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得到助力

    良久后,御书房内氤氲着浓浓的旖旎气息,宽大的软榻上,戚子娴钗横发散,俏脸嫣红,娇喘吁吁,莹白如玉的娇驱横陈,香艳妖魅得让人血脉喷张。

    她一手拖着头,一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夏皇光洁的胸膛之画着圈圈,勾魂摄魄的媚眸看着夏皇,娇艳的红唇勾着醉人的笑弧。

    她凑过去,胸前的莹白紧紧的靠着闭目回味着刚刚美好的夏皇,附于他的耳边娇声软语说:“皇上,您可喜欢。”

    “喜欢。”

    夏皇一脸陶醉的眯眼笑看着戚子娴,伸手狠狠在她纤腰上狠掐了把,声音沙哑的说:“你这个小妖精,朕甚是喜欢……”

    “那,皇上觉得,臣妾与雪儿,您更喜欢哪一个呢?”戚子娴娇媚的说。

    “嗯?”

    夏皇微微凝眉想了想,说:“你二人……,不管容颜性格都各有不同,都是这世间难得的美好……”

    “皇上,您这话说的模凌两可啊。”戚子娴嘟起红唇,假意生气抓起夏皇的手指,轻咬了下。

    “哈哈……,你这个小妖精,你好,你更好些,行了吧。”

    夏皇抱住戚子娴,逮到她的红唇狠狠的吻上……

    又是一阵抵死的缠绵,良久后,大汗淋淋的夏皇餍足的放开戚子娴,起身拉过龙袍。

    戚子娴立起身,从夏皇的手上拿过龙袍,侍候着他更衣。

    为夏皇整理好后,她踮着脚亲了下夏皇,媚眸含情,:“皇上,亦如天上的神君,英武盖世。”

    夏皇笑着轻掐她的脸颊,说:“你这小嘴甜得很。”

    戚子娴向夏皇抛了个媚眼,便拉过软榻上的衣袍披上,去内室去洗漱。

    待她走回来时,看到夏皇坐于龙案前,手置着朱砂笔在批阅着奏折。

    她走到龙案前,想为夏皇添茶,指尖触到茶壶的凉意,她将壶中的茶叶倒掉,重新烹茶。

    很快,淡淡的茶香萦绕于御书房中,夏皇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看向正烹茶的戚子娴,见她气质高贵典雅,一双柔若无骨的双手好似轻舞于茶具中,吸引着他的目光不舍移开。

    他深深呼吸着怡人的茶香,心悦诚服,他想到她刚问,雪儿与她,他更喜欢哪个。

    雪儿,娇俏玲珑,活力四射的少女气息和偶尔的小娇蛮都让他很喜欢。

    戚子娴秀外慧中,绰约多姿,言行中尽显高贵典雅的气质,要比雪儿沉稳睿智,又识大体。

    两位美人都是他非常喜欢的,若非要说自己更喜欢哪一个,那还是这戚子娴更多些。

    因为这个女子,她在人前是高贵典雅的,但在深夜里却是化身为妖,让他尽情享受着她的千娇百媚与无限风情,这种截然不同的反转,每每都让他欲罢不能。

    戚子娴烹好了茶,抬起美眸看到夏皇正眯着眼睛,唇角盈笑看着她。

    她妩媚一笑,端着茶盆走到龙案上,为夏皇奉上一盅茶:“皇上,请用茶。”

    夏皇接过茶水浅酌慢品,笑说:“嗯,爱妃这茶烹得清香甘醇,入口立感神清气爽。”

    “皇上喜欢就好。”戚子娴盈盈笑说。

    她在杀手营中,为迷惑男人学了很多技艺,茶道便是其中之一,但那时并不算精湛。

    后来与独孤晟在一起,他尤爱品茶,对烹茶更为讲究,为了得他的欢心,她对烹茶的技艺更为上心研究。

    以她现在的茶艺,她很有自信,没几个女子胜得过她的。

    她美眸流转,无意间看到龙案上展开的奉折上写着‘晟亲王’三字,她挑眉看了看正品茶的夏皇,微勾唇角狡黠一笑,伸手拿起那奉折看着。

    夏皇见她拿起奏折看着,立皱起眉头,眸中立现寒意,手中的茶盅放在桌案,说:“爱妃很关心政事吗?”

    闻言,戚子娴绝美的容颜上立现惶恐之情,她放下奉折连忙跪于地上。

    “臣妾有罪,臣妾不是想干政,臣妾就是一时好奇,就拿起来看看,臣妾知错了,请皇上恕罪。”

    “好奇?”

    夏皇瞟了眼那张奉折,那是大理寺上奉姬文泽一案的折子,上面有着晟亲王的名字。

    夏皇看向跪着的戚子娴,明亮的眸子森寒之意更浓郁,说:“你是好奇姬文泽的案子?还是心里仍记挂着晟亲王?”

    戚子娴趴跪于地上,说:“皇上,臣妾对皇上绝无二心,请您容臣妾说上几句。

    臣妾曾是晟亲王的侧妃,曾全心全意跟着晟亲王十余年,可最终臣妾却得到了不公的待遇,臣妾对晟亲王已心如死灰,再无半点情份。

    臣妾现已是皇上的人,心中只有皇上,臣妾若欺瞒半分,必遭天谴。

    臣妾之所以说好奇,是觉得姬文泽一案定是有人瞒天过海了。”

    夏皇看着戚子娴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由让他心生怜惜,他淡然一笑,说:“行了,起来吧。”

    “臣妾谢皇上不责之恩。”戚子娴说罢,站起身来。

    夏皇看着娇怯怯站于一旁的戚子娴,伸手拉她坐在他的身边,撩起她的下颌,笑说:“朕会好好待你,再不让你受委屈的。”

    “皇上,子娴何其幸哉,能得皇上如此宠爱,子娴必全心全意服侍皇上。”戚子娴依进皇上的怀里娇声说。

    夏皇拥着戚子娴欣然笑着,:“独孤晟,他是有眼无珠……,错过了神仙一般的子娴。说起来,朕到是感谢他的眼瞎。”

    戚子娴抬头乖巧看着夏皇,说:“臣妾也很后悔之前的年少无知,看不清独孤晟的丑恶。

    臣妾从进宫才听说了晟亲王狂妄自大,对皇上履次不敬,还野心勃勃图谋着大夏的王位,如此逆臣,人人得而诛之。

    臣妾很想为皇上分忧,臣妾有个法子可让晟亲王与王妃决裂,许还能帮着皇上除了晟亲王。”

    “哦,子娴有何办法,说于朕听听。”夏皇笑说。

    戚子娴笑着凑近夏皇,与之耳语。

    夏皇听到她的话,立现笑容,连连点头说:“好,好,子娴这主意甚好,甚好,哈哈……”

    他抱住戚子娴狠狠的亲了下,说:“爱妃若能帮朕除了独孤晟,朕便晋封子娴为妃。”

    “皇上可记得您的话哦,臣妾必不辱使命。”

    戚子娴娇笑说,美眸流转,说:“只是,以臣妾一人之力,恐怕这事不好办……”

    夏皇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牌,说:“这是朕的玉牌,你拿着,可随意调动皇城中的御林军卫。”

    戚子娴手中拿着那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苍劲狂龙白玉牌,美眸泛着欣喜的光芒。

    有了这块玉牌她再不是孤立无援,想报仇独孤晟与姬珑玥,便有了极好的助力。

    而这才是刚刚开始,以后,她会从夏皇的手上获得更多更大的权利,直到她慢慢的握住整个大夏。

    她美眸熠熠,笑说:“谢谢皇上刚玉牌,臣妾,定不会叫皇上失望的。”

    戚子娴陪着夏皇甜言蜜语耳鬓厮磨了一会儿后,便离开御书房。

    她一出来,在御书房外等候着她的宫婢与内侍立恭敬的向她行礼。

    她上了凤辇,说:“去东宫,我要去拜见一下太子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