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顿时一惊,急忙问余则成:难道是未婚先孕吗?也就是说她在那场被破坏的婚礼之前就已经怀孕了?

    我的天哪!如果是这样,那个故事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啊!

    余则成说:是的,就是因为未婚先孕才决定结婚的。实际上,那位男主和新娘子认识的时间并不长。

    我忿忿不平的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没一个好东西!!认识时间不长,就可以随便的始乱终弃吗?

    余则成说:喂喂喂!不带这么玩的啊!怎么还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呢?你这么说话容易没朋友你知道吗?

    我却不让步:本来就是!那位新娘子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竟然还能在结婚当天悔婚!那叫抛妻弃子,性质太恶劣了!

    没错,这么一来,那个故事可就完全变了味了,不再是什么伟大的爱情历经磨难终成眷属了。

    我接着说:是个男人就该负起责任来!抛妻弃子是要遭天谴的!

    余则成说:我的天哪,那男主又不是我,你冲我发脾气干什么?给你讲个故事,还得受连累被你骂,太亏了!

    我说:我又没骂你,你连个媳妇都娶不上,谈什么抛妻弃子?

    他又不愿意了:你看看你这个人,还连骂带损的呢?我没结婚也得罪到你了!

    我不想跟他吵架,只想多了解一些那个故事。

    我问他:他们总去找那个…呃~那个新娘子叫什么名字?

    老是称呼她那个新娘子太麻烦了,而且那个称谓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余则成发来一个冷笑的表情,说:我生气了,我就不告诉你!

    我真的是无语了,难道还让我哄他吗?或者跟他道歉?我刚才的态度也的确不好。

    为了继续听那个故事,我不得不对他说:刚才是我太激动了,你别生气了,快点接着讲故事吧!

    过了一会儿,余则成才回复。他说:承认错误就得有个承认错误的态度,你这叫什么道歉?

    我不耐烦的说:行了别磨叽了,快点接着讲吧!

    他说:不讲了,明天再说,我就吊你胃口急死你!

    那就算了,我是不会去求他的,我也再没给他发微信。

    他如果想要把故事讲完,不搭理他他也会主动跑来讲的。

    我看了会实时新闻,感觉距离恢复上班恐怕还得一段日子。疫情还没有到拐点,洗浴肯定是最后开业的。

    还有一段时间待在家里陪孩子们,也挺好的。如果我恢复上班了,就只能在早上看到孩子们了。

    今天外面阳光很好,打开窗户吹进来的风很凉爽,但是并不冷。

    我趴在窗口向外张望,突然就一眼看到了江南。

    他正站在他的车旁边打电话,虽然他戴着口罩,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不是在医院上班吗?这个时间怎么会在我们楼下?

    他好像是感应到了我的注视,转身望向我的方位,我被吓了一跳,急忙蹲下了身子藏到窗帘后面。

    我为什么要藏起来?我为什么怕他看到我?我这是怎么了?

    现实生活里我和他并没有什么接触啊,除了那次偶遇,其他的都是梦境或幻觉。

    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他又不可能知道,我为什么要怕他?这样想着,就不自觉的做好了心里建设。

    我站起身从窗帘后走出来,再次望向窗外,发现他竟然还站在原地,正在跟一位长发飘飘的年轻女人说话。

    四层楼的高度,到他们的距离不算太远,但是看不清楚那个女人的长相。

    就算这个距离能够看见,300度近视的我没戴眼镜,也根本就看不清楚。

    可是,我依然站在窗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