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可是,我不能毫无顾忌的向余则成询问太多,因为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他对我那么的了解,简直就是了如指掌。而我对他却是一无所知,这样的状况下我不敢对他完全的敞开心扉。

    余则成仿佛能够看透我的内心想法,而且是隔着手机屏幕看透的。

    他说:“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我,我肯定会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真的吗?

    那好吧!

    于是,我问他:“你到底是谁?”

    他不是说他肯定会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这个坑可是他自己挖的。

    可是挖坑的人也会填坑。他说:“只对你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至于我是谁不重要。”

    看吧,我就知道他是谁他不会说的。而我,也并不是特别想知道他是谁。

    他是谁都无所谓,我也不想知道的太多。

    我问他:“你为什么那么了解我?”

    他说:“我之所以真的了解你,是因为我和你做了八年网友,你有什么话都会跟我说。”

    什么都向他倾诉吗?

    我不太相信。

    作为网友,我怎么可能什么都跟他说?我心里一直深爱着江南,怎么可能对一个网友无话不说?

    我问他:“株洲先生的夫人为什么不待见我你知道吗?”

    他说:“我知道。不过,我不太想告诉你。但是如果你执意想要想起来,我可以全都告诉你。你想好了吗?”

    不太想告诉我?执意想知道才能告诉我?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什么不堪的往事吗?

    我不相信。

    因为我相信我自己的为人,更相信株洲先生的人品。我和他之间,不可能有什么令他夫人动怒的不堪。

    所以,我不用考虑也不用什么想好了。

    于是我说:“你说吧,我想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我的那部分记忆没有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找回来。”

    余则成用了很隐晦的启发式方式,说:“株洲去打黑赛,是你帮忙联系的,你还记得吗?”

    我望着余则成发来的这条文字聊天,脑海里顿时一声惊雷炸的很粉碎很彻底。

    与之有关的记忆,随着这粉碎性的炸雷瞬间回归。

    没错,株洲先生之所以会去打黑赛,是我帮忙联系的。

    他第一次步入生死由命的黑赛现场,正是我带他去的。

    我跟那里很熟,为什么会那么熟,我却没能立刻想起来。

    但我想起来了株洲先生签生死状时,我就站在他的身旁。

    他问了我一句什么,我示意他没问题签吧!

    然后我脑海里的画面一转,就是血淋淋的场景。株洲先生头一次打这种根本就没有规则的赛事吃了闷亏,被打的很惨。

    我看到在擂台边急得团团转,不停地呼唤着株洲先生的自己,那样的时刻连后悔都没有时间。

    怪不得如光不待见我,做为差点让她丈夫丧命的罪魁祸首,怎么可能受到待见?

    我去她家看望她,她没拿东西把我打出去就不错了。

    这时候,我的头疼又开始了,并且迅速的头痛欲裂。

    啊!又开始了!千万不要昏倒!我现在必须趁机找回更多的记忆。

    我强忍着头痛,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我努力地放空自己,尽量的不去想太多,头痛感慢慢的缓解了很多。

    就在这时,江南推开门走了进来。他见我坐在病床上,明显愣了一下。

    “你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他走过来要扶我躺下。

    我抓住了他的手阻止他,冲他笑了笑说:“我没事,头不疼了。我想坐一会儿,躺不住了。”

    他看了看我,生气的说:“你的脸色太不好了,还是躺下吧!听话!”

    我抓着他的手,冲他笑着摇了摇头说:“我没事,真的没事。你长大了哦,还能这样命令我了。”

    江南愣住了,他讶异的看着我问道:“你怎么了?说话口气不像是现在的你啊?”

    我笑了,问他:“不像现在的我?那像什么?”

    江南的眼神里有一种忧伤,他说:“像十多年前的你……”

    我望着他,收起了笑容。“我真的没事,你不要担心我。”

    江南反握住我的手说:“我怎么能不担心你?你现在怀孕了,我们都必须要格外小心。”

    我的心顿时一抖,那两根验孕棒的显示结果还在我的眼前晃悠着。

    我该怎样告诉江南我根本就没有怀孕啊?

    他用双手握着我的手,深情的说:“苏离,我已经32岁了,我很想要个孩子。这次我们一定要格外小心,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呃……他这么说,我就更加难以启齿了。

    也许是我弄错了呢?安旭不让我跟江南说没怀孕的事情,是不是也是怕我弄错了呢?

    江南接着说:“我知道你牵挂着苏末的孩子们,我已经联系王东了,等你养好了身体我就带你去看望她们。”

    听到这番话,我顿时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内心深处喷薄而出。

    我急切的说:“我现在就已经好了,今天我们就去吧!”

    江南瞥了我一眼,无奈的说:“不行!今天肯定不行!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我绝不能拿我的孩子开玩笑!你必须再养两天!”

    好吧!如果我现在真的有孕在身,确实是需要好好休息的。

    江南说:“昨天安旭送你过来,已经做了超声波检查,胎儿的情况很不稳定,必须要卧床休养。”

    超声波检查?

    难道我真的是怀孕了吗?那么,那两根验孕棒是怎么回事?难道都是过期失效的吗?

    我下意识的去抚摸自己的小腹,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难道我真的怀孕了吗?我的肚子里真的已经有了江南的骨肉吗?

    江南继续说到道:“现在是非常时期,等会我下班了带你回家静养。疫情防护期还是待在家里更好一些,安旭的俱乐部早就停业了,他能在家陪你。”

    正说着,安旭便推门而入了。他拎着一些吃的东西,看了看我问道:“你好些了吗?”

    还不等我回答,江南站起身来说:“我去忙了,安旭买来吃的了,你将就着吃点,要是不合口味等会回到家我给你做。”

    江南走了,安旭把吃的东西放好,问我:“用不用我扶你起来?”

    我急忙说:“不用了,我还不饿,等会再说吧,谢谢你!”

    安旭看了看我,没再劝我吃东西。

    我还是忍不住的问道:“安旭,你是什么时候接手那个俱乐部的?”

    安旭一愣,说:“不是你安排我替你照看着那里的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