说什么。

    



    婆婆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被老王大姐安排躺在了床上准备休息了。

    



    我听到客厅里江南在低声责怪他妈妈,李老师虽然挨了儿子的埋怨但是没还嘴。

    



    老王大姐执意在我的房间里打地铺,我和她都安安静静的躺着倾听着客厅里的声音。

    



    很快客厅里也安静了下来,那母子俩应该是都去休息了。

    



    “大姐,教你做蚂蚁上树的那个人,是不是叫李安旭?”我终于还是按捺不住的问道。

    



    可是老王大姐没回答,一直都没有说话。她有可能睡着了,也有可能是装作睡着了。

    



    我闭上了双眼,在这黑暗之中不由得泪流满面。

    



    如果他还活着,他却不来找我,生离死别又有什么区别?

    



    他应该是恨我的吧?恨我嫁给了他的表哥。我说过我除了他谁也不嫁,我却那么轻易的食言了。

    



    即使他不恨我,我也在恨我自己。为什么我会糊涂到搞不清楚他跟江南是两个人?

    



    我那时候到底是怎么得上选择性失忆症的?到底那个时候发生过什么?

    



    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或许我该好好跟江南谈谈,问问他知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

    



    老王大姐躺在那里悄无声息,就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似的。我慢慢的也意识迷糊,渐渐入睡了。

    



    睡梦之中,我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正在无限温柔的抚摸着我。

    



    我顿时心潮澎湃,想要挣扎着睁开双眼,却发现再一次的徒劳无功。

    



    只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再拼命挣扎,而是直接保持着安安静静的状态。

    



    这是梦啊!难道不是吗?我也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他了吧?我不会再挣扎,因为我不想醒。

    



    我感受着他的抚摸,我的心终于一点点儿的有了复活的迹象。

    



    我听到他温柔的叹了口气,声音低沉的说:“你这个小傻瓜,我不是跟你说好了让你放下对我的执念吗?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开我呢?”

    



    “我的心里全是你,我怎么放你走?这样我才能活下去啊!”

    



    这是我的心声,可是我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内心里嘶吼着、呐喊着。

    



    “阿离,你要答应我,好好跟我表哥过日子,忘了我吧!你看看你,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你怎么就那么倔强呢?”

    



    他离我越来越近,我甚至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扑落在我的脸上。那清新迷人的味道,那只属于他的体香,完完全全的包裹住了我。

    



    “阿离啊,我的小心肝,我好想你……”他温柔的摩挲着我的脸颊我的身体,亲昵的接触很迫切。

    



    这怎么可能是梦?这不是梦啊!

    



    我顿时茅塞顿开,一下子意识到了这一切的感觉太真实,不可能是虚无缥缈的梦境。

    



    难道真的是他吗?他还活着?他现在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他这高大的身躯躺在了我的床上,为什么老王大姐却毫无反应?

    



    我再也无法安安静静的待着了,我拼死的挣扎、不顾一切。我想要看到他,我必须马上清醒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