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苏离,忘了安旭吧!我就只有那一个亲侄子,我的伤心难过不比你少。https://可是逝者已矣,还是放下吧孩子……”

    



    李老师也红了眼眶,失去了安旭一直都是我们共同的痛。

    



    “安旭没有死,何忧一定知道他的下落……”看到李老师落泪,我反倒突然间冷静了下来。

    



    李老师听到“何忧”这个名字,欲言又止的说:“那个何忧啊,肯定是受人指使前来捣乱的,你不要相信他的胡言乱语……”

    



    “婆婆,难道你认识那个何忧吗?”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她一再的强调那个何忧不是个好人。

    



    “呃……”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不得不告诉我说:“实际上,那个何忧已经找过我了……”

    



    我顿时愣住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拼命挣扎着要坐起来。“你说什么?何忧什么时候去找过你?他都说了什么?”

    



    “呃……大约一个多月前吧,他先是给我打了电话……”李老师犹犹豫豫着说。

    



    “一个多月前?!”我真的是快要被她的欲言又止给急疯了。“他都对你说了什么?安旭真的还活着吗?他有没有说安旭现在在哪里?”

    



    李老师一脸的尴尬纠结,“苏离啊,安旭已经不在了,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他肯定知道安旭的下落!安旭肯定没有死!何忧到底都跟你说了什么?你倒是快点说啊!”

    



    我急不可耐的冲着婆婆大声说道,急得快要发疯了。

    



    如果不是身上的创伤没好,我早就去寻找安旭的下落了,还用得着在这里费劲巴拉的扣问她吗?

    



    “苏离!你不要这样!就算安旭还活着,你也不可以去找他!你已经嫁给了我儿子,我不允许你再去找安旭!”

    



    李老师突然也提高了嗓门,激动万分的冲我怒吼着。我突然间明白了,这迟到的恍然大悟令我感到了万分的委屈。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突然放声痛哭起来。

    



    “妈!安旭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死!你到底对我隐瞒了些什么?他是不是还活着?”

    



    护工大姐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哭,根本就收不住悲痛。

    



    “我的天哪,这是怎么了?苏老师,你不可以这样激动啊!”

    



    她又转身训我婆婆:“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苏老师现在需要静养,你是来探病还是来惹事的啊?”

    



    李老师被护工大姐训的哑口无言,做了一辈子老师现在却被别人给上了一课。

    



    护工大姐的话也让我瞬间收住了悲痛,我急忙告诉她这位探访者是我的婆婆。

    



    听说是我的婆婆,也没能让护工大姐息怒,她又说:

    



    “我护理了这么多重病患,头一次遇到有一堆亲属还没人陪护的!光知道露个脸说几句话就没影了,还有不懂事赶来添乱的呢!”

    



    事实证明,性情中人不论文化高低。护工大姐的仗义执言,令我的婆婆李老师瞬间颜面扫地。

    



    她被气的面色通红,但是并没有对护工大姐恶语相向。毕竟是一辈子的教育工作者,不可能有失礼仪。

    



    她说:“我从外地赶回来,不得不进行自我隔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我儿媳妇的,谢谢你的提醒。”

    



    护工大姐看李老师尽管被激怒但是说话还是很客气,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送走了护工大姐,婆婆总算是松了口气。“这位护工把你照顾的不错,是个热心肠的人。”

    



    她又说:“苏离啊,原谅我今天才赶过来照顾你。我还得谢谢刚才那位护工,要不是她我还真不知道我儿子是怎么对媳妇的呢!”

    



    李老师心怀着怨气,收拾完病房里的东西,便端坐在那里等着对江南兴师问罪。

    



    不过她还没等来江南,却等来了那个白白嫩嫩的小护士曹佳佳。

    



    曹佳佳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呢?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吧。

    



    不过她低估了江南妈妈的洞察能力,当然也是不了解这老太太是怎样的脾气。

    



    其他护士给我挂点滴的时候,曹佳佳拎着一袋吃食推门而入了。

    



    “阿姨你好,听说你过来了,我给你买了些吃的……”曹佳佳此刻就像是小媳妇第一次见婆婆似的,含羞带臊的样子我见犹怜。

    



    我婆婆却被吓了一大跳,毫不客气的问道:“你谁啊?这是什么意思?”

    



    “阿姨,我叫曹佳佳。”仿佛是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似的,曹佳佳笑的很是灿烂。

    



    “你为什么要给我买吃的?你是把我当成了小孩子?还是把我当成了住院病人?”

    



    像李老师和我爸这代老教师,一辈子最注重的就是体面和教养,此时此刻曹佳佳的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毛遂自荐的勇敢,在她眼里却是一种莫大的愚蠢和昭然若揭。

    



    被李老师这么一问,曹佳佳这才感觉到了气氛不对。给我挂点滴的护士憋不住笑出了声,看了看我又急忙憋回去了。

    



    我看不到我自己的表情,但是我真的早已经习以为常,也只能是面无表情了。

    



    江南的风流成性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婆婆当然也很清楚曹佳佳的到来到底意味着什么。

    



    “阿姨,不是那样的,你误会了。我只是听说你过来了,所以急忙买了些吃的过来看看你……”

    



    曹佳佳急忙解释,神情和语气都很慌乱,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办错了事。

    



    李老师已经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了。“你是一位护士吧?我不记得我有什么亲属在这里当护士。我来陪护我儿媳妇,你却买东西过来看我?……”

    



    曹佳佳终于意识到了李老师的不悦,急忙为自己辩解。“阿姨,你不要误会了,我只是过来跟你认识一下……”

    



    “哦……”李老师微眯了一下双眼,心生不悦时的表情跟江南如出一辙。“你叫什么名字?”

    



    “阿姨,我叫曹佳佳。”终于被老太太问到名字,曹佳佳高兴的说。

    



    “你叫曹佳佳,我记住了。我问你,你为什么要买东西过来让我认识你?你是以什么身份过来见我的?”

    



    我知道老太太是彻底的怒了,但是曹佳佳却并不知道。正相反,她好像觉得这样才让她达到了目的。

    



    于是她说:“阿姨,江医生平时对我特别好,所以我听说你来了,就急忙买了些吃的来见你,也不知道这些吃的合不合你的口味……”

    



    “我儿子平时对你特别好?”李老师的脸都快要掉到地上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