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抱歉,我们尽力了

    “……什么意思?”江翼辰一脸震惊的看着许依娴,“什么盈盈的肾?你在说什么?”

    许依娴嗤笑出声,“我在说什么?江翼辰啊江翼辰,你还真的是渣的够可以,当年你和那丫头一起出了车祸,你肾破裂的厉害,需要换肾啊,这事儿,你难道不知道?”

    见他依旧是一脸茫然的模样,许依娴眼底的嘲弄愈发的明显了,“看来,你还真不知道你换下的那颗肾,是盈盈的啊?”

    “不,不可能,这是时糖的,时糖亲口说的,是她——”

    “时糖?”许依娴犹如看智障一样的看着江翼辰,“江翼辰,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却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傻x!”

    不是时糖?

    不是时糖给他换的肾?

    当初他刚从医院醒过来时,他是忘掉了所有关于楚盈盈的事情,但是那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告诉他说,那颗肾是付时糖捐给他的……

    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久久没动付家的原因之一。

    对他来说,付家人终究是救过他,如果要不是因为付时糖的那颗肾,他早就已经死了。

    可刚刚许依娴说了什么?

    那是……盈盈的肾?

    可是她有心脏病啊!

    她那样的身体怎么能再失去一颗肾?!

    “许依娴——”江翼辰现在很慌乱,他要问清楚,把当年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手术室门砰的一声被拉开。

    两人同时一愣。

    许依娴一把推开江翼辰,她快步跑上去,干涸着嗓子问满脸疲惫,神色哀戚的邢瑾匀,“……怎么样?”

    邢瑾匀无力的靠在一边的墙上,直到最后实在是受不住的坐在了冰冷的地上。

    他摘下口罩,他的面色有些发白,他不敢去看那个满眼希冀的望着自己的许依娴,“……抱歉……我们尽力了……”

    他们是真的尽力了,抢救了将近十三个小时,他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可最后,他终究还是没有留住她。

    “……骗人!”许依娴一把拉住邢瑾匀还带着血渍的衣服,“你是骗我的对不对?那丫头可是和我说了,她说了她要活到八十八岁,她还要去南极,去爬最高的雪山!她不可能离开的,她是那样的热爱着这个世界,她怎么可能会……离开这个世界?所以,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邢瑾匀的手还在颤抖,他有些机械的说着,“……抱歉。”

    许依娴骤然跪倒在地上,她双手攥紧邢瑾匀的胳膊,“我求你……我求你告诉我,她已经抢救过来了,我求你告诉我……”

    邢瑾匀有些怔然的看着眼前这个哭的惨烈的女人,他除了道歉,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他第一次知道恨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他现在恨极了那个孤绝的站在那边,从他出来后便没说过一句话的男人。

    邢瑾匀站了将近十三个小时,他已经几近脱力。

    他就那么坐靠在地上,看着江翼辰,“盈盈在离开之前,她醒过来了一段时间,她让我给江先生带句话。”

    江翼辰望着邢瑾匀,漆黑的眸中不见丝毫情绪。

    “她说:江翼辰,我把它还给你了,她欠你的还清了。但是,你欠整个楚家的,这一生,你都偿还不了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