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开绣坊

    ,最快更新悠悠竹林香最新章节!

    “别闹,让我在睡会。”悠然觉得有什么在舔她的脸,等会不对劲谁在舔她,睁开眼睛发现原来是骚狐狸在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她的脸。

    “然儿,你该起床了,太阳都快要晒屁股了,本尊也该睡觉了。”骚狐狸说完优雅的伸了伸懒腰,转了一两圈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围成了一坨就眯着眼睛睡了。

    悠然看着怎么可爱的狐狸,忍住了骂他的冲动,太阳都快要晒屁股了,那你还在睡觉?不过看着骚狐狸可爱到爆炸的睡相,反而伸出了小手抚摸着骚狐狸的头,骚狐狸眯着眼睛舒服的回应着悠然的动作,发出轻轻的呼噜声。

    “怎么快就睡着了,真是只懒狐狸。”悠然小声嘀咕着,起身用被子给骚狐狸围了个圈,然后就去洗漱了。

    小宝趴在桌子上也在呼呼大睡,看来昨天他们应该和了不少的酒,悠然把小宝抱起轻放在躺椅上,还给他盖上了自己的一件小披风就去主厅吃早饭去。

    今天起的早终于赶上早饭刘嫂做了蟹粉小笼包和青菜粥,还有几碟咸菜,不过味道跟自己做的差了好大一截,蟹粉小笼包做的倒是蛮不错的,悠然一口气就吃了六个,还喝了一小碗青菜粥。

    林逸用完就急忙和林凌星去教书了,娘亲和心远还在桌上慢慢的用着早饭。

    “然然,娘亲想问这个绣坊该如何做了?”胡蝶又给悠然夹了个小笼包问道。

    “对呀,我和娘亲也想做点事情,然然你点子最多所以想问问你有什么想法。”心远姐停下手上的动作渴望的看着悠然,好像悠然一定会说出一个非常好的点子一样。

    “娘亲,心远姐莲园外面连着一家铺子,就是我当时和莲园一起置办的铺子,有三层,地方也还挺大,本来我是用来做脂粉生意的,但是现在酒楼的事情让我还分不开身,不如娘亲先用着,招些绣娘,做成衣也好其他也好我都给你们出图纸,我那天把隔壁的铺子也拿下来等酒楼上正轨在来弄脂粉生意。”悠然揉着吃的饱饱的肚子慢慢的说道。

    “开店?可是娘亲没有开店的经验,而且布料在哪里供货也不知道,绣娘娘亲倒是认识几个不错的,手艺人品都没话说。”

    “布料,我记得王家的产业就涉及了布行,我才跟他们做了笔生意,供货应该不成问题,娘亲别担心,你就只管货品的品质,东篱哥,心远姐和我都会慢慢辅助你的。”悠然鼓励到胡蝶。

    “那好吧,我原本和远儿只想做个绣坊,现在开店即然篱儿和然然都支持,娘亲就试一试,不能丢了你们外祖父的面子。”胡蝶兴奋激动的说道。

    “那娘亲和心远姐今天就和我们一起去王家看一下。”

    这次来到窑厂小厮急忙就把悠然他们迎路到了茶厅。

    “林公子,我还正想要来找你,你就过来了真真的及时雨,你来看看……这几位是?”王之赋这两天,天天守在窑厂督查,已经积累了一些问题想要问悠然,一听悠然过来就急忙来到茶厅,可看见除了悠然和东篱还有两位面生的女性。

    “哦,王公子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家母,这位是我的家姐,听闻王家还有在做布行,正好家母想要开个成衣店,所以便上门叨扰了。”

    “林夫人,林小姐安好你们稍等片刻,窑厂没有布行的样品,一会我们去布行在谈。”王之赋做礼道。

    “王公子,不着急,你先处理完你的事情。”胡蝶和心远回礼道。

    “那娘亲你们先在这稍等,我去去就来。”悠然说完就和王之赋去查看窑厂。

    “这白瓷没有问题,就是这青花玲珑瓷描花后入窑会花掉,还有这个珐琅瓷颜色会混合,林公子你看这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王之赋拿出烧制失败的瓷品给悠然查看。

    “你们是不是少上了道釉?这外面还要上道薄清釉才行,而且温度也不够,温度在胎柸多的时候一定不能偷懒多放,窑的温度升不上来。”悠然马上就发现了问题,还亲自示范入窑。

    “你们都听明白了,师傅们本来是不信服这个只有几岁的小屁娃娃,可看见悠然亲自示范,动作不脱泥带水,绘画功底也很扎实,一下就明白为什么少爷会怎么听悠然的话了。

    “林公子,上回你给我漆器的方子我已经让人做了,真的很漂亮,一点都不逊色瓷器。”

    “如果能找到雕刻手艺好的,漆器的外观就更为精致了,甚至能做出不少流传百年的好作品,漆器的保存性比瓷器要好的多,它的实用性观赏性也还能发挥的更大,譬如名人名画,山水风光,人物描绘等各种题材雕刻应有尽有。”悠然描绘着哪些艺术观赏的可行性,王之赋听着十分感兴趣。

    一路王之赋都在认真的聆听悠然讲的每一句话,好像悠然就是让他更热爱这些瓷器漆器的讲师。

    本来去布行齐管家引路就行,但王之赋坚持要陪着悠然他们前去,他还想知道悠然的小脑瓜里哪些天马星空的思想。

    王家果然是尚夏国最大的皇商,做什么产业都是顶尖的,王家布行的布料汇聚了天南地北所有的种类,品种繁多齐全多样,看的胡蝶和心远眼花撩乱。

    王之赋一直跟着悠然东篱探讨瓷器的事情,甚至还聊到科举天文地理等等。

    选了半个时辰胡蝶和心远才决定了第一批的布料,还有各色丝线工具一应俱全。

    胡蝶和心远都是选布料的老手,王家的布料真是不错,什么新鲜的样式都有,有些颜色市面上都不常见到的。

    悠然也选了些布料,毕竟也是女孩子,衣柜里就怎么几件衣服,那里够穿,只是原来心疼胡蝶心远,不想让娘亲和心远姐太过劳累,现在即然要开成衣店,自然就放开手脚买买买,交钱后让布行的李管事派小厮送去莲园。

    悠然顺路回到酒楼,在最显眼的地方贴了张招工的红告示,上面明确的写明了每个岗位的要求和招工的人数,让符合要求有意向的人来莲园外的铺子面试。

    告示是悠然让东篱出门前写好了的,贴好了告示回到了莲园,就正好碰上了送布料的伙计们,悠然指挥着搬放在了仓库。

    “娘亲,王家布行的李管事你也见过了,现在布料的问题就不用操心了,店面我想想如何在布置设计一下,摆放些物品和柜台,只是这店娘亲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

    “嗯……锦绣坊如何?”胡蝶灵光一闪道。

    “锦绣坊,是愿顾客前程似锦的意思吗?”东篱猜测道。

    “小哥真聪明,娘亲就是怎么想的,希望顾客穿上我们店的衣服能够前程似锦。”胡蝶伸手摸了摸东篱的头夸赞道。

    “娘亲才厉害,想出怎么好的店名。”心远拉着胡蝶的手臂开心的说道。

    “娘亲这个名字取的确实与众不同,寓意又好,那娘亲你可得抓紧时间去把绣娘的事情搞定,我去叫人来翻新下铺子,说不定锦绣坊能比酒店开张的还早了。”悠然想着好像自己的酒楼还没想好叫什么名字呢?

    “对对对,然然你不提醒娘亲,娘亲都要忘记了,我这就去谈绣娘去,对了,然然记得给娘亲画上些图纸哟。”胡蝶说完就拉着心远去找绣娘了。

    “娘亲放心,明天一早早饭就给你。”悠然喊道。

    “娘亲可真是风风火火的,跟然然你有的一拼。”东篱看着已经远去的胡蝶她们。

    “娘亲生育了我,我们自然会有相同之处,倒是东篱哥,事情都忙完了还不回去温书,小心爹爹回来抽查你的功课。”悠然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

    “好好好,哥哥回去温书了。”

    悠然去到莲园书房拿了些水粉颜料和画笔宣纸就回到铺子便画起了图纸,碧瑜在旁边帮忙磨墨。

    悠然很仔细的画出了衣服款式的细节,还好平时无聊的时候都喜欢看着古装电视剧,不然还画不出这些衣服的感觉。

    “请问这里是酒楼招工应试的地方嘛?”这时门口站着一个青衣抹布书生模样的男子问道。

    “是的,公子请进。”悠然把图纸放在了一边回答道。

    “请问公子想应聘酒楼那个职务?”此时男子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我想应聘帐房先生一职。”男子拱手做礼道。

    “我看公子看着实属年轻,不知可有做过这一职务的经验?”悠然看着这个最多十八九书的男子问道。

    “并无………”男子有些胆怯的回道。

    “无妨,我只考你几道题,如果你都能回答自如,我便考虑是否留下,可否?”

    “公子尽管问来,在下尽力一试。”男子突然又信心满满的回话道。

    “酒楼厨房采购,需要猪肉五十斤,牛肉六十斤,羊肉三十斤,青菜各色不同六十斤,胡萝卜二十斤,土豆三十斤,菌菇各色十斤,姜葱蒜各十斤,活鱼四十斤,活虾二十斤请问帐房需要拨出多少银两采购?”悠然细细慢慢道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