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 撕开身后漆黑的洞

    /!无广告!

    何剑是越打越顺手,不过整体的局势却朝着不妙的方向滑去,因为龙族能飞,能抗衡的也只有大汉的空骑,可赤焰飞龙尽管也叫“龙”,可它是亚龙的一种,如今碰到了自己的祖宗,生物间天生的阶级就压迫着它们抬不了头。

    哪怕赤焰飞龙经过了长时间的训练,能够克服本能做出一些骑士要求它们去做的事,他们本身的体型、力量,也与真正的巨龙没法相比,更不用说赤焰飞龙最厉害的喷火对龙族无效,因此,这一仗雪莱不敢硬拼,只能尽量控制胯下的飞龙做一些规避动作,同时牵制着龙族,不要让他们对大汉的陆军发动袭击,不过即使小心再小心,短短时间,已经有四五头飞龙被龙族所伤而摔落地面,要不是同伴疯狂吸引注意,只要再被巨龙补上一爪子,无论是飞龙还是飞龙骑士,都没有生还的希望。

    而作为他们的领头人何剑,虽然在“龙骑士”之间的争斗中取得了完全的上风,打得对方龇牙咧嘴,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奈何他们的最终结果还要看巨龙与噬龙的结果。

    这头巨龙毋庸置疑是九级的存在,而噬龙因为何剑的关系,它不能比何剑的最低等级高出两级,因此尽管它吃了很多的魔晶,已经站在了突破的边缘,碍于规则它永远只能是七级的最巅峰,何剑的气系魔法不升级,噬龙就到不了八级。

    因此噬龙虽然克制龙族,由于相差两个等级,在各个方面还是处在了下风,何剑扫了眼战场,神佑军和罗伊等人已经停止了战斗,他们的战斗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最终还要看龙族是否能取胜,而龙族现在还剩下八条在战斗,可这八条巨龙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它们不仅有无与伦比的防御,还全系魔法免疫,这一下,绝大部分攻击对它们就无效了。

    普通的攻击、箭矢打在身上连白印都留不下,法神的魔法也拿对方没办法,现在仍在坚持战斗的有大汉的空骑,一团炮兵营和二团一营,只是巨龙在空中游走,炮兵的魔导炮根本追不上对方,而且他们只是出于惯性在攻击,就算龙族在他们面前,只要是魔法打出来的攻击,对龙族而言,完全没有效果!

    大蛋率领的弓箭手则要稍微好一些,但也仅仅是能打得到对方,巨龙在数百米高空,箭矢就算能到,也已经虚弱无力,别说是巨龙的防御,就算放张布都不一定能够穿透,而他们一直仰仗的魔法更是丝毫作用没有!

    何剑的心在一点一点往下沉,如果不能搞定巨龙,今天恐怕要在这里全军覆没!他眼睛一瞟,看见了地上奄奄一息的小龙,心中泛起了嘀咕,如果他现在攻击小龙,这头巨龙必定心头大乱,趁它乱神之际,噬龙说不定能有机会击败对方!

    只是一开始双方摆明了车马,小龙过来挑衅,他一下子干翻了对方,这个无话可说,但现在乘人之危,再拿小龙去要挟对方,不免有些下作。

    但战争本就是残酷的,接受不了这个残酷就不要打仗!拿无助的小龙去要挟对方固然无耻,可要救自己的队伍,救天下苍生,自己无耻一点又算得了什么?想当初在那个世界,老刘还要喝自己老爹的汤呢!

    何剑心中犹豫,不停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就在要下定决心之际,噬龙陡然后退,和巨龙保持了一段距离,将身子稳稳悬浮在半空,冷冷道:“不错,你的确有些实力,我本来不想用那招的,既然你一再逼我,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何剑那个气啊,这个时候还装什么逼!不看自己人都倒下好些了吗?有什么法子就应该早点拿出来用!

    巨龙也不搭话,一个又一个的治疗魔法向小龙洒去,只是龙族对魔法免疫,对治疗魔法同样没什么效果,再加上它伤势极重,小龙抖动了两下就不在动弹。

    噬龙沉声道:“何剑,龙族身为神兽,浑身坚逾金石,又诸般魔法不侵,你可知道它们的弱点何在?”

    何剑心说,你可拉倒吧,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吗?有能耐赶紧上吧,咱们兄弟快要不行啦!

    但表面上他知道噬龙的臭脾气,这时候只能做个捧哏:“它们弱点何在?”

    “哼,”噬龙冷笑一声,“普通刀剑就算它们的眼皮都很难破开,但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处,却是较为松软,只要找到此处,就可以轻松杀死巨龙!”

    何剑一愣,问道:“什么身后有一处?”

    噬龙沉默了一会儿,艰难说道:“此招一出,伤敌伤我,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一来就使用的原因,你要保证以后不能笑我!”

    何剑纳闷道:“你能杀敌,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我笑你……”

    话音未落,他陡然想起前世看的动物世界,鬣狗对野牛的厚皮毫无办法,后来想出来一个主意……

    何剑郑重道:“我绝不笑你。”

    噬龙在空中也是酝酿了一会儿,随后身子一抖,不断缩小,直到变成普通的苍鹰大小,双翅张开有四米多长,虽说这个长度也不算小了,可跟巨龙比起来,仅够它一口吃的。

    身形变小了之后,何剑坐着要舒服了许多,两腿终于可以撇开放在两侧了,不过他有些犹豫要不要跟着噬龙一起去“杀死”巨龙,只是这个时候离开颇有些不讲道义,正犹豫间,噬龙身子一转避开了巨龙的一次攻击,随后急往下沉,顺着巨龙两腿中间往后窜!

    巨龙虽然不知道噬龙要干什么,可出于本能还是觉得不妙,立刻双翅一展,急速往上飞,同时也不管看得见看不见,四肢乱刨,锋利的龙爪在何剑身边划过,只批了件毯子的他心惊肉战,这要是挨了一下,以他过人的身体,恐怕也要开膛破肚。

    好在噬龙身形缩小了之后更加灵活,并且它现在要干的就像本能一样刻在基因里,并不会因为它数千年没干了而有所忘却,噬龙“咻咻”让过两爪子,向后翻滚两周半,接一个单臂大回环,“嘿”的一声双爪就定在了巨龙身后一个闭合的大洞面前!

    那一声“嘿”包含了复杂的情感,何剑听出了在众人之前的羞涩以及久别的喜悦。

    巨龙也感觉到了不妙,疯狂地扭动身体,偌大的身躯上蹿下跳,可怜它身上的龙骑士之前被何剑用无数魔法洗礼了一遍都坚持下来了,还是没逃得过巨龙的“金蛇狂舞”,从天空掉了下来。

    然而,噬龙是专业的。

    一只咬住要害的鬣狗是绝不会松开嘴巴的。

    噬龙不仅没被颠下去,甚至双爪死死扣住了那个洞口两边的肌肉,巨龙的洞口是没有鳞片的,那处大概也是防御力最薄弱的地方,不过一般也没谁能攻击到那个部位。

    噬龙兴奋地全身直抖,它身上的何剑都不忍直视了,不仅面对的场景不太好看,那个洞口还一直散发出一阵阵浓烈的臭气,一定是巨龙荤菜吃多了,在肠道内经过细菌的分解,产生二氧化硫之类的气体,这种气体是臭鸡蛋的味道,最不能忍受。

    何剑一边胡思乱想着,试图让巨龙改善饮食,一边单手握住点鸟毛,以最大的限度远离洞口,然而更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噬龙双爪用力,巨龙洞口的肌肉一点点露开,露出里面黑红色的皮肤,但此时的噬龙没有更多的爪子破坏,不过,它还有尖尖的,略带弯曲的喙……

    看着噬龙将脑袋埋进去寻找着什么,何剑没忍住还是吐了出来,就在此刻,他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这种关键时候,噬龙干活干到一半,何剑单手握着两根鸟毛,身体最大限度的撇到一边,再努力把涌出来的不明液体吐向远方,而怀中的手机不停地叫:“来电话啦,来电话啦!”

    手机铃声还是噬龙的叫声,搞得噬龙都不能专心干活,把满是异色的喙从某处拔了出来,叫道:“能不能接一下该死的手机!”

    何剑一眼瞟到了噬龙的尖嘴,差点又要吐了,心中狂骂,也不知道谁这个时候来消息,他哪有工夫接听!

    他手一抄从怀中摸出手机,冲着地面上的艾米丽甩去,而噬龙没了烦人的声音,下定了决心,猛地朝洞口钻去!

    巨龙发出了震耳欲聋摄人心魄的叫声!那叫声只是让人听见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悲伤,就好像小脚趾踢到了床腿,自己拔白头发不小心同时拔掉了三根,哪怕是心碎了都不能表达那声音的惨烈,只有蛋碎了才行。

    艾米丽手一抄接过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一个兴奋的女声传来:“我们到啦!哇哈哈哈……”

    艾米丽一愣,尚未说话,突然消息又至:“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克莱因也在艾米丽边上,他这次跟何剑一起出征,总算是见识了大汉的速度,据说如果是骑兵营单独走,还能再快上一成,他想不通还有谁能跟上他们的脚步,不由问道:“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