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我妈迟了一天赶来,她来的时候我已经被转入了普通病房,正在换药。https://

    



    换药产生的疼痛感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必大惊小怪了。

    



    我妈在病房门外却哭成了泪人,两个孩子太小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却也躲在了姥姥的背后。

    



    江南有手术,还没有过来。孩子们还躲在我妈身后不敢出来,怯生生的偷看着缠满了纱布的我。

    



    我妈泪眼婆娑的责骂我不孝,让她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担心。

    



    “妈,你有没有替我给安旭烧纸钱?”

    



    我已经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提到了他的名字,泪水还是忍不住的滑落。

    



    我妈愣了一下,急忙东张西望的防备被江南听了去。

    



    “哎呀苏离啊,李安旭都已经死了多久了啊?你能不能把他给忘了啊?这要是让江南知道你俩……可不得了啊!……”

    



    “苏离啊,忘了他吧,安安心心的跟江南好好过日子,养好身体抓紧时间生个孩子……”

    



    我妈又开启了碎碎念模式,平时如果听到这些碎碎念,我即使不疯掉也会极其不耐烦,可是现在我却听的心里暖暖的。

    



    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再没有谁会像李安旭那样旁若无人的爱我。

    



    碎碎念了老半天,我妈终于把话题转换了方向。

    



    她说“苏离,你一定要尽快恢复健康啊!大双二双还指望着你呢!”

    



    我看着站在我妈两侧的大双和二双,她们已经不那么胆怯了,不再躲在姥姥的背后。

    



    她们俩一直在看着我,好像已经看出来了我是谁。

    



    我望着她们的两张小脸,心都要融化了。

    



    我妈继续碎碎念着“你可是答应过你姐姐的,你不可以扔下我们不管啊!”

    



    “大双二双,过来。”

    



    我呼唤着孩子们,她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一下,就怯生生的靠近到我的面前。

    



    “宝贝,你们认不认识我是谁?”

    



    我的头上缠着纱布,脸上有很多处划伤还没掉痂,因为擦药使伤痂处的颜色看上去很深。

    



    总之整张脸应该已经是较之平常面目全非了,孩子们一直没跟我说话,应该是没有认出来我。

    



    “你的脸怎么了?”

    



    “你的身上怎么都包着白色的布啊?你是不是受伤了啊?”

    



    “你疼不疼?”

    



    孩子们怯生生的问我,很明显她们俩根本就没认出来我。

    



    我想她们只是见我跟她们的姥姥聊了半天,肯定觉得我不是个坏人,才敢靠近我。

    



    她们还太小了,只有五周岁多点,根本就不懂得我现在这个样子意味着什么。

    



    “你是不是不听话、太淘气了,然后就摔成这个样子了呀?”大双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可爱,数落起人来像个小大人。

    



    “马路上好多车,不可以自己出去,会受伤的!”二双天生憨厚老实,外加胆小谨慎小心。

    



    我被她们俩的童言童语逗笑了,可是脸上的伤痛连着神经,一笑就会牵扯着全身疼痛不已。

    



    “妈,江南说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大脑皮层活动会产生幻觉幻想,可是我觉得那些不是幻觉,我真的看到了我姐……”

    



    我妈听完我说的这些话,顿时就愣住了,我看得出来她相信了。

    



    “你见到了你姐?那……她什么样子?过得好不好?……”

    



    我妈哽咽着,碍于孩子们在旁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告诉我妈,我看到苏末每天在家陪着孩子们,每天都会带孩子们下楼去玩。

    



    我看到的苏末,虽然已经跟王东离了婚,但是她后来还是回去陪孩子们一起住。

    



    “王东对她还是那么好吗?”我妈听得很认真、很认真。

    



    我说的这些在江南看来只是我陷入昏迷时大脑皮层活动产生的幻觉,可是在我妈听来却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我接着讲给我妈听我看到的,王东跟苏末虽然不是相亲相爱,但是却也相安无事,没有吵架。

    



    我妈终于放下心来,不停地喃喃自语着“那就好、那就好!那可太好了!……”

    



    我没有告诉我妈,那些不是我看到的,而是就像是我穿越到了苏末身上一样去经历的。

    



    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我步行去给孩子们取快递,快递就在苏末的单位门卫室里。

    



    那次去取快递,貌似那位8年的网友余则成还看到了我。

    



    那位余则成到底是江南还是安旭呢?一想到安旭我的心又疼痛不已。

    



    不会是安旭,如果是安旭看到了我,就一定会第一时间跑过去抱住我,他连一分一秒的时间都不会错过或浪费。

    



    他说过他恨不得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时时刻刻的在一起。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他的世界里,一直都只有我。

    



    看我突然安静了下来,我妈顿时就明白了。

    



    她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近乎于咬牙切齿的对我说“苏离啊,有件事我今天一定要告诉你!”

    



    我的心里却突然间释然了。我说“好,你说吧。”

    



    没错,我妈要说的话我早就知道了。

    



    母女俩彼此都心知肚明的揣着明白装糊涂,都很累,看来今天终于可以敞开心扉了。

    



    我妈说“这件事我本来想带进棺材里去的,可是……我现在必须要跟你坦白了……”

    



    我的心里有根刺正在被我妈拔出。

    



    我妈接着说“苏离啊,妈对不起你!……那年李安旭给你写了好多好多的信,可是……都被我给烧了……”

    



    我被震惊的一塌糊涂,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这哪里是拔刺,这是五雷轰顶晴天霹雳啊!

    



    我以为我妈要跟我说的是江南的妈妈李英杰老师一直都知道我跟安旭的事情,可是为了她的儿子能够把我娶回家,她一直隐忍着装糊涂。

    



    我怎么都想不到我妈要说的是比那件事严重千万倍的事情,随着我妈的坦白,我的天都要塌了。

    



    “我不希望你就那样等着李安旭,江南的年龄、家世和工作都更适合你,所以我……我就寻思着,只要把那些信都烧掉,你们俩也就能够断了……”

    



    安旭给我写过信?而且是很多很多的信?那两年里,他一直都在联系我,而我一直以为他完全的抛弃了我!

    



    我妈哭的很伤心,两个孩子不知道她们的姥姥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伤心难过。

    



    孩子们也跟着哭了起来,“姥姥,你怎么了?我好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