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越狱

    见单长煦的担忧不似作伪,而且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恭敬得过分了,云安安不由得暗道,大魔王的余威未免太强。

    辐射范围可真广。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云安安颔首跟单长煦道了声谢,没再久留,离开了这里。

    单长煦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

    吓死他了。

    这可是能毫不费力就把一个正常人给逼疯的大佬啊。

    敬着点总没错。

    …

    午餐的时候云安安从林首长口中听说,国研院不负她所望,没有轻易的把配方给他们,不仅如此,还在他们的严防死守下,占足了便宜。

    原本可以无偿拿到的配方,j国生生是大出血才换来,可想而知有多憋屈了。

    之前在j国的海洋微生物研究上,s国受了他们多少贬低嘲讽,如今,全都一一奉还了回去。

    一听上面还有奖励要给自己,云安安有些诧异,“为什么要给我奖励?”

    林首长和林夫人被她逗得直笑,还是林惢在一旁解释,“傻丫头,你以为你贡献出去的只是几张配方而已吗?j国忍痛划分给我们国家的那些利益,都是你的配方争取来的,不奖励你奖励谁啊?”

    换了别人早就在她爸面前邀功了,偏这个丫头半点不知道,还纳闷为什么会有奖励。

    简直可爱。

    云安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我没想到这层上,而且我也不缺什么东西,奖励就免了吧。”

    “这怎么行?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上面奖罚分明,才能对下面起到激励作用。”林首长笑呵呵地道,“既然你现在还没想好,那就先存着吧,等想到了再提。”

    这样也行?

    云安安没再拒绝,点头应下了。

    “对了,安安。”见他们终于谈完了正事,林夫人转过头对云安安道,“你上次给我的白玉丸还有吗?”

    “有的,之前那些您已经吃完了?”云安安有些惊讶,她给林夫人和林惢的分别送去的白玉丸,可是两个月的份量啊。

    “不是的,是我几个朋友看我最近皮肤状态变好了,就问我是用了什么名贵护肤品。”说起这个林夫人眼睛都弯了起来,把经过跟云安安说了一遍,“她们托我来找你买,我看你的医馆都还没上白玉丸,就没立刻答应她们。”

    “白玉丸是不上的,我做的数量不多,所以送出去的也少。”云安安想了想,“您问问她们只有十盒可以吗?”

    好东西数量少,基本是因为制作过程复杂困难,是极其耗费时间的。

    林夫人本想借此机会帮云安安拓展人脉,也没想到这层上,听言就有些打消念头了。

    云安安不知道林夫人心中所想,回去后就让人把剩下的十盒给林夫人送了过去。

    没多久,云安安就收到了林夫人发来的一笔巨额转账,都远超于白玉丸的价值了。

    别说,林夫人宰起自己的朋友来,还真是一点都不手软。

    云安安放下手机,活动了会儿手腕,然后继续萃取药材精华。

    傍晚从实验室里出来,云安安就发现馆内的工作人员看自己的眼神奇奇怪怪的。

    像是惊讶、崇拜、好奇,又夹杂着激动。

    “……你们盯着我看什么?”云安安蹙眉问。

    “老板,你看这个视频。”前台妹子举着手机冲过来,激动得脸都红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神奇的画面!”

    什么乱七八糟的?

    云安安垂眸看着那部手机,就见视频中的她低头抚琴时,莲花池里的锦鲤一只只跳起来的画面。

    谁把这个给拍下来了?

    云安安脑壳一疼,转头就喊,“沙琪玛……”

    “店长刚刚出去了,要过过会儿才能回来!”前台妹子欢快道,“老板,这视频里的是真的吗?您真的可以用琴声操控那些鱼?”

    旁边的工作人员立刻竖起了耳朵。

    云安安正疑惑沙琪玛最近怎么老是不在,听到这话,挑眉问,“你很好奇?”

    “嗯嗯嗯!”

    “那就继续好奇吧。”云安安笑着拍拍前台妹子的花苞马尾,往外走去。

    身后一片哀嚎。

    把他们的好奇心勾起来却不满足他们,老板太坏了!

    云安安在外面等了会儿,久久不见沙琪玛回来,这才转身上车,离开这里。

    待她从云医馆回到8号,那则琴声戏鱼的视频已经火出圈外了,甚至还被搬运到了外网。

    不知情的老外还以为这是s国的神秘魔法,在论坛上叫嚣着这是s国的阴谋,他们想利用这种魔法达到威慑各国的目的!

    脑洞大开的老外不止一两个,等他们把“s国的阴谋”脑补得差不多的时候,国内已经在扒弹琴人的身份了。

    那则视频拍摄的角度刁钻,并没有拍到云安安的正脸,因此还没有人发现视频里的人是她。

    若非如此,某个护妈狂魔第一个不会让这条视频活着见到太阳。

    听到门口的动静,景宝立刻丢下平板,哒哒哒地跑出去迎接云安安。

    “妈咪。”

    云安安伸手把团子抱了个满怀,掂了掂他软乎乎奶香香的小身子,沉吟道,“轻了一点点。”

    小团子伸手捂脸,他妈咪到底是怎么靠掂一掂,就知道他的体重轻了的?

    “妈咪,刚才舅舅和小舅舅来过,说是让妈咪待会儿过去一趟!”小团子抱着云安安的脖子,声音软软的。

    云安安料想应该是陆青奂和贺明启的判决结果出来了,想了想,还是先带小团子去吃了饭,饭后散步的时候顺便过去16号。

    见到的却是脸上毫无喜色的兄弟俩。

    “安安,贺明启越狱了,巡局暂时还没有追踪到他的行踪,我猜测他很有可能会来找你,你最近能不出门,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

    “他怎么逃出去的?陆青奂呢?”

    “陆青奂昏迷到现在还没醒,巡局也加大了对她的监视,应该没有问题。”

    云安安细眉紧蹙,心里忽然涌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有没有可能他们互殴是装的,就是为了让人放松对他们的警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