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确有其事

    “据幸存的山民说,他们丝毫没有看到这些人是如何动手的,仿佛仅仅是用手指一指,倭国士兵便是倒在地上一命呜呼,因为这玉城山中找有仙人指的传说,山民们便认定了这些人也是仙人,纷纷倒头便拜。”

    女招待接着说完了后来发生的事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是露出了颇为遗憾的神情,又道:“可这些人,却是并无什么表示,面对这些山民的膜拜也没说什么,甚至彼此之间,都并无交流,他们在杀完了那些倭国士兵之后,便是如来时一样,顷刻之前,全部离去,等到跪在地上的人,听不到声音,胆战心惊的偷眼观看,才发觉除了他们,哪里还有其他的人。”

    听完女招待讲完了这些,众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

    他们神情各异,有的抱有几分怀疑,有的则是觉得很是神奇。

    唐峰的神情,很是淡定,他只是把玩着茶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一直也没有发表什么看法。

    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对修行之事了解颇深,就算是对炼气士不那么了解,亦是有着几分认知,除了李建明。

    李建明听女招待说起这些,当真是听得如神话故事一般,若不是之前有着跟唐峰去过昆仑,见过更为神奇的东西和如长孙家族那些武修高手,此刻他肯定要站出来反驳,说这些是编造的。

    “这听起来,颇有些灵异之感,这事情,确实是在玉城山发生过的么?”

    林梦佳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有些不太相信的神色。

    荣国诚已经拿着手机,回答了林梦佳的话,他看着手机屏幕,道:“刚刚我搜索了一下,当年确实有一支倭国的军队,进入玉城山之后,便失踪了,根据倭国军方的记载,说是他们进山追击顽抗的山民,之后便失去音讯,推测是入山之后迷路了。”

    林梦佳惊讶的“啊”了一声。

    荣国诚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交给林梦佳看。

    林梦佳细细看去,果然是记载着,有一个叫做长谷川的倭军大佐,带领了二百名倭军来到玉城山区。

    当时这玉城山附近,并无玉城市的存在,距离这里最近的,便是一个小县城,长谷川带人驻扎在县城之中,得到报告,说是玉城山中,有民间组织对抗倭军统治,暗中联络,他便带了三十名倭军,再加上数百名伪军,入山对山民进行围剿。

    这记录很是相识,甚至连部队的番号和失踪人员的数量都有着详实的记载,看得出不会是虚构的。

    在林梦佳看着的时候,其他人也是拿出了手机来,搜索这相关的事件,然后细细看着。

    女招待见状,脸上露出很是得意的笑容,道:“虽然我并不知道这具体的事情,更不知道这军官的名字,可家中的老人们说起的这事情,定然是千真万确的,否则也不会一代一代的传下来。”

    林梦佳口中啧啧称奇,道:“倒真是有这么一件事情,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或许这传说,便是依着这事情夸大出来的呢?

    况且,当初那些山民,对那些所谓的仙人,也不过是惊鸿一瞥,并无太多的交集,甚至连他们的身份都不清楚。”

    女招待点点头,道:“这倒是确实,那些山民们,其实与这些人之间毫无交流,仅仅是他们不住的跪拜,对方却是并无任何反应,若不是后来这些山民见到满地的倭军尸体,几乎会以为自己是做了一个梦,而这些尸体,便是成为这些人确实存在的证据,另外,还有一桩事情,便是那些人在离去之前,搜了那个倭国军官的身,从他身上,将那个地图取走了。”

    女招待所说的这件事情,引起了唐峰的兴趣,他看着她,问道:“这情况可是属实的?”

    “听老人讲,那些山民倭国人都死了,想起来之前那军官带着的奇怪地图,便是想要找来看看,上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可遍寻不着,其中有人便是说,适才跪拜的时候,隐隐约约的觉着,似有人在那尸体上拿东西,想必便是将这地图给拿走了。”

    女招待的声音很是肯定。

    薛盼盼一边点头,一边又饶有兴趣的道:“这事情虽是听来神乎其神的,可毕竟已经是过去了近百年,就算是真的,也只能说明,在当时,山中许是有那等高人的存在,而现在,却是未必了。”

    女招待沉吟了片刻,方道:“其实在最近的十几年之中,有人进山中,说是也见得山林深处有很是神秘的身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这等话说出来,信的人却是不多。”

    紫萱笑着道:“想来也是不多的,如今有相机有手机,能拍照能录像的,若是当真见到了,拍个照片录段视频,比什么都有说服力,没有证据,谁会相信?”

    女招待叹了一口气,道:“便也是这个道理的,另外近些年来,国家对于这山林的保护也是越发重视起来,这林中都是茂密树木,自然不能随随便便让人进去,一来是怕迷路,二来是怕引起山火,另外山中也有不少保护级别的野生动物,需得防止盗猎的。”

    荣国诚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张红票子,递给女招待,道:“多谢你给我们讲了这么有趣的故事。”

    女招待见状,眼前登时便是一亮。

    她给唐峰等人讲这些,不过是因着聊天说到了这里,根本就没有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她连忙上前,接了钞票在手中,连声道谢,又看看时间,笑逐颜开的道:“时间也不早了,诸位先用餐吧,等一下,还需得将这地方,给旅行团的人腾出来。”

    说罢,她已经是兴高采烈的下了楼去。

    见那女招待走了,众人立刻将目光齐齐的落在了唐峰的身上,每个人的眼中,都是写满了疑惑。

    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少的问题想要向着唐峰问,可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