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他在吻她?!

入夜,万籁俱寂。
云安安趁金婶睡着之后就悄悄溜出了别墅,躲开了四周的摄像头之后,便藏进了距离大门不远处的树丛后面。
约莫十几分钟后,一窜黑烟从别墅的窗户里翻滚而去,被周围的照明灯一照分外明显。
别墅里的警报器立刻响了起来,惊醒了所有人不说,就连庄园外的守卫都纷纷赶去救火了。
看守大门的人只剩下两个。
就在云安安思考着要不要用药粉迷晕他们时,便听见了别墅那里传来的呼声。
她转头一看,却看见她房间的阳台玻璃窗哗啦一声被火舌冲破,猛烈的火焰像是要把一切烧尽一样,让人心生不安。
云安安细眉一蹙,心底顿时咯噔了声。
不可能,她放在房间里的东西只会散发出烟雾让人误以为是着火了,但是绝对不会有起火的可能性!
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过去看看!”看见此等情景守在大门口的两个人也匆匆赶去了别墅,实则事小,那个女人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霍总饶不了他们。
见大门已经没有守卫了,云安安只好收起心底的疑惑,赶紧离开这里。
与此同时。
第一医院VIP病房内。
霍司擎刚结束一场跨国的视频会议,身体半靠在沙发一侧,单手拿着份文件阅览,眉眼清冷淡漠,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
只偶尔,会时不时扫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继而眉宇便深皱一分。
不管怎么看都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
“你一直在看时间,是不是等下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呢?”云馨月刚喝完护工递来的药,声音温柔体贴地道。
他看时间的次数太频繁了,频繁到云馨月都明显感觉到了他今晚的漫不经心。
这是他从前跟她独处时,从未有过的表现。
云馨月皱了皱眉,心里悄然爬起一丝危机感,面上却笑得无害极了,“如果是公事的话,你可以先去处理,有护工在我没关系的。”
“嗯,那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霍司擎紧皱的眉宇缓缓一松,莫名积压在心口的几许闷意却并没有消散。
嘱咐护工照顾好云馨月之后,他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等……”云馨月睁大了眼,不敢相信霍司擎竟然真的就这样离开了。
明明她只是在以退为进,并没有真的想要他离开的意思啊……
-
云安安顺利逃出了私人庄园后便一刻也不敢停地往山下的方向走去,可惜的是手机还是收不到讯号,她没办法向苏酥求助。
也不知道别墅里的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这并不是她现在该想的问题,趁那些人还没发现这件事汇报给霍司擎之前,她最好能够暂时离开帝都……
然而天总是不遂人愿,越怕什么来什么。
眼前骤然出现的刺目灯光照得云安安登时就停下了脚步,用手遮住了双眼。
也就是这么几秒的时间,独属于霍司擎的低沉冷冽的嗓音便自云安安的头顶响了起来。
“云安安,你很好。”
冷意顿时从后脊背爬满了云安安的全身,让她整个人都僵硬得动弹不得。
明明想要转身就跑,可当她放下手看见逆着光的霍司擎眸底透出的森森寒意,就发现,她的双脚根本不听她使唤了。
云安安贝齿紧咬着唇,明眸闪过一抹懊恼。
她刻意等了好几天就是为了确定霍司擎不会来私人庄园,才策划了今天的逃跑计划。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还没跑远,就直接被他抓了个现行。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这么晚出现在这里是有原因的。”云安安一颗心疯狂坠落的同时,额角也渗出了细汗,脸上露出笑颜着看他。
忽然她脑海灵光一闪,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俏脸认真地道:“这是我为你特制治疗旧疾的药,我需要更多草药。”
“呵。”霍司擎睨了眼她献宝似的递过来的药剂瓶子,前一秒还怒不可遏的狭眸缓和了些许。
心头不知名的紧张也不见了踪影,他低低地吸了口气,随即扣住她的手腕往车里去,“不知死活。”
云安安忍着心慌,眼看着又回到了庄园里,不由有些不忿。
“我又不是犯人,你凭什么一直把我囚禁在这里?我有我的人身自由,即便我们现在是夫妻,你也没有资格干涉我的行动!”
“霍司擎,我可以告你……”
这话还没说完,云安安的衣领口就突然被霍司擎单手攥住,猛地一拉,她整个人都不由控制地湊到了他的面前。
车厢里光线很暗,透过轮廓云安安却能感觉到他此刻距离自己很近。
她的身体有些紧绷,双手下意识地抵住他的胸膛,“你要做什么?”
“告我?”霍司擎嗓音低低冷冷的,眼底仿佛泼墨般幽深得看不见底,“你要告我什么?”
云安安还未回答,他又慢条斯理道,“你是觉得,我收拾不了你了是么?”
云安安敏感得察觉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心在脏不断打鼓,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这一次,他又想用什么东西来胁迫她妥协?
难道是孩——
这个念头还没有完全升起来,云安安就看到眼前黑影朝自己压了下来,继而,唇上传来了微凉的触感。
从唇上传来的电流霎时遍及了云安安的全身,让她整个人都禁不住颤栗了下。
他……在吻她?
不是在酒醉的情况下,也不是在认错人的情况下,他在吻她?!
耳边突然炸开的轰鸣声让云安安整个人都怔住了。
忽然,她感觉到唇上一痛,浓浓的铁锈味立时充满了她整个口腔,疼得她眼眸都泛起了一圈水色。
霍司擎薄唇微抿着将她松开,清冷俊颜上一掠而过的欲色为他整个人都平添了几分禁欲的诱气。
那双幽深如潭的狭眸一瞬不瞬地锁在云安安惊慌不安的小脸上,一贯冷硬的心脏仿佛因此融化了一个小角。
“你,你在干什么?”云安安捂着还在渗血的小嘴,水眸又慌又羞地瞪着他,心脏像是要把自己给撞死的小鹿,一刻也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