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面壁思过

    

    若不是流息看出来云安安晕倒,是因为例假前吃了过量的冰品,霍司擎大抵还不知道身边出现了只小叛徒,偷偷给她吃那些不该吃的。

    没揍他屁屁都是网开一面了。

    小团子:呜。

    冰淇淋蛋糕是干妈买来的,面壁思过的人却是他。

    早知道那样一小个冰淇淋蛋糕,都会害云安安疼到昏迷,打死小团子都不会给她吃的。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父子俩说话的声音并很轻,云安安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努力地听了一会儿,实在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便又睡着了。

    等云安安再度醒来时,一股辛甜的香气便直往她的鼻翼里钻。

    云安安迟钝地眨了眨眸子,刚一动,就发现小腹坠疼,胸口发闷的感觉减轻了很多。

    想起刚才昏睡时听见的声音,她转头看了看房间四周,并没有外人在这里。

    只有床头柜上放着一碗还在冒热气的汤水,闻味道像是用生姜、红枣还有红糖熬出来的。

    就在云安安盯着那玩姜枣红糖汤出神时,房间门忽然被人轻轻打开了。

    云安安抬眸看去,就见一抹颀长伟岸的身影走进来,他手中还端了个摆满食物的托盘。

    看见这一幕,她顿时就愣住了。

    “醒了?”见云安安呆坐在床上,霍司擎走过去将东西放下,沉声道:“医生说你是例假前服用了过量的冰品,才会导致突发性昏迷,以后要多注意。”

    他的口吻依旧温和有礼,但不知为什么,云安安却从中品出了一丝警告的意味,顿时缩了缩小脖子。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

    捕捉到她眼底的紧张,霍司擎眉心轻折了下,墨眸中掠过一丝暗色,深邃难测。

    还是要慢慢来,以免把她吓跑了。

    “把它喝了吧。”霍司擎将那碗姜枣红糖汤递给云安安,声线低柔。

    仿佛刚才造成的压迫感只是云安安的错觉。

    “谢谢。”云安安接过来喝了几口,温热的汤水顺着喉咙淌下,不一会儿胃里和腹部就变得暖洋洋的,冰凉的手心也有了些许温度。

    更重要的是,这碗汤虽然是用生姜熬的,却一点都没有那难闻的姜味。

    对于云安安这种不喜欢生姜的人来说,再友好不过了。

    霍司擎双手环胸地斜靠在桌旁,一语未发地耐心等待她喝完。

    见她喝的差不多了,霍司擎方才将手边的托盘推向了云安安。

    “这些该不会都是你做的吧?”云安安放下手里的瓷碗,看着托盘上的餐碟,大胆猜测道。

    尽管眼前这个举止优雅,气质矜贵却不怒而威的男人,看起来不像是会亲自下厨的人。

    霍司擎略微颔首,“听景宝说起过你的口味,恰好冰箱里有食材,便不问自取了。”

    居然真的是他做的!

    云安安心中惊讶,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没有没有,我该谢谢你费心准备了这些才对,实在太麻烦你了。”

    说到这里,云安安不免有些庆幸,还好当时按门铃的人是云敬,如果是别人……

    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对了,云先生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景宝想你了,闹着要过来找你。”霍司擎言简意赅道。

    如果小团子此刻在这里,恐怕会被气得够呛。

    儿子难道就是用来背锅的吗?!

    但云安安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听到这话心里一软,好奇地问:“那景宝现在人呢?”

    “客厅面壁思过。”

    云安安默了默,敢情她昏睡的时候听到的话,并不是幻听。

    “云先生,景宝虽然年纪小,但他比一般小孩子要聪明早熟很多。如果他做错了什么,你只要跟他说清楚,他就会理解的。那什么,面壁思过就算了吧……?”

    这话云安安说的有些底气不足。

    她毕竟不是小团子的什么人,云敬想要怎么教孩子是云敬的事情,她没有资格插手。

    可一想到小团子委屈巴巴地站在墙角的模样,云安安还是没忍住帮他求情。

    “嗯。”凝着云安安纠结的模样,霍司擎缓缓起身,“你说的有道理。”

    云安安都做好被他讽刺多管闲事的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他会赞同自己,当即就愣住了。

    “你慢慢吃,我去看看景宝。”话落,霍司擎便走出了房间。

    客厅里,小团子站在墙角反省自己,既没有抱怨也没有嘤嘤嘤叫屈,乖得不行。

    这时,小团子感觉脑袋上一重,抬起头来一看,就看见了自家爸比。

    “你妈咪醒了,她想见你。”霍司擎淡淡道。

    小团子顿时眼睛一亮,刚想要走,就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于是艰难地克制住了。

    见他不动,霍司擎略感讶异地挑了挑眉,“怎么?不想见你妈咪了?”

    “才没有呢!”小团子气鼓鼓地道,“我合理怀疑你有别的阴谋!”

    前面还说要让他面壁思过两个小时,只有深刻记住自己犯下的错误,下次才能避免。

    现在还不到两个小时呢,大魔王突然这么说一定是想诈他!

    景宝大爷才不上当呢!

    霍司擎眸底隐隐浮现出一缕笑意,揉着他的小脑袋道,“看在你妈咪替你求情的份上,惩罚可免。”

    小团子登时耳朵一动,然后迈开小短腿飞快跑走了,生怕霍司擎反悔似的。

    等他跑出客厅之后,霍司擎拿出手机,边拨出一通电话,边朝阳台方向走去。

    几秒后,电话接通。

    “交给你一个任务。”

    …

    夜深,万籁俱寂。

    云安安沐浴出来,去客厅倒水的时候,就发现霍司擎竟然还没离开,登时哆嗦了下。

    完了。

    她压根就忘记还要把小团子还给他爸比这回事了……

    “云先生。”云安安拿着玻璃杯的手紧了紧,有些尴尬地走进客厅里,“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到时间,不小心让景宝睡着了。”

    要不是出来倒水,她恐怕都忘了这屋里还有这么一尊大佛在。

    闻言,霍司擎落在工作邮件上的目光转到了她身上,冷峻且凌厉的脸庞一瞬间温和了些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