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是侯府

    宇文皓也是急得嘴上都冒了火泡,东西吃不下,见元卿凌没那么痛。https://www.xinqing100.net便带着汤阳徐一去追查。

    已经严防死守了,却还是叫人钻了空子。怎不急得他冒烟?

    到底是做过京兆府尹,虽然在职时间不长。但是办案的基本流程还是懂得的。

    元卿凌吃的食物都检查过了,但是还没追查源头。

    王府每天的食材,朝廷发放大部分。

    楚王府每天得猪肉三十斤。羊肉二十斤。其余米粮果蔬不等。先查宫中的食材。并无问题。

    继而查在外头购买的源头,是直接提了人去查问,但是缺斤少两是有的,若说下毒糊弄,是绝对不敢。

    且御医说过。元卿凌并非是中毒。

    调查所有。无所得,宇文皓回到府中,泄气又窝火。汤阳命人上茶,宇文皓喝了两口,看着碧水青青的茶汤,忽然放下,眸子微闪。道“还有一样没查,水源。”

    府中通共有两口水井,一口供煮食吃喝,一口供日常使用。

    但是,厨房一边会先储点水在水缸里头,要用的时候,直接再水缸里取水,不必为了点儿到水井去。

    元卿凌是有私人水缸的,因为她的饮食需要特别注意,其他水缸是经常掀开盖子,容易弄脏,所以,给她单独用一个水缸。

    徐一打开元卿凌的水缸,仔细一看,竟然看到水缸底下竟然沉着许多芭蕉叶。

    因水缸的颜色是铜黄色,芭蕉叶泡水之后,颜色也褪一部分青绿,有些微黄,加上其嬷嬷眼睛昏花,取水的时候并未看清,因此,不知道里头有芭蕉叶。

    徐一伸手进去搅动了一下,只见芭蕉叶底下,竟然还压着许多桃花。

    曹御医是跟着来的,见到芭蕉叶和桃花,顿时惊得眼睛都突了,“天啊,难怪王妃的脉象如此虚寒,竟是用了芭蕉叶桃花泡水。”

    宇文皓不懂得药理,问道“这芭蕉叶泡水,竟会使人上吐下泻吗?”

    曹御医顿足,“我的好王爷啊,芭蕉叶本来性寒啊,桃花有虚寒痢的功效,两者混合在一起,寻常人用了没事,但是王妃不行,即便不是煎熬过的药水,也不行,因为她早先服用过紫金汤,王爷,紫金汤是大虚之物,损伤肺腑肝脏,王妃不得好好调养过就怀上了,体质本就比寻常人弱,如今吃喝难下,血气不继,再用了此等强虚寒强泄的药物,怎能不腹中绞痛?若严重一些……”

    曹御医都不敢说下去,只是一张脸都白透了,身子颤颤发抖。

    宇文皓心脏被攥住一般的压迫,“严重一些,会怎么样?”

    曹御医眼白多于眼珠,像是翻白眼随时要晕过去一般,“严重一些,便会一尸四命!”

    “大胆!”宇文皓大怒,厉喝一声。

    曹御医已经是如危墙摇摇欲坠,宇文皓一声怒吼,他就直接双蹄发软,跪了下来,“王爷息怒啊!”

    宇文皓狂怒,“本王不息怒,查,徐一,汤阳,给本王查,看这些东西,是谁放下去的?”

    厨房里能进出的,通共就那么些人,要调查也不难。

    其实也不需要怎么调查,因为小乞丐胡名偷偷地看

    见有人放进去的,那人便是厨子周桂。

    周桂是静候府老夫人送到府中的厨子,说是专门料理元卿凌饮食的。

    在元卿凌孕期前期,他做的食物也让元卿凌很满意,至少,吃得下去两口,毕竟,前期她吐得要死的。

    没怎么用刑,周桂就招认了,说是静候府老夫人指使的。

    这话,禀报到了宇文皓的耳皓不相信,亲自审问,还用了大刑,周桂就是一口咬死了是老夫人的吩咐,至于老夫人为什么会这样吩咐,他说不知道,他只是听老夫人的命令去做。

    但是,显然老夫人是没来过府中的,就算是老夫人吩咐,也是找人传话。

    顺藤摸瓜,找到了静候府那边去,传话的人,就是老夫人屋中伺候的老仆人阿权。

    可巧了,阿全前两天便已经回乡了,是老夫人念他年事已高,所以给的恩典。

    宇文皓命人去问,确实是老夫人亲自叫他回乡的,这不得不让宇文皓怀疑起来。

    他最不希望是老夫人。

    因为老元的娘家,唯一可靠信得过的人,就是老夫人了。

    她的父母都是没良心的东西。

    且老元对老夫人也特别的爱戴孝顺,如果让她知道是老夫人叫人害她的,只怕这条命就真的只剩下一条丝丝了。

    宇文皓便下令保密,他自己亲自去找老夫人问。

    宇文皓踏进老夫人的院子时,心情是特别复杂的。

    他陪老元来看过老夫人,那慈祥又威严的老人,真难相信她会去害自己的亲孙女。

    老夫人的院子里有一块地,种着几株芭蕉,三月初的时候,芭蕉叶正绿,绿得刺了宇文皓的眼睛。

    “王爷来了?”孙妈妈走出来,见宇文皓站立在院子里头,定定地看着那芭蕉树,便连忙上前行礼,“老奴参见王爷,王爷驾临,怎不叫人报一声,好叫老奴迎接您。”

    宇文皓眸色淡淡,“老夫人在里头吗?”

    “在,在做小衣裳呢。”孙妈妈含笑道。

    她领着宇文皓进去,屋中生着暖炉,门窗微微开启,吹进来的风虽冷,却也不刺骨,有些扑面的微醺。

    老夫人盘腿坐在罗汉床上,手里摆弄着一件小衣裳,她的动作很是飞快,上下翻飞,便落了一排针线眼。

    旁边放着几件已经做好了的衣裳,小巧可爱,叫人瞧见了也心生欢喜。

    但是,宇文皓欢喜不起来。

    他看着老夫人抬起头,她眼底有些愕然,但是随即神情一紧,双脚往下挪,急声道“是不是作动了?”

    孙妈妈连忙过去扶着她起来,道“您别着急,若是作动,王爷怎还会来?肯定是守着王妃的。”

    老夫人神色一松,“好,不是现在作动就好,在肚子里多些日子是最好的。”

    她看着宇文皓,见他神色有异,再想起之前他命人来问那阿权的事情,便知或许出了状况,便请他坐下,问道“有什么事吗?”

    宇文皓看着她,问道“那个阿权,是您打发走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