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亲生父亲

    被宫妄这么一打岔,云安安反而没有困意了,下意识地找出霍司擎的号码,再次拨通。

    毫无疑问,还是关机状态。

    也是,才过去不到六个小时,说什么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抵达目的地。

    云安安趴在枕头上瞅着手机屏幕,第一次觉得时间爬得这么慢,心底说不上来的怅然,却又有些隐秘的庆幸。

    庆幸霍司擎此刻不在这里。

    否则……她的心事一定瞒不过他的眼睛。

    …

    翌日,第一医院。

    两天前胥六就已经清醒过来,从同伴口中得知全靠云安安和流息不顾危险帮他解毒指尖,才保住了他这条命,心中感激得不行。

    见云安安进来,就想放下药碗起来向她道谢。

    “好好躺着,我和流息费尽心思把你救回来,不是为了你这声谢。”云安安制止了他的举动,然后道,“我来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云小姐请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猜你醒来之后霍司擎一定来过,你还把你在宙斯基地见到的一切都告诉他了,对么?”

    “是的。”

    云安安眸光轻转,“听说你在昏迷过去前,对援救队的提到一个霍字,你是不是知道那位先生是霍家里的某人?”

    胥六面色挣扎了一瞬,果断道,“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云安安平静地看着他,“你不仅知道那个人是谁,还知道那个人对霍家、对霍司擎而言十分重要,重要到或许霍司擎离开前,还吩咐过你如果我问起,绝对不能告诉我。”

    “那个人……是不是叫霍南洲。”

    胥六瞳孔一缩,脸上的震惊怎么都掩盖不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云安安,“云小姐……”

    云安安牵唇淡笑,把带来的补品放在了桌上,接着道。“现在可以对我说实话了么?”

    她猜都已经猜到了,胥六再想继续隐瞒下去,也是徒劳。

    只好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没错,地下研究所的“那位先生”以及宙斯基地的幕后老板,就是二十多年前就失踪了的前霍家家主——霍南洲。

    宙斯基地一直在秘密研究返老还童的技术,霍南洲作为发起人,曾做了不少天怒人怨的事情。

    早前遍布全球各地的不知名病毒,后来的ox病毒,再到伊兰德的红鼠鼠疫,全都是宙斯基地的手笔。

    但他们散播这些病毒的原因,却并不是为了报社。

    而是为了佐证他们“要想改变,必先毁灭”的研究理论,只要有一个感染者能熬过病毒发作,不依靠任何药物也能活下来,就说明他们的理论是正确的。

    可惜的是,他们最后失败了,这才停止了继续往外散播病毒。

    于是,后来又有了差点害时清野死掉的改造液,也还是失败了。

    所谓事不过三,若是这项研究再不能成功,宙斯基地将会失去多方的资金支持,仅凭霍南洲名下的产业,是无法维持整个基地的正常运转的。

    所以,他们对云安安这个上佳实验体是势在必得。

    听到这里,云安安不由得问,“霍司擎和霍南洲是什么关系?”

    除了霍老爷子,她并没有见过霍司擎其他的家人,或许以前见过,但可惜她并没有丝毫印象。

    加上霍司擎很少提起自己的家人,云安安也就一直没问过。

    胥六迟疑了下,“他是……家主的父亲。”

    霍南洲是霍司擎的父亲?!

    云安安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眸,开什么国际玩笑?

    一直以来在暗中对付她,想要她命的人居然是霍司擎的父亲?!

    看见云安安错愕的表情,胥六担心她会误会,急忙道:“云小姐您千万别想岔,那些事都是霍南洲一人所为,家主根本就不知道他还活着,更不知道他一直在背后做这些事情。”

    “我知道。”云安安眸光复杂,难怪霍司擎事先一个字都没有告诉她,恐怕也是担心她会因为霍南洲的事,对他生出隔阂。

    可她又不是是非不分的。

    霍南洲是霍南洲,霍司擎是霍司擎,虽是父子,但本质却并不相同。

    霍司擎绝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而伤害她。

    她现在只担心,霍南洲会不会已经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儿子都会下手对付……

    云安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大楼的,一晃神,人已经到了太阳底下。

    火辣辣的烈阳高挂蓝空,温度灼热,光线落在身上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云安安站了许久,忽然想起不久之前景宝在海岛上过的那个生日,她忘了带防晒,也不在意的就想往海里跑,硬是被霍司擎给揪了回去。

    没确定关系前,只要是阳光比较毒的日子,他都会提醒她要记得抹防晒。

    后来确定了关系,他不再提醒,只是她出门前会亲自帮她抹好,才肯放人。

    但今天……

    回忆到这里,云安安忽然浑身哆嗦了下。

    糟了,她怎么回事。

    怎么动不动就想起他来,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

    住脑!!

    “云小姐?你就是云安安小姐吧?”旁边忽然传来一道男声。

    云安安抬头一看,疑惑地看着来人,“你认识我?”

    “我叫单长煦,之前在霍氏集团和霍总谈合作的时候,偶然在霍总的办公桌上见过您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您。”

    单长煦提着药袋走过来,额角青紫,脸上还有几道抓痕,像是被谁给打了。

    单长煦?

    那不是深蓝集团派来国内的负责人的名字吗?

    云安安的眸子里顿时染上了一层警惕。

    “我已经从深蓝离职,正式加入霍氏霍氏了,所以您不用这么防备地看着我。”单长煦失笑。

    云安安这才稍微放下警惕,“你叫住我有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想告诉您,乔妤被她父亲接回了国外,已经确诊患了精神病,被送到了疗养院秘密接受治疗,不会再到您面前来挑事了。”

    “嗯……只是乔妤一直重复您想害她,您想放干她的血之类的话,深蓝集团可能不会善罢甘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