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天煞孤命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那位远道而来的风水大师在傍晚的时候,才从林家出来。

    为此赵龙与刘知水生怕失了礼数,特意提前下车在背阳坡的一颗老柳树下恭候。

    不久,一位风尘仆仆,鹤发童颜,一身青衣的老者也急忙向这边走来,赵龙总觉得这位青衣老者有些眼熟,走近问道:“大师,我们好像见过?”

    岐黄不分家,青衣老者与刘知水是在江南省的玄学大会一见如故,从青年时代就视为知己,否则他怎么可能会在大年初一出门,替人看风水呢?

    毕竟到了他这种程度,已经很少是为了金钱奔波了。

    青衣老者听闻赵龙这么说,也微微一愣,仔细思索了一下,这才说道:“我好像也见你,莫非你是夕阳红敬老院的家属?”

    青衣老者以前从未来过东海,顶多是在乌华机场降落,在到刘知水家中小住几天,除了这一次。

    他上一回来东海,还是在新市成立之时,为了还掉多年前的人情,到夕阳红敬老院勘测过风水。

    那时村民与敬老院出现了分歧,他作为开发商的代表,似乎远远的与赵龙打过一次照面。

    最后新市所有敬老院的纠纷,还是沈七夜强行压下去的。

    赵龙笑道:“还真有缘,我父亲曾住在夕阳红敬老院中。”

    青衣老者恍然大悟,指着林家别墅的方向问道:“那刚才的沈夫人是?”

    刘知水见缝插针说道,“保诚,刚才你去的就是东海鼎鼎大名的沈先生府内。”

    罗保诚,号称罗真人,师从龙虎山第八十九代掌门。

    天下风水出龙虎,龙虎风水出赣江。

    罗保诚身为赣江省风水北斗级的人物,他立马就将沈七夜与林初雪的命格联系到了,而且他与沈七夜是在夕阳红敬老院外见过一面的。

    咯噔一下!

    罗保诚脸色难看一比,刚才进入到林家的数股煞气来源,顿时恍然开朗起来。

    刘知水见到老友如此表情,哪还不知道罗保诚已经找出了林初雪胎气不稳的根源。

    “老罗,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但说无妨?”刘知水赶忙问道。

    罗保诚苦笑连连道:“其实我不光与赵先生见过一面,我与沈先生曾见过一面。”

    “沈七夜的命格,数百年罕见。”

    在那一次小河边的偶遇后,事后罗保诚还特意打过沈七夜的背景,那么林初雪胎气不稳的原因,都解释的通了。

    赵龙却有些纳闷,现在不是说林初雪与胎气不稳的原因吗,怎么好好扯到了沈七夜的头上?

    “龙哥,喜结连理,可不光是夫妻之间住在一起,在玄学上,夫妻成婚之后,命格也是绑在一起,我们之前请了那么多风水先生都看不出林家的明堂,可能问题就出在沈先生的身上。”刘知水淡淡笑道,只要找出病根就好。

    赵龙更加懵逼,林初雪的胎气不稳,怎么跟沈七夜有关系,而且这一段时间,他可是一直都在半岛啊?

    但是赵龙的这个想法,却遭到罗保诚的直接否决。

    “老刘说的对,不光有关系,而且大有关系,阴阳结合之后,沈夫人腹中的孩子不光是她自己的骨肉,也是沈先生的骨肉,沈七爷的命格自然也会影响到孩子的头上。”罗保诚进一步肯定了刘知水的说法。

    赵龙急忙问道:“罗大师,那七夜的命格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影响到孩子?”

    “天煞孤命!”

    “什么天煞孤命?”赵龙一脸雾水的看着罗保诚,他突然觉得林初雪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原本他与刘知水只是以为东海峡谷别墅风水有问题,但是一连请了数个风水大师,都说峡谷别墅,包括林家的风水极好。

    按理说罗宝诚是刘知水的故友,刘知水有是林家的家庭医生,他应该相信这一层关系。

    但是随着事态的发展,林初雪的胎气不稳竟然扯到沈七夜的身上,他的世界观确实有些难以理解。

    刘知水却将“天煞孤命”等同于“天煞孤星”,解释道:“龙哥,天煞孤命就是农村里俗称的扫把星。”

    “啊?七夜是扫把星?”赵龙完全两眼摸不着北。

    沈七夜怎么可能会是扫把星?

    他带领新市土著战胜了宋家,又带领林氏集团战胜了李家这尊庞然大物,让新市数十万家庭获利,这样的人会是扫把星?

    因为在农村,形容克夫妇女叫扫把星,但沈七夜的存在给新市,给他们六大望族谋取了不知多少福利,打死赵龙都不相信这个结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