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他到底是谁?

    

    霍司擎……

    又是这个名字。

    他到底是谁?

    云安安疼得脸色煞白,手撑在墙壁上勉强站稳,眼前却一阵一阵的开始发黑……

    乔妤被云安安的反应吓了一跳,刚想问她怎么了,就见沙琪玛走了过来。

    “安安!”沙琪玛连忙扶住身体摇晃的云安安,也顾不上乔妤还在旁边,带着云安安往休息室里走去。

    乔妤本想跟上,但想了想,停下了脚步。

    把云安安扶到沙发上坐下后,沙琪玛这才给她把脉,但毫无疑问的,脉象正常。

    “安安,我给你按一下,你别睡过去,尽量打起精神来好不好?”沙琪玛一边对云安安说,一边给她按揉起太阳穴。

    虽然没什么特别的作用,但好歹能让她好受一些。

    想到霍司擎先前的嘱托,沙琪玛一颗心都像是火烧火燎过的一样,生怕云安安睡着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但云安安虽然痛苦,却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云安安惨白的小脸终于恢复了些许血色,双眸也不似刚才那般空茫了。

    相比较第一次痛到生生昏迷过去,这次的情况显然好一点。

    但只有云安安自己知道,刚才有多难熬。

    沙琪玛顾不上自己酸痛的手指,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满脸慈爱地问她:“还疼吗?”

    “不疼了。”云安安摇了摇头,在沙琪玛的搀扶下坐起来,垂着眸静坐了一会儿,才问:“沙琪玛,我的头痛症,能治好吗?”

    她不是没找过医生检查,也吃了不少药,但显而易见的,一点作用都没有。

    沙琪玛叹了声气,“我给你开点温养的药,试着调理一段时间吧。”

    “谢谢。”云安安勉强一笑。

    见沙琪玛出来,站在休息室门外的乔妤立刻快步离开了这里。

    等沙琪玛出去后,云安安就拿出了手机,上网搜索起和“霍司擎”这个名字相关的信息来。

    既然他是霍氏集团的总裁,那么网上应该有他的百科资料才对……

    【页面崩溃,请稍候重试。】

    看着熟悉的页面提示,云安安蹙着眉,用其他关键词开始搜索。

    结果却无一例外,什么也查不到。

    就好像有人刻意将他的资料信息抹去了一样,连蛛丝马迹都捕捉不到。

    …

    8号别墅内。

    “我知道了,麻烦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挂断电话后,霍司擎眉宇紧皱,面上如同覆着一层寒霜,经久难融。

    正准备进客厅里打扫的佣人见状,立刻就退了出去。

    小命要紧,小命要紧。

    小团子却不怕,直直地往霍司擎腿上一扑,气鼓鼓地说:“说好的我跟你回来,你就会想办法让妈咪也留在这里,结果你居然把妈咪送走了!骗子!”

    霍司擎略微低眸,淡声道,“我是答应过你,但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

    “很快。”

    “……”小团子顿时气成了一只球,“不要看我小,就以为我不知道大人说的很快,比永远还要久!”

    闻言霍司擎眉梢微抬,捏着他的脸蛋问,“你知道知道?”

    “哼。”小团子气哼一声,“因为同样的招数妈咪也对景宝用过!所以你休想糊弄我!”

    某方面的机灵劲倒是和云安安有的一拼。

    霍司擎蹲下身去,与小团子的目光平视,沉声问他:“爸比答应过你的事,什么时候失约过?”

    小团子唔了声,“那倒没有……”

    “凡事切忌操之过急,知道么?”霍司擎揉了揉他头顶的呆毛,低声安抚他道。

    “那还是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景宝再回来叭。”小团子嘿嘿一笑,然后松开抱住霍司擎大腿的胖手,就要转身往外跑。

    霍司擎一眼便看穿了他的意图,似笑非笑地道:“你如果不想你妈咪好起来,尽管去找她。”

    小团子顿时就刹住了脚,返身又是往霍司擎腿上一扑,奶声奶气地撒娇:“爸比~”

    “嗯?”

    “景宝爱爸比,就像老鼠爱大米。”

    “呵。”

    今天塑料父子情增厚了吗?

    并没有。

    …

    云安安提着袋蛋糕走出公寓电梯,还没站稳,面前就倒下来了一个女人,直直地往她身上压下来。

    云安安躲闪不及,被压了个正着,险些退回电梯里去。

    “喂?”云安安吃力地把面前的人扶到电梯旁边,蹲下身来看着他,“小姐,你还好吗?听得见我说话吗?”

    这一看,云安安就看出了问题。

    眼前这一头长发,嘴唇血红,皮肤白皙,看起来眉清目秀的,乍一眼看去,云安安还以为他是女性。

    因此看见他脖子上的喉结时,云安安顿时就改了口:“先生,我帮你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云安安刚拿出手机,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按住了手机上端。

    “我……低血糖,不用。”男人气若游丝地说了句,扶着地想要起来,却又摔了回去。

    居然是低血糖?

    想了想,云安安从袋子里里拿出瓶甜牛奶来,插上吸管递给他,“给你。”

    “谢谢。”男人勉强抬眼,接过牛奶喝了起来。

    喝完一瓶牛奶,又吃掉了三块蛋糕,四块桂花糕和五个小布丁后,男人似乎终于恢复了过来。

    看着手中空空如也的袋子,云安安:“……”

    妈耶,这可是三人份的量啊。

    为了照顾苏酥现在的食量,她才特意买多了的。

    “谢谢。”男人站起身,颔首向云安安道谢,然后指着一扇门道,“我今天刚搬来这里,我叫温让,以后请多关照。”

    云安安一看,正好在她家对门。

    既然是邻居,那那些甜品就当是见面礼吧……

    “好的。”云安安点了点头,走之前对他道:“你低血糖蛮严重的,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说完,云安安便走到了自家门前,输入密码进入。

    “景宝,你今天想吃……”云安安边往客厅走边开口问,话没说完,便忽的愣住了。

    客厅里空荡荡的,除了她便没有别人了。

    云安安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景宝已经被他的亲生父亲接回去了。

    以后想要再见到小团子,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