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跟余则成一起来?这个想法光是听着都太疯狂了,我不置可否的对她笑了笑。

    她笑着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这个提议不好?”

    我说:“等山上的野菜可以采摘了,我和我家先生一起过来叨扰你。”

    李老师顿时就笑了,她拍了拍我的手说:“好、好的!都一样、都一样啊!你现在留下了这句话,我可就等着你了啊!”

    我说:“好。”

    李老师望着我就开始微笑,笑容里充满着大姐姐的宽容。

    她说:“苏离啊,你得开心点。别老是沉默寡言的,你得像我这样高兴就笑,就这样笑,你看着我…”

    我于是就望着她,她就咧着嘴笑着,眉眼弯弯,面容慈祥。

    我看着她牙缝里粘着的蛋黄,几乎每道牙缝里都粘着蛋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粘在牙缝上的蛋黄,视觉效果非常的滑稽,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得意的说:“看吧看吧,我这个笑容是不是特别有感染力?你就这样开怀大笑吧,笑出来多好啊是不是?”

    我不停地点着头笑着,不忍心告诉她我是笑她那黄乎乎的牙缝。

    李老师出神的望着我说:“苏离啊,见到了你本人我才明白,为什么余则成会对你这么的好。”

    我一愣,被她的这句话震惊到了。

    她似乎也是有感而发,类似于说走了嘴之类的,所以有点尴尬的急忙换话题。

    我也没有多问。我知道余则成对我很好,但是李老师脱口而出这样的话,意义就不一样了。

    她好像知道的很多,或许我多用点心就能从她那里得到很多讯息,按照她那侠骨柔肠的性格,想套她的话不会很难。

    但是,她所知道的无外乎都是关于余则成的,而我却并不想知道太多余则成的事情。

    朋友之间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和分寸,尤其是异性朋友之间的友谊。

    李老师似乎对我和余则成的友谊,有着不一样的理解或解读。

    我不得不跟她解释一下,所以我对她说:“李老师,我跟余则成从来没见过,我们只是认识了八年多的网友。”

    李老师明显的愣住了,对我说的话似乎感到很不可思议,但是她没有多问什么。

    我很平静的说:“其实不瞒你,这八年多里,除了我还有一个人跟他聊过很长时间,那个姑娘跟他聊的比我好。”

    李老师脸上的吃惊之色更多了,几乎已经吃惊到长大了嘴巴。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很是好玩。

    我笑着问她:“被吓到了吧?这是真事,我没骗你。”

    李老师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她问我:“你的意思是说用你的微信跟他聊天交流的,还有别人?”

    我笑着点了点头。李老师毕竟是做过老师的,理解能力很强。

    只是她这个年龄段,对于我们桃代李僵的玩法可能会不了解。

    果然她问我:“余则成就没发现是别人吗?”

    我很淡然的说:“余则成那个人喜欢打字聊天,可是打字聊天这种方式不容易察觉出对方的身份。”

    李老师恍然大悟的说:“哦,我明白了。那个姑娘用你的手机跟余则成打字聊天,还聊的很好。”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苏末那含情脉脉如痴如醉的模样,跟余则成聊天时的她很耀眼,那是女人恋爱时的样子。

    我笑着说:“肯定聊的很好,那姑娘喜欢着他,整天想着跟他聊天,我很后悔当时没有撮合他们俩。”

    我深垂着头,心里很难过。

    李老师问我:“苏离,我能问一问那姑娘是谁吗?”

    我没有抬头只是摆了摆手,我需要迅速的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因为我感觉我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我的心情不好,心里很粗舒服很难受。

    我垂着头,李老师看不到我的表情,也没有觉察到我的情绪变化。

    她迫不及待的追问我:“余则成知道这件事吗?现在那姑娘嫁人了吗?”

    是啊!现在那姑娘嫁人了吗?

    我也在问我自己,可是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我甚至不知道苏末现在在哪儿。

    我的记忆,缺失了很大一部分。

    我没有回答,李老师就感叹着:“哎呀苏离,如果余则成也喜欢那姑娘,你应该撮合他们才对啊。现在那小子还是单身,就看那姑娘时啥情况了。”

    我抬起头来迷茫的问道:“还来得及吗?”

    李老师迫切的说:“当然来得及啊!只要都是单身就来得及呗!”

    我把目光看向了窗外,随后我说出来的话,不像是从我的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游离而破碎。

    我说:“李老师,那年我29,现在我都38了。已经8年了,来不及了…”

    李老师惊讶的“啊”了一声,再没有多问。

    我和李老师躺在床上都没有再说话,她感受到了我的情绪有点低落不想说话。

    我知道日后她肯定会跟余则成说,如果将来余则成问我,我就会把我想起来的一切都如实相告。

    再后来,我感觉到李老师翻来覆去的好像没有睡意,就过意不去的跟她说话。

    我问她:“李老师,余则成的这个房子是买完后装修的吗?”

    李老师很高兴我跟她说话,急忙翻过身来面对着我,兴致勃勃的讲关于余则成买这所房子的事。

    她讲的很琐碎,我听得不太走心。耳朵里听着她的碎碎念,我就有些困了。

    她终于讲完了之后,我说:“我喜欢这个房子的装修,尤其是卧室里没有带门的橱柜。”

    李老师好奇的问我:“你为什么不喜欢带门的橱柜?”

    我说:“小时候我爸总把我关在带门的柜子里,还从外面锁上。可能是落下心理阴影了吧!”

    李老师似乎自言自语的说:“这就巧了,装修的时候余则成这小伙子可是特意叮嘱过,橱柜一定不要带门。”

    我笑了,说:“看来有这种心里阴影的不止我一个呢!”

    李老师也跟着笑了起来。她说:“那么阳光开朗的小伙子,还真没看出来他会有心理阴影。不过,有心里阴影应该也看不出来吧?”

    我打趣的说:“没准就是有心里阴影才一直不结婚的。”

    李老师听了我的猜测,笑的更欢了。

    她说:“我要是年轻个二十岁,我肯定倒追他。”

    我笑了,问她:“李老师,你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吗?他夫人比他大24岁呢。”

    李老师老半天才弄明白我的意思,哈哈大笑了起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