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自酿苦果

    太子东宫,花园的游廊里,太子妃慕容柔坐于廊下,她一身淡金色的彩蝶锦袍,高髻上带着一只展翅高飞的凤钗栩栩如生,尽显皇家贵气。

    她百无聊赖趴于廊边,青葱的指尖从瓷碗中捏了一小簇鱼食,洒于湖面上。

    湖中众多美丽的锦鲤立雀跃欢跳的抢起食来,把平静的湖面立翻涌起浪花,荡起层层的涟漪。

    慕容柔看着湖中的欢快的鱼儿,想到在自己的家乡,想到了大燕皇宫中的亲人们。

    父皇别喜欢钓鱼,朝政不繁忙时,便常带着母后与皇子公主们去美丽的阳川湖去钓鱼。

    父皇在湖边安静的等待着鱼儿上钓,她便与兄弟姐妹们在不远的下游嬉戏玩耍,她会听到父皇钓到鱼后那欢喜之极的爽朗大笑,母后则安静的坐于岸边的小亭上,看着他们的欢乐而微微笑着。

    她是大燕的天之娇女,她自小被众星捧月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可随意任性而为。

    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的,她更单纯的认为,她的人生不管在哪里都是如此肆意快乐的。

    她来到大夏,她欣喜于大夏的四季如春,对比大燕皇宫更为壮观富丽的夏皇宫充满好奇,可是,这一切美好的背后,却不是她在大燕时的那般美好……

    这里的人不会纵容她的任性,即便是对她好的人,心下也藏了卑鄙龌蹉的心思。

    她来大夏不过两月,却一次次尝试到了挫败与落寞,最终,她竟嫁给了她不爱的男人,她却只能隐忍着咽下极致苦涩的苦果。

    她俏丽的面容上浮现淡淡的忧伤,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只是那丝笑意略显苦涩。

    一声抽泣声响起,她潋滟美眸中盈动着泪光,一滴泪从她的眼眶从涌出,顺着娇嫩的脸颊流下,吧嗒,滴进湖水中,激起一个小小的水花,瞬间被鱼儿掀起的水浪淹没。

    她很羡慕湖中的鱼儿,可这般自由自在的无拘无束,而她,却只能终生被关在这异国的皇宫中,再也出不去,再也看不到她的父皇母后,再也回不去她那温暖的家园。

    她后悔了,她就不应该来大夏……

    她的贴身婢女看到她哭,担忧的上前蹲跪在她的面前,说:“公主,您别伤心了,以后您还是有机会回大燕去看皇上与皇母的。”

    闻言,慕容柔的泪更汹涌而出,她将脸埋于臂弯里,哭泣着说:“父皇嫌我为大燕丢脸了,父皇他,讨厌我了,不要我了,我再也回不去大燕了……,母后也不管我了,他们,都不要我了……把我丢在大夏,都不管我的生死了……呜……”

    她的贴身婢女书兰,看着她伤心与不免抹着泪,说:“公主,您别伤心了,太子,太子殿下不是对您很好吗,太子会痛爱您的。”

    慕容柔抬起头,哭得俏脸满是泪痕,泪眸上泛着恨意,说:“独孤庆,他这个阴险小人,我被他骗了,他哪里是真心对我好,他从始至终不过是为了能成为太子,而处心积虑步步为营的设计了我,我,被他这个小人给骗了。

    我恨他,我恨他……”

    “公主,您别这么说,要是让太子听到,会不高兴的……”

    “他的太子之位都是依仗着我得来的,我怕他可来。”

    慕容柔瞪着泪眸,无比忿恨的说。

    “公主,事到如今,您恨太子又有何用,您与太子已是夫妻,还是应该好好相处的。七皇子临走时不是与您说,您现已是大夏的太子妃,虽然有母国为依仗,但你以后行事再不能任性妄为,要沉稳谨慎些与夏皇宫中的人相处好,这对您以后的日子能好些。”

    “哼,谁要与她们相处,他们独孤家,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好东西……”

    书兰看着倔犟任性的公主,一脸担心的叹息着。

    一位宫婢微垂头一跑碎步急急走来,到近前蹲身一礼,说:“禀太子妃,戚美人在宫外求见您。”

    “戚美人?本宫不认识,不见。”慕容柔没好气的说。

    书兰叫住欲走的宫婢,她看向慕容柔说:“公主,那戚美人是最近极得夏皇宠爱的嫔妃,您看到皇上的份上,也应该见一见的。”

    “再受宠不过就是个妾室,哪里配与本宫说话,不见,不见,就是不见。”慕容柔忿忿的说。

    书兰无奈,只得打发走了宫婢。

    慕容柔看着湖中的欢快的鱼儿,越看心中越是酸楚难过,她叹息一声,她伸出手,书兰立扶着她站起。

    “这太子东宫中,到处都让人气闷,还是回寝殿去吧。”

    “是。”

    书兰扶着慕容柔缓缓走出长廊,向寝殿而回。

    刚走出花园,便听到似有争吵的声音传为。

    “是何人在吵闹,这般没规矩,烦死了,去将那人给本宫杀了……”

    “太子妃,您这一身的戾气,还真是吓人啊……”

    娇媚的声音传来,戚子娴由一纵宫婢簇拥着,笑意盈盈的走过来。

    慕容柔冷傲蔑然的看着戚子娴,美眸中尽是不耐与轻视。

    她是燕皇后的嫡女,最尊贵的公主殿下,她对父皇的那些妃嫔最是看不起,心中一直以为那些女人都是低贱的妾室,却还总是不识自己的身份,仗着有父皇的宠爱,有的甚至还敢挑衅她母后的威严,让她非常的厌恶。

    “大胆,不经本宫的同意竟敢闯入东宫,来人,把她给本宫拖下去,重责五十杖。”

    书兰闻言,俏脸上立现惶色,与慕容柔说:“公主,这位是戚美人,您……”

    “本宫不管她是何人,敢擅闯东宫就是重罪,你们还杵在哪做什么,还不动手。”慕容柔瞪着几位婢女厉声喝斥着。

    婢女心中害怕,却又不敢不听太子妃的话,她们只得缓缓上前。

    戚子娴面对慕容柔的傲慢无礼,也不介意生气,她举起手中的白玉龙牌,说:“太子妃,我非擅闯东宫,而是奉皇上之命……”

    众人看到她手中代表着皇上的白玉龙牌,皆跪于地上山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书兰跪于地上,见自己那位倔犟的主子一动不动的站着,她伸手拉了拉慕容柔,示意她赶紧行礼。

    慕容柔忿忿瞪着戚子娴,让她给一个低贱的妾室行礼,她实不愿意,可是,见皇上玉牌如皇上亲临,她再任性也知不能对夏皇不敬。

    她终是低下她高尊贵的头,微微一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