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欺负你啊

    闻言宫妄笑了一声,藏着难言的愉悦,那张因为獠牙而增添了几分危险的面庞,渐趋柔和。

    “我对你的钱不感兴趣。”他慢悠悠道,“我只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云安安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分不清他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来真的,细眉轻蹙着,没有搭腔。

    宫妄却没有给她逃避的机会,语气半带诱哄:“若是霍司擎能在半小时内找到你的位置,便算作你赢,你并不吃亏。”

    这还叫不吃亏?

    云安安差点气笑,“你突然把我弄到这里来,半点征兆都没有,他连我在戈塔森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在半小时内就找到这里?”

    “但你似乎忘了,距离你来到这里已经过去八个多小时。倘若他真的在乎你,何至于这么久还没有找到你的下落?我多给他半个小时,已是优待。”

    “你少挑拨离间!”云安安一语拆穿他的目的,没好气地道:“有本事你把时限放宽改成一天,半个小时你欺负谁啊?”

    “欺负你啊。”宫妄面上毫无羞愧,琉璃似的血眸里温柔轻漾,仿佛要随波而上,“怎么,你对他就这么没有信心么?”

    不知道为什么,云安安总觉得宫妄这番话她好像曾经在哪儿听过。

    心里窝火的感觉也熟悉得不行。

    她纤指攥紧,恨不得一拳挥到他那张欠扁的脸上去。

    他看似在问她的意见,实际上她根本没得选。

    景宝送她的功能项链在沐浴前她就取了下来,钱包证件都不在身上,口袋比脸还要干净。

    她要离开宫妄身边容易,可从戈塔森回s国……除非偷渡,否则根本就办不到。

    宫妄提出的赌注虽然苛刻,却是她唯一能离开这里的机会。

    答应还是不答应?

    云安安眼眸一转,故作为难地对宫妄说:“我要好好考虑一下,给我点时间。”

    “十分钟。”宫妄一眼便看穿了她的意图,又怎会如她所愿?

    别的事他都能纵着她,唯独她想从他身边逃离这件事,他不允许。

    …

    帝都。

    一夜过去,霍家隐匿在国内各处的势力齐齐出动,地毯式搜索云安安的下落,可她却如同人间蒸发了般,寻不到一丝踪迹。

    8号别墅的氛围也因为迟迟没有好消息传来,而陷入了近乎凝固的死寂中,佣人们连走路都不敢用力,生怕吵醒楼上那尊大佛,惹来杀戮。

    别说他们,就连乔牧现在没事都不敢上三楼,只敢龟缩在楼下,等一有消息再上去汇报。

    “嘭——”

    别墅大门突然被人大力打开,惊得所有人齐齐看去。

    却看到了一张意想不到的脸。

    ——流息。

    “霍总不是放你走了吗?你又回来干什么?”乔牧心惊胆战地看了眼楼上,一把把灰头土脸的流息拽出去,压低声音询问。

    此刻流息脸上哪还有半点远离这座魔窟的得意?像是刚从哪儿逃难出来的一样,狼狈极了。

    要不是流息手上的皮箱太具有标志性,乔牧都不敢认他的。

    “别提了,”流息脸色发苦,“宫妄已经发现了我和哥哥的行踪,要不是我事先准备了后路,现在已经落入他手里了。”

    要知道他的罪名比起巫然来,只重不轻。

    宫妄绝对不可能会放过他。

    如今能庇佑他和哥哥的,就只有霍司擎一人。

    “不能吧?”乔牧皱了皱眉,“戈塔森政变,宫妄重伤逃出了王城,自保都还顾不上,怎么分的出神去抓你?”

    “我还想问他怎么还不死心,我都躲到极地去了都还不肯放过我!”

    “这事不对,你跟我一起去见霍总。”

    流息本就是回来寻求帮助的,自然是乐意得不行。

    可来到书房后,才发现这里面的气氛不对,明明没开空调,寒气却不断地往人脖子里钻,冷得人心肝发颤。

    “……霍先生,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希望能对您找到云小姐起到一些帮助。”流息额上冷汗直冒,有些不敢直视男人冷戾的视线。

    “宫妄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在哪儿。”霍司擎言简意赅地问。

    流息快速地报了一串宫妄名下的房产,以及部分不为人知的私产。

    坐在霍司擎身旁的景宝探过脑袋来,“查到了,宫妄并不在这些地方,还有没有别的可能?”

    “这……”流息脑子急转,可他并非宫妄肚子里的蛔虫,哪可能事事都知晓?

    沉思片刻,霍司擎忽然对景宝道:“查一查曼芙王后和姬拉公主名下的房产。”

    景宝眼睛一亮,胖乎乎的小手快速在电脑键盘上敲打几下,很快便查到了。

    “有了,戈塔森中心城的回溯园,在那里检测到了有人活动的痕迹……至少有两人!”

    虽然毫无逻辑可言,甚至有些荒唐。

    但景宝有种直觉,其中一人就是他妈咪没错了。

    “爸比,我们快出发去找妈咪吧?”

    “不必。”霍司擎沉声,漆黑的眸子里散发着森森寒意,凌厉迫人,“宫妄是怎样把你妈咪带走的,就让他怎样把你妈咪送回来。”

    “少一根头发,我要他的命。”

    与此同时。

    戈塔森中心城。

    十支军队悄无声息地包围了整个回溯园,里外都是二皇子的手下,连一只鸟都飞不进去。

    “二皇子,我们何不趁这个机会,拿下宫妄之后,再把那个女人抓起来,借此要挟执行官?”二皇子身边的部下凑过来,满脸谄媚地道:“执行官既然这么看重那个女人,应该不会吝啬多给咱们一点好……”

    啪!

    部下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二皇子狠厉的一巴掌。

    打完后,二皇子喉咙发紧地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听到部下刚才说的话,心才落回肚子里。

    “给我管好你的嘴巴,刚才那些话要是落入执行官的耳中,别说我,老陛下复活都保不住你。”二皇子冷言警告。

    部下满脸惊惶,连忙低头应了。

    “我让你办的事办好没有?”

    “当然,炸弹已经全部埋下,只等带出那个女人,随时可以引爆,让宫妄葬身此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