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我不忍心折腾快70岁的婆婆,还是坚持己见的在第二天就请了位护工。https://

    



    这位护工大姐少言寡语,一整天都听不到她主动说一句话。

    



    只有刚见面的时候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我叫王喜琴,叫我老王就行了!”

    



    老王刚到这个家就闷头收拾屋子做家务,是个非常麻利勤快的人。明明讲好了只是护理我,她却闲不住的干这干那。

    



    我也没有跟她说什么客套话,把她的好都看在眼里,结算工资的时候自然不会亏待她的。

    



    我的积蓄很多,以前打过的每一场比赛都有着丰厚的收入。

    



    我想不起来电脑桌抽屉的钥匙放在了哪里,但是其他东西的安置处都记得一清二楚。

    



    老王到了这个家里,我的婆婆李老师就彻底的被解放了,看着麻利勤快的老王,婆婆一再表示会给她加钱的。

    



    然而老王大姐却置若罔闻,仿佛我婆婆说的话,她根本就听不见似的。

    



    老王来了不到两个小时,李老师就迫不及待的跑出去散心了。江南上班走后,她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请了护工过来,没有告诉她。所以当老王来到的时候,李老师的表情真的是又惊又喜。

    



    李老师走后,家里彻底的安静下来,我也总算是松了口气。人活着,凡事还得靠自己努力,安排好自己。

    



    老王大姐少言寡语,我也随她去,就这样家里只有她不停歇的做家务的声音。

    



    这位完美护工的到来,令我终于安了心,可以放心大胆的进食,然后吃饱了就躺到飘窗榻榻米上睡着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飘窗玻璃,势不可挡的照射手在墙壁上,再柔和的反射散落到我的身上,暖暖的真是舒服。

    



    被这样温暖的阳光柔柔的包裹着,我睡的非常香甜沉稳。

    



    这温暖的阳光啊,就像是一只温暖的大手,无比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脸庞、我的身体。

    



    这样的抚摸,是多么的深情啊!真的是舒服极了、惬意极了。这样的幸福感,我就连沉睡时都要微笑着呢。

    



    “阿离啊,看看你这个样子就跟个小孩子似的。你是不是隐瞒了年龄?你真的比我大五岁吗?”

    



    这低沉深情的声线,有种渗透进内心深处的力量,缓慢温柔的撩拨着我的心弦。

    



    我笑着说:“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刚出生的时候那小小的样子……”

    



    刚出生的时候?刚出生的时候!这句话突然震惊到了我,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可是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起初异常温暖舒服的阳光,此刻却成了一张无法挣脱的网,牢牢的束缚住了我的身体,令我根本就无法动弹。

    



    安旭!是安旭!一定是安旭啊!

    



    我拼命的想要睁开双眼,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可是我的意识清楚却无法动弹。

    



    我被急得快要发疯,却就是无法动弹也说不出话来。

    



    “阿离啊,你为什么生的这么好看?”他的大手缓缓的抚摸着我的五官和脸庞。“咱俩一定是生生世世的爱人,这辈子你却提前5年出生了。”

    



    生生世世的爱人吗?

    



    我感觉到我的泪水正在无声无息的滑落,也感觉到他那光滑的肌肤正在温柔的摩挲着我的脸颊。

    



    “阿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啊!……”他柔声低喃着,我的心也随着澎湃了起来。

    



    这份陶醉了身心的亲昵,令我如痴如醉。

    



    可是突然间,响亮的“啪”的一声,刹那间打破了这份美好宁静,我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妈妈!你醒了吗?”

    



    “妈妈!你的脸怎么了?”

    



    两个孩子的软声软语一瞬间突破了重重梦境,直接穿透进了我的耳朵里和心里。

    



    大双、二双的那两张粉嫩粉嫩的小脸,活灵活现的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这下子,我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宝贝,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我艰难的用右手臂支撑着爬了起来,然后用右手抚摸着她们两个的软软的头发。

    



    “妈妈,是姥姥带我们过来的。”

    



    “妈妈,你的脸怎么了?”

    



    两个孩子围绕着我,欢喜雀跃的踊跃发言。在医院那次我的脸上贴满了医用纱布和创可贴,她们根本就没认出来我。

    



    现在尽管我的脸上有着深浅不一的伤疤,但是好在她们还是认出了我。

    



    因为我跟苏末长得一模一样,平日里我忙,跟苏末同框的时候特别少,所以两个孩子自小一直就喊我“妈妈”。

    



    我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真的分不清楚我和苏末是两个人。我只知道,那一声软声软语的“妈妈”,我非常喜欢。

    



    我看了看墙上的老式挂钟,才恍然大悟昨晚忘了让江南把它弄停止了。

    



    那规律摇动的钟摆,似乎有一种不可言喻的魔力,令我内心里和脑海里的困惑越来越浓烈。

    



    我妈走进书房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个场景:两个孩子在不停地跟我说话,而我茫茫然的望着那个老式挂钟。

    



    “那个挂钟怎么了?”叫我目不转睛的望着那个老式挂钟,我妈不解的问。

    



    “妈,你帮我喊老王进来。”我说。

    



    “谁?谁是老王?”我妈大惊失色的反问我。

    



    我收回望着老式挂钟的目光,看着我妈说道:“就是那个护工大姐啊。”

    



    “哦,好。”我妈恍然大悟,急忙走出书房去喊老王大姐。

    



    老王急匆匆一溜小跑的进来了书房,紧张的望着我。她这副无比敬业的态度,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我说:“大姐,你不要着急我没事。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把那个挂钟弄停止了,我现在行动不便……”

    



    我的话音未落,她已经拿过来一个椅子踩了上去,我望着她的背影看不到她是怎么操作的。

    



    等她凳子上下来的时候,手里竟然握着那个钟摆。

    



    我惊讶的看了看没了钟摆的挂钟,又看了看老王大姐手里的钟摆。

    



    “大姐……”我顿时一时之间语塞了,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叫我老王,还有事吗?”她毕恭毕敬的问我。

    



    我勉勉强强的从目瞪口呆的境界里回过神来,但是还是不由得说话都有点儿不利索了。

    



    “没……没有了……”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有事叫我。”说完,她便握着那个钟摆转头就走了。

    



    我怎么觉得老王不像个护工,更像个大管家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