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就跟有血海深仇一样。https://www.1kanshu.cc

    “娘,您昨儿不是这么说的。”讷讷好一会儿,苏渠山都没有想通赵氏为什么这么生气。

    委屈巴巴的投诉自己的不满。

    然而……

    赵氏停了苏渠山的话,立马的就怒了。

    “昨儿跟你说好话还不是想要从你手里哄点东西,窝囊废,谁知道你这么有心机,昨儿把东西给了我老婆子,今儿又让小贱蹄子过来抢,什么东西,不孝玩意儿,就应该在你小的时候直接扔水缸里淹死。”

    赵氏一个字一个字就跟刀子一样。

    净往苏渠山小心脏上戳。

    苏渠山站在门口,就跟雕塑一样。

    盯着赵氏……

    眼里还带着那几分的委屈。

    “娘,您昨儿可不是这么说的,您说我是老二,老大是长房长孙,小三是你最小的儿子,所以你偏疼他们两个……”

    “呵……”

    赵氏冷声哼了一下。

    没再理会苏渠山。

    外面冷风还在吹着。

    苏衡看一眼站着发呆的苏渠山

    轻轻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一样米养百种人。

    二叔这么一个任人揉搓的性子,竟然生出堂妹那么凶悍的女儿。

    不过,这样似乎也很有道理。

    若是二房所有人都这么软性子,岂不是要被人给欺负死了。

    “二叔,这边还有些事儿,您回去歇着吧。”

    “我……”

    苏渠山还想说什么。

    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赵氏听见,斜眼一瞪:“那个死丫头把米粮带回去,你这会儿空着肚子来,是打算把我们这里的东西糟蹋完……”

    “行了行了,别说了,省点儿力气,老二那边儿有吃的,还会赖你的不成。”

    老苏头一发话。

    苏渠山脸就红了。

    现在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没吃饭、肚子饿这句话了。

    毕竟身为一个男人还是要脸的。

    苏渠山转身离开。

    大门关上,走在雪地里。

    外头的雪花慢慢变成大片儿……

    天越来越冷了。

    裹紧身上的衣服,苏渠山又冷又饿,心里更是苦涩,家里没有吃的,还有两张空着的嘴巴,得找吃的啊!对爹娘那边儿开不了口,对自家的大丫头,更开不了口。

    瞧着破庙的大门,苏渠山扛着冷风走了出去。

    “呦,是苏二哥。”

    “霍,霍爷?”

    苏渠山看见霍枭,脸上的表情有些虚。

    “叫什么霍爷,直接叫名字就好,苏二哥这是要去哪儿,下雪了还出去?”

    “去山上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这雪花越来越大,走到山脚山头就被大雪给封了,这会儿去山上不是寻死么。”

    “……”苏渠山脸冻得发紫。

    搓了搓手,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

    “这雪越来越大,苏二哥若是没事,跟我一起喝酒去”

    霍枭话落,不让苏渠山反驳,拉着苏渠山往他占据的正殿走去。

    酒算不上好酒。

    不过是简单的烧刀子而已,在冷天里喝这样的酒最合适不过了。

    酒进入喉咙就跟着了火一样。

    舒坦的很。

    霍枭的生活比较恣意,有酒有菜,一盘猪肝,一份是花生还有两盘大白馒头。

    被霍枭拉到酒桌上,苏渠山看见桌子上的馒头。

    使劲儿咽了一下口水。

    他从昨儿夜里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呐。

    这么大一个人看见馒头都流口水,说出去似乎有些丢人,但是没办法,就是这么丢人。

    “苏二哥尝一下这馒头,刚出锅的,面粉是自己磨的,可细了。”

    霍枭是个人精,一眼就瞧出苏渠山对馒头的渴望。

    主动把馒头给送到苏渠山手里。

    苏渠山推辞一下,霍枭就板起脸来:“苏二哥莫不是以为我有什么不合理的要求?”

    “不是不是。”

    苏渠山赶紧摆摆手。

    “那就吃了。”霍枭威逼利诱让苏渠山吃了个饱。

    苏渠山的脑子不够用,迷迷糊糊的就被是霍枭给诱惑了。

    或许……

    也可能是太饿了,忍不住诱惑。

    总是,吃了两个白馒头,还喝了二两酒。

    在苏渠山的人生里还没有这么满足过。

    有酒有菜的,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从霍枭这里离开的时候,手里还捏着一个纸包,纸包里放着白馒头。

    苏渠山回到柴房。

    苏柒闻到苏渠山身上的酒味,微微皱眉。

    “爹,你喝酒了?”

    “跟霍枭喝了二两,给你馒头吃,你跟你娘一个人一个,大个的白馒头,管饱。”

    苏渠山乐呵呵将手里的馒头塞在苏柒手里。

    随后躺在席子上,扯了一块破门帘盖在身上。

    不一会儿,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苏柒扯开手里的纸包,看见里面的馒头,喉咙动作一下

    走到周氏身边捏了一个馒头递给周氏。

    “娘,咱们一个人一个不给姐留。”

    “她有米,也不用你留。”

    周氏啃了一口,眼里多了一丝担心。

    男人这吃的是从霍枭那里弄来的,霍枭为什么对自家男人好,还不是因为看上自家沫儿了。

    但是……

    沫儿没有这个心思。

    若是孩子他爹强迫沫儿,总觉得不太妙,好好的一家人,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

    周氏叹了一口气,

    人活着果然就是操不完的心思。

    至于之后的事儿,也只能之后说了。

    酒水吃了,馒头也进了肚子。

    这次,也只能让大丫头再欠人情了。

    苏沫儿在李大夫那边儿忙活到晚上,手都酸了。

    大学纷飞,破庙里一天就冻死了十个人。

    ……

    十个人啊!

    见鬼的天气。

    就不能等过几天再降温。

    “行了行了,回去早些休息吧,这两日会一直都忙碌的,这才下雪,融化的时候才会真的冷,那些油尽灯枯的,这次是熬不过去了。”

    “嗯。”

    苏沫儿沉沉应了一声。

    扛着麻袋往外走去。

    回到柴房,里面堆起一个灶炉。

    从赵氏那边儿抢来的铁锅被放在灶上。

    周氏坐在灶前烧火。

    屋里窗户关的紧紧的。

    一些破旧的地方,用牛皮纸沾住。

    柴房里倒是暖洋洋的。

    “大丫头回来了?”

    周氏看一眼苏沫儿背上的袋子,继续说道:“本来打算出去找些魔芋跟板栗吃的,但是……这天下雪了。”

    “煮饭吧。”苏沫儿将手里的袋子扔在地上。

    周氏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她是饿怕了,担心苏沫儿还不让她吃东西。

    这个大女儿越来越邪性了。

    苏沫儿没有可以观察周氏,目光在苏渠山身上停了一会儿,心里觉得,这次饿了苏渠山两顿,这老实汉子应该长记性了。

    走到自己的席子上。

    伸手开始揉捏自己的手臂,忙了一天手臂酸软的很,若是不捏一下不用热水敷一下明儿就不用动弹了……

    “姐,我给你捏。”

    苏棠走到苏沫儿身边,伸出洗的干干净净的鸡爪一样的手指,在苏沫儿手臂上捏来捏去。

    陈戚瞧了两眼就闭上眼睛。

    真的是见鬼了,他竟然羡慕这个村姑有个傻子弟弟。

    如果这弟弟是他的就好了。

    想想每天都有人黏在身边,用信赖喜欢的眼神盯着,美滋滋啊!

    有贴心的弟弟过来安慰,苏沫儿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

    糟心的一家人带来的悲愤消退。

    盯着苏棠看了起来。

    李大夫说这孩子不是傻子……

    将苏棠从脑袋看到脖子再到脚丫子,苏沫儿依旧没有看出李大夫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反应慢人半拍,别人的说出的话不能理解。

    这就是小傻子呀!

    贴心的小傻子。

    虽然反应慢了一些,但是……多教几次,慢慢的也能记住,比如穿衣服,苏棠学穿衣服要比旁人慢了很多。

    也不过是到了去年才会穿衣服。

    吃饭,倒是会用勺子,筷子,但是说话慢吞吞的。

    苏沫儿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先不说可能不是傻子,就算是傻子她也会让小傻子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周氏见苏沫儿睡着,煮饭的动作都轻了许多。

    苏渠山如同透明人一样

    拿着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的。

    至于早上喝酒的事儿,到了现在早就清醒了,一天下来,柴房里浓重的酒味也消退了。

    时不时往苏沫儿这边儿瞥上一眼。

    苏渠山的心虚都快写在额头上了。

    没有自食其力就算了,还去霍枭那边蹭饭,霍枭干的是损阴德的事儿,能是好相处的人么,日后……若是没有成,没有达到霍枭预期那样,会……

    算了,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现在得控制住自己,不能再亏欠孩子了。

    苏渠山给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工作,睁开眼,瞧见周氏递到手边的木碗。

    “喝点粥吧,里面撒了一点儿面疙瘩。”

    周氏说完就往苏柒身边走去。

    苏渠山捧着碗,吃了两口粥。

    胃里满足之后,心里也舒服了很多。

    视线再次落在苏茉儿身上。

    这会儿的苏茉儿还在睡觉。

    个头不高,睡觉的时候身子蜷缩着,似乎一点儿的安全感都没有。

    苏渠山愧疚的低下头颅。

    对于这个大女儿,他一直都在亏欠:“要不要把沫儿给叫醒?”

    “……”周氏回头看了一眼。

    苏沫儿睡的很沉。

    周氏摇摇头:“叫醒做什么,让她睡吧,锅里的稀饭一直热乎着,什么时候醒了,她什么时候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