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3章图儿尼地铁站

    “师傅?你要走了吗?”胡须男多嘴问了一句,把手塞进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名片。

    “废话,你不也是要去图儿尼小镇?”江成回头瞟了一眼,带着疑惑的神情,把 胡须男手中的名片拿了过来。

    “给我的?”

    “嗯嗯,师傅,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师傅有空的话可以常常过来我的健身房里面做。”

    胡须男贴近江成的身体,嘴边耳语道:“我们美丽健身房里面有很多大美女哦!个个前凸后翘的,保准师傅您喜欢。”

    “还前凸后翘?妓院不成?”江成开玩笑道,接着把名片往兜里一塞。

    “当然不是妓院,我们怎么敢光明正大开妓院。师傅您可真的会开玩笑。”

    胡须男行到地铁的门口,回头道;“师傅,还没有问您尊姓大名?”

    “江成。”

    “哦!”胡须男似乎对这个名字不怎么感冒,开口敷衍道。

    “嘀嘀嘀。”车笛声如期而至,地跌已经抵达最后一个站点:图儿尼小镇。

    也不知道布兰妮约我在什么地方见面,莫非就在地铁处?

    眉头紧锁着,江成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可突然间胡须男伸手一拉,把江成撑住额头的手臂紧紧地拽住了。

    “师傅,下车了。”

    与此同时,地铁车的速度减缓为零,他们已经到达了图儿尼小镇。

    系统提醒:下一站,华尔郊区,需要乘坐下一站的乘客,收拾好你的行李,准备上车。

    江成被胡须男手掌一拽,心里一惊,以为有人突袭他。

    左勾拳自腰间拔出,拳头处一股令人的力量渲染着一股火焰色的迷雾,朝着胡须男的右脸颊袭去。

    “砰”的一声,胡须男直接被击飞,重重地摔在地铁门口的不锈钢门上。

    “咦……”江成干巴的咋了眨眼,正在确认刚才攻击的对象是谁。

    “胡须男?卧槽,打错人了。”江成怀揣着一颗担忧的心,行进到胡须男的身边,地铁门口突然间打了开。

    江成情急之下,直接一把手抱住了胡须男的身体,好在江成这一次机智的举动,不然胡须男的脑袋很有可能磕到地面上那锋利的隔板上。

    走出地铁门口,江成问道:“喂,你醒醒。”

    “师傅,刚才有人打我,你要帮我报仇……”说完,胡须男就晕了过去。

    自己无意之间的举动,又把人打晕了。

    “靠!现在要怎么办?”

    江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他走路思索的过程中,一双手突然按住了江成左右的两侧的肩膀。

    “敌人?”江成那种如同侦探般谨慎思考的大脑,在这一刻闪现出来一个念头。

    可是江成不可以在犯同样的错了,刚才已经错手把一个人打晕,现在还怎么能够做相同的事情。

    江成压制住自己想要挥拳的冲动,缓慢地把头摆过去,想要看看来着是谁。

    “啪”的一声,一记洪亮的巴掌声,呼啸而至,江成吓得怔住在原地。

    惊魂未定的江成,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眼前 的这个人,叽叽喳喳道:“你怎么在这?”

    “我让你来这里的啊!”布兰妮击掌过后,本以为江成惊喜一番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惊吓,“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看你现在吓成这副模样。”

    江成晃了晃脑袋,事后发现自己的反应着实有点儿夸张。

    “就是这个人,被我一拳打晕了,我现在还在想办法……”

    布兰妮余光间也注意到了躺在江成后背的胡须男,那健硕的肌肉,很容易让布兰妮以为此人就是赵海。

    虽然赵海有啤酒肚,不过身体的强悍却是岁月打磨不掉的。

    “这是赵海?”布兰妮带着疑惑,行进到江成的身后,“这是谁?”

    我就知道布兰妮会问这样的问题,要怎么回答他呢?告诉他,我莫名其妙攻击了一个陌生人?“我刚才和别人交手,失手错伤了这一位在旁边观看的路人。”

    江成说完之后,在心里面想,这下子布兰妮应该不会怪我了吧 ?毕竟误伤别人总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又不是我江成故意的,对不?

    “啪”的一声,事情并不是像江成所想的那样,布兰妮一气之下,一掌击向江成的左脸颊。

    “你怎么可以错手打伤别人?这样会给我们龙兴会带来负面影响的?你知道不?”

    布兰妮俏皮的脸上变得异常严肃,根本不像江成平日见到的那样。

    “你怎么这么凶残?”

    布兰妮听闻江成的这番话,双眸上面的细眉都快要皱到了一起,她严肃道:“你再说一句。”

    “不敢不敢,我开玩笑而已。”江成赶忙组织语言,把自己的话圆了……

    不然,布兰妮另一巴掌就会不分青红皂白向自己的右脸颊袭来啊。

    “我们先喊一辆车把他送到医院里面去吧,到时候,把医药费给他付了,这样他也不会找我们龙兴会的麻烦了。”江成严肃道。

    “也只有这一个方法了。”布兰妮接着转身,准备呼叫救护车。

    她一道秀发在转身的瞬间,甩到江成的脸上,刺痛感迎面而来。

    “痛!”

    布兰妮闻声,把头摔了过去,那道秀发绕成一道圈,扑在她的脸颊上。

    一层扑朔迷离的感觉,再加上布兰妮纯白无暇的肌肤,让人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股女人的气质。

    “哇,怎么这么漂亮?”江成见状在嘴边轻声了一句。

    “你怎么了?”布兰妮发问道,显然是关于 江成刚才痛喊的事情。

    “没事,你有带手机吗?我们直接打120就好了。”

    “哦,有带。”布兰妮把手机拿出来,在她手指刚刚接触数字键盘的时候,江成迎风而来,在她身旁呼啸而过,带起布兰妮的飘长的秀发。

    江成在经过布兰妮身旁的时候,伸手把人家的手机抢了过来,而且还扔给布兰妮一个猛汉。

    那个猛汉就是胡须男,他的身体直接倾倒在布兰妮的怀里。这完全处于布兰妮的意料,她惊呼道:“江成,你又玩我。”

    江成嬉皮笑脸的,拿着布兰妮的手机,来到了一个四周寂静无人的角落处,手指尖触摸着布兰妮手机上面的数字键盘。

    电子屏幕上的数字一一浮现在江成眼前,“呼叫。”江成直接按下拨打的按钮。

    电话接通后,江成直接说了一句:“图儿尼地铁有人受伤,而且是致命伤,麻烦快点派人过来。”就把电话挂掉了。

    江成似乎是自己心里面诡异的情绪作祟,才会不等人家看口说话,害怕人家开口提问,直接选择把电话挂掉了。

    “搞定,现在就等救护车来。”江成手掌连带手机,一起塞进了裤袋里。

    双手叉在裤袋里面,走起路来都洋洋洒洒,江成嘴边顺带囔囔起了几个小调。

    可这时,一股刺耳的熟悉的声音传入江成的耳朵,他意识到,是布兰妮来了。而且布兰妮是过来找他报仇的。

    “江成,你给我站住。”

    听闻布兰妮的声音,江成便想到了刚才嬉耍布兰妮的那一刻。

    “刚才的举动间每一个动作之间衔接的天衣无缝,漂亮。”江成自己在心里面陶醉了一番,在前方红色条纹由红衫木制成的圆长凳上面坐了下去。

    他扭动自己的腰腹,望向刚才布兰妮发出声音的位置。

    “咦,布兰妮人呢?”

    这下子就令江成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刚才还喊着让自己停下来的布兰妮,在转眼之间居然是不见了。

    “她去哪里了?该不会是去搬救兵吧?”江成在心里面推测道,可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一个猜测,“不可能,布兰妮在这个图儿尼小镇的地铁里,怎么可能会有救兵。更何况,她的手机还在我这里呢。”

    江成顺势把口袋里面的手机掏出来,就在这一瞬间,布兰妮从江成背后闪现而出。

    她似乎是潜伏已久,就等江成这一次掏手机的动作。

    “好你江成,看我不打死你。”布兰妮一气之下,直接把手机抢过来,朝着江成的脑袋袭去。

    可是她在这次攻击的时候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提前把自己的行动说出来,或者是暴露了自己的行动。

    江成身体骤然下降,身体后仰,躲过了布兰妮的袭击。接着江成双手横抄,把布兰妮抱了起来,在空中挥舞着。

    “嘿嘿,让你偷袭我。”江成笑着说道,随即放下了布兰妮。

    “你这个变态。”布兰妮整理着身上被江成弄乱的服装,对其说道。

    “我哪里是变态了?你可不要乱说话。”江成坐直身子,在望向布兰妮的时候,余光扫视到了一台警车。

    “什么?怎么有警车来了?”江成脑袋里面第一个跑出来的疑惑。

    有警车,就意味着地铁里面出了事情,可会是什么事情呢?

    “布兰妮,你快点看后面。”江成伸手一指,对布兰妮说道。

    就在布兰妮回头的时候,一辆救护车随即抵达地铁出口站的位置。

    “救护车?”布兰妮问道。

    “你喊了?”

    “不是这个啦,我让你看警车,而不是救护车。”江成对这个理解出现了偏差的布兰妮纠正道。

    “警车?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警车?他们该不会过来抓你的吧?”布兰妮面带惊恐之色,对江成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