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一夜十次郎

慕向彤走过来,先把她和他手里的结婚证都拿起,一并扔向了不远处的那张大床上,然后她两手撑放在轮椅的扶手两边,俯身,冲着他笑,笑得灿烂如同正午的太阳。
“战爷,我好怕呀!”
战驰嘴角抽了抽。
“你是不敢脱光光的,所以,我没有机会拍你的相片卖给娱记。”
战驰:“……”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哭喊着求饶的,等着!
等他的腿好了,再加倍算帐。
不来过一夜十次郎,都对不起她。
向彤:战爷,你一夜十次,能行不?
战驰:……貌似不行呢!
哈,打脸呀!
所以,大话别说太多,圆不回来。
“明明是你拿走我的结婚证,还怪我没有保管好结婚证,战驰,你可真够坏的呀。”
向彤两手落在他的衣衫上,抓住他的衣衫,像当初往他身上烙下印记那样粗暴地把他的衣衫往左右两边一撕,那些未来得及解开的钮扣,应声而落。
战驰:好粗暴!
不过,他喜欢!
他的女人,拳脚功夫很厉害的,连明家的保镖都能被她赏过肩摔。
“慢吞吞的,没点诚意。”
向彤的视线在他上身巡视一遍,“我当初给你的烙印呢?不见了呀,那我再补上。”
说着,她低头,在他的左边肩上狠狠地咬一口。
战驰痛得倒抽一口气,却忍着没有推开她。
“当初劈晕你,拿走你的结婚证,是我的不是。”
战驰认错。
“你是不是怕我拿着结婚证到处炫耀?”
战驰沉默了一下后说道:“领证时,我并不想把你当成我的妻子看待。”
所以,他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是夫妻关系,结婚证在他手里,最安全。
“哦。”
向彤哦了一声。
他之前是说过他娶她,本想整得她哭爹喊娘的,不过,他也只整得她拉了一次肚子,之后便收手了。
算是,对她高抬贵手,手下留情。
“向彤。”
“嗯。”
向彤摸了摸她咬过的地方,她刚才一口咬下来,咬得很大力,都留下了深深的牙印。
“我会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的。”
“谢谢。”
战驰眼神深深的,“不要跟说谢谢,我们是夫妻,不用那样客气。”
“痛吗?”
“痛。”
“那你不吭声。”
战驰包住她双手,免得她摸来摸去,摸出火来。
“我吭声,你就不咬了吗?”
“不,我还要咬,要咬得更大力一点,那样才能解我心头之气。”
“既然如此我何必叫痛。”
向彤:“……战爷,你肯给我一场盛大的婚礼,我很开心,不过,你要是能站着和我一起举行婚礼,我就更开心了。”
战驰低低地道:“说到底,你还是嫌弃我残了。”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