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解围

男探长看云安安的目光顿时有些不妙了,他把手臂放桌上,问她,“你是天生神力?”
不然怎么可能凭借这么几根针就让一辆失控的车停了下来,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云安安,“……”
“这事太蹊跷了,先上报给上头知道,查一查这个女人的底细,看能不能查出什么,那位如果追究起来……”
男探长压低了声音吩咐下属。
云安安登时便明白她可能没那么轻易能走掉了,那辆宾利上的男人果然不是什么普通人,因此巡局这边颇为忌惮谨慎。
她飞快在脑海里思索着能为自己担保的人,想来想去,还是发短信给了苏酥。
霍爷爷因为养病已经搬到了云上山庄,轻易不会下山来,她也不好意思为了这种小事操劳他老人家。
也只能麻烦苏酥了。
苏酥那边也很快回复她,说马上就过来,让她别怕。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左右,云安安坐在巡局办公室的长椅上有些昏昏欲睡,偏偏留下来审问她的探员像是鸡血似的。
怎么也不肯相信她说的话,认定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问得她脑袋都大了。
嗒。
脚步停顿的轻响传来。
云安安转眸便看见一双铮亮的皮鞋,往上是包裹在西裤下修长笔直的腿,再到窄腰宽肩,最后是那张清贵俊美得人神共愤的容颜。
“你怎么……会在这儿?”云安安愣了几秒,仰着头看着他。
霍司擎低着淡漠的眸子看她,一手抄在裤兜里,抿着薄唇未语。
“云小姐,公交站发生的事闹得太大,已经上新闻了。”跟在身后的乔牧恭声回答道,“霍总已经将有关于您的消息压了下去,您不用担心什么。”
毕竟动用了霍氏集团的公关团队,效果自然是立竿见影。
“多嘴。”霍司擎斜眸冷睨了眼乔牧,后者立时闭嘴不言。
他转过头,看着只穿着短袖的云安安,将手中的西装外套扔进了她的怀里,“穿上,走。”
“……噢。”云安安红唇抿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披上还带着他淡淡体温的那件外套,小步跟了上去。
男探长刚想让人拦下他们,就接到了上头打来的电话,脸色当即一变,看着那道远去的背影目露忌惮。
幸好他还没来得及张嘴……
-
公交站的事故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在场的有不少人看见了云安安甩出金针的一幕。
本来这件事会引发很大的热议,但在霍氏集团公关部们的控制和带动下,得知这件事的人都认为是那些人异想天开了。
又不是古代武侠小说,还能隔山打牛不成?
更何况那辆车明明是突然拐弯才避开了那个孩子,和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有什么关系?
云安安自然也看见了这些言论,当即就松了口气,在巡局里她已经接受了很多盘问,不想再引起更多注意了。
上了车没多久,云安安就接到了苏酥打来的电话,问她在哪儿。
霍司擎在旁边云安安不好细说,便告诉她自己已经没事离开巡局了,让她白跑了一趟,下次送她一套自制的化妆品补偿她。
苏酥立即就欢呼了起来,“但是安安,你可得小心点,谁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万一有事你记得call我,我二十四小时都在的。”
听出苏酥话里关心的意思,云安安弯了弯眸子,“放心,我没事的。”
挂断电话后,云安安抿了抿唇角,透过车窗倒映着旁侧霍司擎矜冷的身影看了好几秒,正打算转头跟他道谢,就见他拿起了手机。
不知上面出现了什么内容,云安安只觉得车厢里的温度都在不断下降,冷得蚀骨。
但见霍司擎愈发冷峻深凛的神情,便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掉头,去庄园。”霍司擎狭眸掠过一抹狠戾的色彩,视线从手机上收回后,寒声吩咐司机。
司机被他的目光冻得有些哆嗦,连忙照做,“是,霍总。”
庄园?
云安安不解,却也没有开口询问,怀着满腹疑惑。
直到车子停在泷山半山腰,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私人庄园里。
霍司擎率先下了车,俊颜沉冷地走到了云安安那边打开车门,不等她反应过来什么就将她拽出了车内,径直地往连栋别墅内走去。
“霍司擎,你干什么?”云安安吃痛地蹙眉,被迫拉着不停跟着他走进别墅,心里突然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
啪——
三楼卧室,霍司擎将云安安甩到了房间内那张大床上,狭眸幽沉得像是墨汁,一瞬不瞬地锁在她的脸上。
“从今天起,你给我乖乖待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庄园半步。”
他的语调仿佛金属一般有着天然的冷质感,裹挟着让人无力反抗的强势与漠然,霸道至极。
云安安大脑轰地一炸,明眸大睁地看着他此刻可以说薄凉无情的神色,嫣红的小嘴张了张。
“为什么?”
她的大脑一团乱,“你要软禁我?!”
“是又如何。”霍司擎抄进裤兜的长指蜷了蜷,狭长墨眸中一闪而过的复杂,旋即冰封,“学校,医馆,你都不必再去,直到你什么时候清醒了脑子,愿意打掉这个孩子,再说不迟。”
云安安呵的一声,从胸臆间汹涌上来的郁气险些堵塞住她的嗓子口。
她明澈的眸子弯出一道弧度,像是想笑,却比哭还难看。
“你凭什么这么做?我说过这个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不需要你负责,只要我们离婚我立刻走的远远的,这辈子都不出现你的面前,这样还不够吗?”
“不够,”霍司擎喉尖压抑地滚动了两下,狭眸腾起的孤冷仿佛要将她淹没般,没有丝毫回寰之地,“任何会影响馨月病情的祸患,我都不会留。”
“你,亦不例外。”
清冷的话落,霍司擎便转身离开了房间,背影孤傲得近乎冷血。
门一关上,云安安眼眶里死死压抑的泪就再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掉个不停,唇瓣却紧紧抿着不肯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他的外套还披在自己身上,混合着那抹熟悉的清冷淡香,不过方才发生的事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