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仗着我喜欢你

“嘭——”
枪声响起,血液飞溅。
云安安毫无焦距的双眸定格在霍司擎染血的胸膛上,握着枪的手不自觉地颤抖着,眼角有温热淌下。
直觉让她想把枪丢掉,可脑海深处却不停传来一个如同咒语的魔音,让她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朝着他的心脏再开一枪,你还在犹豫什么?杀了他,快杀了他!”
梦魇般的声音让云安安头痛欲裂,脸色惨白如纸,那双充斥着挣扎和痛苦的眼眸,竟渐渐浮现出了一丝清明。
可当她看清自己手上带血的枪支,还有霍司擎沾满血迹的胸膛时,眸底的清明越来越甚。
刚才那一枪射穿了霍司擎的心口位置,猩红的血液不断从伤口处流出,看得人触目惊心。
霍司擎的呼吸愈发粗重,大掌紧紧地摁着伤口的地方以止血,不断有薄汗顺着他清隽的眉骨落下,俊颜苍白虚弱,挺拔的身躯却丝毫不折。
他堪堪上前两步,抬手握住了云安安颤抖不止的手腕,力道一如既往般轻柔。
“安安。”他哑着声音,“别哭。”
云安安浑身一震。
“你如果哭的太厉害,我没办法帮你擦眼泪。”霍司擎薄唇的颜色愈发淡了,声线却依旧从容淡静,听不出一丝将死的恐慌。
他的手上都是血,怎么能弄脏她的脸。
云安安眸光挣扎,唇瓣翕张着却怎么发不出一个字音,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地举起,再一次将枪口对准了霍司擎。
像是身体里的灵魂被陡然撕裂成了两半,没有一寸肌肤不在隐隐作痛。
她不要,她不要伤害霍司擎——
“我不要!”
云安安脑袋里某根弦“噔”地一声彻底崩断了。
“嘭!!”
刺耳的枪响再起。
霍司擎漆黑的狭眸蓦然紧缩,伸出的手臂只差了那么一秒,云安安的身子便在他的眼前软软地倒了下来。
“安安!”霍司擎厉喝出声,顾不上心口阵阵传来的剧痛,上前接住了她软倒下来的身子。
云安安右手无力地垂落在地面,鲜血从她手心里的血洞不断渗出,将她白色的裙摆都染得通红。
身体被人操控的无力感如潮水般褪去,云安安彻底清醒了过来,双眸却空洞得不像话,下意识地攥紧了霍司擎的衣襟,嗓音哽咽得厉害。
“对不起,对不起……”
她不想伤害他,可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只有她的手废了,她才不会去伤害他,才无法伤害他。
可只要看到霍司擎胸膛上的血迹,云安安就无法欺骗自己。
她到底还是伤害了他——
霍司擎喉结滚动,在她发顶落下一个个轻吻,耐心而温柔地安抚她,“你并没有伤到我,只是伤口瞧着可怕罢了。乖,别哭了,你越哭我便越疼。”
他经历过枪林弹雨,战火连天,生死一线,有且仅有她才能让他溃不成军。
可霍司擎的声音越来越沉弱,随后消失在了云安安耳畔。
感觉到肩上一沉,云安安仓惶地抬起头,就见霍司擎昏迷了过去!
“阿擎,阿擎!”云安安死死地将决堤的泪水逼退,强忍着刺痛的右手,抽出银针艰难地给霍司擎止血。
“家主!”
就在这时,潜入王城调查路线的暗卫们匆匆赶到。
看到浑身是血的霍司擎,还有掉在一旁的枪支,暗卫们看着云安安的目光顿时变得危险起来。
胥七果然上前,把霍司擎扶了起来。
虽不情愿,但还是对一旁的暗卫吩咐:“扶少夫人起来,宫妄的人正在朝这边赶来,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以霍司擎的身手,尽管没有暗卫跟在他左右,他也能够在带走云安安之后全身而退。
可他们防范了所有人,却唯独忘记了要防范云安安……
云安安捂着右手的伤站了起来,对着他们摇了摇头,“你们带阿擎走,我留下来断后,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相反,如果她跟他们一起离开,在戈塔森的土地上,宫妄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可霍司擎的伤经不起一分一秒的耽搁。
她别无选择。
“少夫人,这……”听到云安安的话,胥七眼中的猜忌少了些许。
“没有时间让你们犹豫了,阿擎伤的很重,你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带他去医院治疗。”
“那您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的,如果你们还当我是少夫人,就快点带着阿擎走。”
云安安眸光平静得仿佛一潭死水,脸颊上的泪痕早已被夜风吹干,带起一层绵密的刺疼。
暗卫们拗不过她坚持,只得尽快离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黑夜中。
云安安站在露台上,血液不断从她的右手指尖流淌而下,随后滴落在地上。
直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才回过身来。
果不其然看见了脸色难看的宫妄。
云安安勾唇一笑,披散在身后的长发被夜风吹得凌乱,明明身穿白裙,却有种堕落恶魔的气息在她周身萦绕。
她举起藏在身后的枪,毫不犹豫地对准了宫妄的心脏。
“殿下小心!”跟在后面来的白岐和巫然同时大呼。
“你知道这对我没用。”宫妄不躲不闪,甚至没有丝毫神色变化,只是静静地看着云安安。
“是么?”云安安缓慢地转动手腕,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果不其然,宫妄的脸色骤然一沉,眸子里都多了几分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紧张。
“我是杀不了你,可我能够主宰自己的命。”云安安嗓音冰冷,“让他们离开戈塔森还是我死,宫妄,你只能选一个。”
宫妄的神色越来越冷,暗红色的瞳眸里不免升起些许烦躁。
两人沉默地对峙着。
宫妄不说话,云安安手里的枪支也没有挪开半分。
巫然本想利用傀儡术控制云安安把枪放下,却发现这一招竟对她失去了作用!
怎么会?!
良久,宫妄低低地开口,“云安安,你不过就是仗着我舍不得你。”
哪怕她做的种种都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