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 是我心甘情愿

    

    梁馨微一愣,“我……”

    怕她当真,江瑟瑟连忙道:“其实我是骗叶筱懿的,我并不知道我表哥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梁馨微轻轻“哦”了声,没有多说什么。

    “好了,我们去别家店看看。”江瑟瑟挽着她的手臂就要往前走。

    “瑟瑟姐,不用看了。”梁馨微将她拉住。

    江瑟瑟蹙眉,“为什么?”

    “礼服都很贵,我也买不起。大不了到时候就请假不参加晚会。”

    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还是可以看出她其实是很想参加晚会的。

    江瑟瑟想了想,“要不我借你。”

    梁馨微一听,忙不迭摇头,“不用了,瑟瑟姐。你要是借我的话,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而且钱还得清,人情还不清。

    江瑟瑟失笑,“傻瓜,我是说借你礼服,不是借你钱。”

    “哦。”梁馨微也忍不住笑了,“对不起,我误会了。”

    “没事,如果你不介意我穿过的话,那就到家里看看?”

    “我当然不会介意。”梁馨微犹豫了下,才点头,“好,那我就看看吧。”

    两个人一起回了方家,尚盈出门了,并不在家。

    梁馨微不禁松了口气,上次方夫人已经警告过她离方煜琛远点,要是知道她来方家,肯定会很生气。

    江瑟瑟侧头看了她一眼,笑道:“微微,其实我小舅妈没有恶意,你不用把她的话往心里去。”

    她突然这么说,梁馨微眉头一蹙,“你知道她找过我?”

    江瑟瑟点头,“对啊,是我小舅妈亲口告诉我的。”

    她斟酌了下措辞,“其实吧,作为父母的总会希望自己孩子的能一帆风顺,少点波折,有时候难免会关心则乱”

    梁馨微轻笑了声,“我理解阿姨的心情,而且她说的也对,我并不适合方大哥。”

    “这适不适合,不是你们说了算。”江瑟瑟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话锋一转,说:“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上楼看礼服吧。”

    ……

    意大利。

    砰!

    手机重重的砸在墙上,应声而裂,掉在地上。

    丽萨一脸盛怒,原本漂亮的脸蛋因染上愤怒而变得狰狞。

    一旁的管家看了眼碎裂的手机屏幕,咽了咽口水,才上前一步,战战兢兢的劝道:“夫人,您别生气,小心把身子气坏了。”

    “呵。”丽萨冷笑了声,“气坏了又怎么样?他会多看我一眼吗!”

    “夫人……”

    管家还想继续劝她,但话还没完就被打断。

    “够了!我不想听废话!”

    一个凌厉的眼神射过来,管家赶紧闭上嘴,把头低下。

    丽萨冷笑连连,“伯格连可真是好样的,竟然带着那个女人参加宴会,他到底把我这个原配置于何地?”

    要不是有人发照片给她,都不知道伯格连竟然背着她做这种不要脸的事!

    想到照片里,江瑟瑟那个女人亲.昵的挽着伯格连,她的火气就直冲脑门。

    “啊!”她难以忍受的抓起桌上的杯子砸向地面,吓得管家往旁边一躲。

    “江瑟瑟,你给我等着!”她恨恨地咬紧牙关,眼里的恨意都快溢出来。

    过了会儿,丽萨才稍稍冷静下来,扬声喊道:“管家。”

    “夫人,我在。”

    “帮我订去京都的机票。”

    “是!”管家领命匆匆离去。

    丽萨握紧双手,神色阴沉如墨,眼底一片阴鸷。

    这次,她要亲自收拾那个贱人!

    与此同时,傅经云和凯瑟琳娜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拿到了吗?”一见面,傅经云就开门见山的问。

    这让凯瑟琳娜有点不爽,冷冷一哼,“连点寒暄都没有,就直接问我这个,傅经云你可真无情!”

    傅经云脸上毫无波澜,重复问了遍,“拿到了吗?”

    真是够了!

    凯瑟琳娜气笑了,“算了,懒得和你计较。”

    接着,她道:“很不幸,还没拿到你想要的东西。”

    傅经云眉头一皱,“怎么这么慢?”

    “慢?”凯瑟琳娜难以置信的瞪向他,“傅经云,你又不是不知道库里那个人有多谨慎,就算是我,也很难接触到最核心的资料。”

    “你最近不是和查尔斯走得很近吗?”

    傅经云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一丝感情波澜。

    但听在凯瑟琳娜耳朵里,听出了另一种意思。

    她咬了咬唇,嘴角忍不住上扬,“怎么,你吃醋了吗?”

    “吃醋?”傅经云眉头皱得更紧,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这么问。

    深知他心里只有江瑟瑟那个女人,凯瑟琳娜顿时有种自讨没趣的感觉。

    “当我没问吧。”凯瑟琳娜正了正神色,“就算我和查尔斯走得近,并不代表库里教授就会相信我,而且查尔斯那家伙,根本不可靠。”

    她几次旁敲侧击提到想去库里的实验室看看,也不知道查尔斯是警惕心太高,还是根本没心没肺的,完全没能理解她的意思。

    “那你打算怎么办?”傅经云问。

    现在他能指望的人就只有她了,如果连她都没办法的话,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再想办法咯。”凯瑟琳娜撇了撇嘴,“你不用着急,既然我答应你了,就会帮你拿到。”

    “不是我着急,是她的情况不能再拖。”

    凯瑟琳娜蹙眉,“这病毒不是还没发作吗?”

    “她体内的病毒就像定时炸弹,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能早点解决再好不过了。”

    “是吗?”凯瑟琳娜嗤笑了声,“你还真是对她死心塌地的。”

    “我是在赎罪。”傅经云眯了眯眼,“没有我,她也不会感染那种病毒。”

    看他一副自责后悔的样子,凯瑟琳娜不禁烦躁了起来,“行了,别提这事了。”

    傅经云看她一脸的不耐烦,剑眉一挑,“不管你有多不喜欢瑟瑟,我还是想替她感谢你。”

    “感谢就不用了。只要这事解决了,你能放下她,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

    凯瑟琳娜站起来,倾身逼近他,就在两人的鼻尖快碰上的时候,她停住了,红唇一弯,“傅经云,我帮你,是我心甘情愿,但我希望你不要践踏我的心意。”

    傅经云一怔,看进她眼里,心底莫名划过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转瞬即逝。

    “好了,我该走了。”凯瑟琳娜直起身子,端起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笑得美艳,“傅,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

    话落,扬长而去。

    傅经云看着她放下的咖啡杯,久久没有回过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