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他终是背叛了她

    戚子娴立上前,一把扶住慕容柔,温婉盈笑说:“太子妃身份尊贵,子娴可当不起太子妃这一礼。”

    慕容柔闻言,勾唇冷蔑一笑,心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她看着戚子娴,说:“戚美人还着父皇的令牌来,不知父皇对儿臣有何吩咐?”

    戚子娴亲昵的挽着慕容柔,笑说:“那里有什么吩咐啊,其实是我想来看看太子妃,而刚刚又叫了闭门羹,便拿出了皇上的玉牌,大着胆子进来了。”

    慕容柔凝着眉头看着自来熟的戚子娴,她颇为不悦,但听她无事便可拿着皇上的玉牌四处招摆,可见这位戚美人是极得夏皇宠爱的。

    她若是在大燕皇宫中,不管她是多么得父皇宠爱的妃子,她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了,父皇都不会责罚她。

    她想到了七皇父走进警告她的话,叫她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以大燕的利益为先,绝不能再让大燕国以她为耻。

    之前的事,她真的让大燕失尽颜面,她深深后悔,对不起父皇与母后的宠爱,为些,她是真应该收敛自己娇蛮跋扈的性子。

    她看向戚子娴,说:“那是戚美人找本宫有事?”

    戚子娴笑说:“皇上说太子妃从大婚后便一直在东宫中没有出去过,怕太子妃思念亲人,特意叫我来陪太子妃说说话,皇上还告诫我,若太子妃有何心结,一定要帮着太子妃打开心扉……”

    戚子娴挽着太子妃在园中漫步着,善解人意的疏导着太子妃的思乡之情……

    她温柔和煦的笑容背后,却隐藏着恶毒的心思。

    她以姬夫人世勋去威胁独孤晟,可这威胁她也只能看到独孤晟与姬珑玥小打小闹的,他是绝不可杀掉姬珑玥的。

    独孤晟是当着她的面休了姬珑玥,可那不过是独孤晟做戏给她看,转头,他便把姬珑玥送去梅园,让侍卫们严密的守护着,她想去找姬珑玥都没得办法。

    她要姬珑玥死,她要让独孤晟与姬珑玥这对幸福的爱人,自相残杀,要让他们痛不欲生。

    独孤晟从不受人威胁,更没有耐心,她不敢做得太绝,怕将独孤晟激怒,他真的会无所顾忌的杀了她。

    只是这不痛不痒的威胁,她觉得太没意思了。

    她庆幸姬珑玥的敌人还真是多,那就让这位太子妃替她出手吧,她只隔岸观火便好。

    皇城的守城军营中,传出阵阵铿锵有力的呼喝声。

    李猛站于高高的点将台上,虎眸炯炯看着校场操练的将士们。

    金子跑上点将台,靠近他耳边说:“少爷,找到姬大人了。”。

    闻言,李猛刹时惊喜一把抓住金子的手臂,:“快,快带我去见姬大人,他可安好?”

    金子拉住狂喜的李猛,说:“少爷,那个,姬大人他,已经过世了。”

    李猛瞪大虎眸,说:“你说什么,姬,姬大人,过世了?终,终还是这个残忍的事实,珑玥知道定要伤心之极了。”

    他痛心疾首的闭上双眸,想到姬珑玥满脸泪痕,他便心如刀绞。

    “属下去查了下,是皇上发现福亲王在姬大人行刑那日去过大理寺,便说福亲王有嫌疑是姬大人的同党,福亲王自是辩解,皇上叫福亲王寻找姬大人,自证清白。

    没过几天,福亲王便找到了……”

    “找到了?在哪里找到的?”李猛问。

    “在城郊的乱坟岗上,尸体已腐烂,经仵作查验尸体上有死刑犯的刺青,还有胸口上的箭,和手脚上的手铐与脚镣都在,断定就是姬大人。”金子说。

    李猛眸色沉沉,低声说:“现姬大人的尸体在哪里?”

    “在大理寺,认领尸体的布告已发出。”金子说。

    “晟亲王,没有去认领尸体吗?”

    “他,他哪里有空去认尸体啊,我昨天跟着他,他去私会戚子娴了。”

    一直淡定的金子,肃冷的脸上现一丝怒意。

    “你说什么?去私会戚子娴,你不可胡说,他们再有胆子,也不敢在皇宫中,而且,晟亲王应该不会……”

    金子摇头,说:“我也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就是如此,我这些天一直跟着晟亲王,昨天晚上看到晟亲王去到皇城中一家客栈,敲了房间的门,开门的竟是戚子娴,然后两人就共处一室一晚。”

    李猛怒然瞪向金子说:“独孤晟与戚子娴……,他们,真的一晚都在一起?你确定没看错,他们真的……”

    金子说:“我只是远远的看到独孤晟进了戚子娴的房间,不敢靠近,怕被冥王的人发现,但透过窗子我看到两个身影抱在了一起,没一会儿,灯就熄了,那一晚独孤晟都没有走出那个房间,这可是千真万确的。”

    李猛气得直呼吸沉重,一双炯亮虎目要喷出火来。

    “独孤晟,你竟做出背叛珑玥的事……”

    “晟亲王应该是受制于戚子娴……”

    “受制?何人能掣肘他晟亲王做这种事,他这……明明就是……可恶,他怎么可以对不起珑玥。”

    “还有,晟亲王已将寻找姬夫人的人马都撤回了。”

    “独孤晟,你不去找姬夫人与世勋,又不去为姬大人收尸,竟与戚子娴搞在一起,你这……如何叫我相信你是有苦衷?你这是受制于人?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猛隐忍着胸中强烈的怒火,他转身冲下点将台。

    “少爷,你要去哪里?”金子急忙追上他问。

    “去大理寺。”李猛怒声说着,脚步更疾的奔向马厩。

    夜深沉,姬珑玥缓缓睁开眼睛,她抬起软绵绵的手臂,抚上闷痛的头。

    她感觉自己睡了好长好长一觉,梦中的她,一直龟缩于无尽的黑暗中,她彷徨,无助,恐惧,绝望……,她沉溺于黑暗中太久,久到所有的情绪都不在,她已全然麻木。

    她目光呆滞的看着窗外那轮皎洁的明月,看着那月亮的暗影,好象有两个人紧紧相拥着……,独孤晟与戚子娴双双回头,泛着嘲讽鄙夷的笑看着她。

    她多么想,那只是一场恶梦,那天的一幕幕历历在目,她很清醒的知道,他终是背叛了她,离她远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