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选官子 第九百零九章 逍遥游

    大海之上,在那剑仙联袂拖月一事过后没多久,一艘悬空飞掠的山岳渡船,附近还有两条保驾护航的大骊剑舟。

    体型庞大,遮天蔽日,恰好从桂花岛上空飘过。

    宝瓶洲所有能够跨洲远游的仙家渡船,早就被文庙和大骊朝廷征用借调,属于老龙城范氏的桂花岛也不例外。

    不过在文庙议事结束没多久,老龙城苻家便与皑皑洲和流霞洲各自租赁了一条新建渡船,用来维持商贸航线。

    这种事情,虽然有投机取巧的嫌疑,却是被中土文庙允许的,不算违禁,这使得那几座能够独力营造跨洲渡船的宗字头仙家,没少挣。

    桂花岛上,一座名为圭脉小院的私宅。

    桂夫人揉了揉眉心,她最近实在是被那个仙槎给惹烦了。

    金粟忍住笑,比较辛苦。

    原来是之前在中土文庙那边的重逢,仙槎说了一番掏心窝子的话,桂夫人看他诚心,就稍稍退让几分,说了句客气话,让他可以偶尔去桂花岛坐坐。当时她有自己的考量,身为南岳大山君的范峻茂,从玉璞境一路跌境到了龙门境,所以范家急需一位上五境供奉,而那位多年护送这条跨洲渡船安然路过蛟龙沟的老舟子

    ,恰好就是仙槎的弟子,桂夫人就希望仙槎能够多加指点弟子的修行。

    但是桂夫人万万没有想到,她所谓的“偶尔”,跟仙槎认为的偶尔,根本就是两回事。

    先前在她意料之中,收了一封来自年轻隐官亲笔手书的道歉信。

    一开始桂夫人还觉得陈平安多虑了,现在她开始觉得陈平安要是敢来桂花岛,她就敢直接赶人。

    小院敲门声响起,不多不少,刚好敲门三下。

    桂夫人微微皱眉,有人靠近院门,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金粟就要起身开门,桂夫人摆摆手,让这位弟子留在原地,再一挥袖子,打开了院门。

    门口站着一个年轻道士,笑容灿烂,朝院内师徒二人,抬臂挥手。

    这条范家渡船,不接纳半道登船的客人,金粟看了眼那年轻道士的道冠,是莲花冠,就被她当成了来自神诰宗的某位游历道士。

    宝瓶洲只有神诰宗的道士,头顶所戴道冠,才会既有鱼尾冠,又有莲花冠。

    可是照理说,桂花岛此次循着那条归墟通道,从蛮荒天下返回宝瓶洲,岛上并无乘客,更没有道士才对。

    桂夫人默不作声,起身后只是道了一声万福。

    金粟连忙跟着师父起身。

    年轻道士赶忙弯腰还礼,起身后唏嘘不已,“一别千年复千年,所幸桂夫人姿容依旧,令人见之忘俗。”

    桂夫人微笑不言。

    年轻道士大摇大摆走入院子,“这位就是金粟姑娘吧,孙嘉树能够迎娶金粟姑娘,真是天作之合。”宝瓶洲那座金桂观的桂树,被后世许多山上修士视为正统月宫种,就是这位道士早年乘舟泛海,途中偶遇桂花岛,在这边借了几枝桂,之后在宝瓶洲登岸游历,路过金桂

    观,随手造就的一番“仙人”手笔,还要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闲是真的闲。

    只是桂夫人如何都没有想到,陆沉去了一趟青冥天下,当初真就闲出了个道祖小弟子,白玉京三掌教。

    事实上,在那趟游历过程中,陆沉还见过了神诰宗当时的宗主,为当年刚刚上山修行的一个道童,指点了些道法。

    而那位小道童,姓祁名真。

    金粟自然未能认出这位年轻道长的身份。

    哪怕对方挑明了身份,估计她也不敢信。

    年轻道士落座前,左右张望一番,笑问道:“这么不凑巧啊,老顾没在渡船上边?”

    原来是那个从剑气长城离开后的陆沉,没有着急返回青冥天下,而是严格遵循与隐官大人的那个约定,必须走一趟宝瓶洲的云霞山。

    而白玉京三掌教的御风速度之快,简直就是……乌龟爬爬。

    桂夫人无奈道:“陆掌教何必明知故问。”

    不是正因为他不在,你这位白玉京三掌教才愿意现身吗?

    陆沉落座后,手指敲击桌面,意思很明显了,酒呢。

    金粟便以心声询问师父,要不要拿出几坛桂花酿待客,桂夫人当然没答应,她不愿意桂花岛跟这个三掌教有过多交集。

    那个仙槎,在整个浩然天下都鼎鼎有名的顾清崧,可不就是陆沉当年带上桂花岛的?

    “楼上看山,山头看雪,雪中看月,月下看美人,各是一番情境。

    陆沉五根手指轮流敲击石桌,自顾自说道:“十五月为天文中尤物,柳七词为文字中尤物,桂花岛为山水中尤物。”

    桂夫人提醒道:“陆掌教,有事说事,没事我就不送客了。”

    陆沉哈哈笑道:“贫道不贫谁贫,桂夫人见谅个。”

    金粟心生疑惑,师父称呼这个道士为陆掌教?

    山上仙府,可没有“掌教”一说,即便是开山立派的,至多就是宗主、山主掌门等,毕竟立教称祖一事,谁能做,谁敢做?

    而山下的江湖门派,倒是不缺“教”字后缀的,却是教主,也没什么掌教说法。

    除非是那远在天边、遥不可及的白玉京三位、当然如今是四位道祖嫡传,才有资格被尊称为“某掌教”。

    难道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年轻道士,是那……陆沉?

    怎么可能,定然是自己想多了。一位白玉京掌教,何等高高在天,岂会敲了门,进了院子,和和气气坐在这边不说,还会厚着脸皮与师父要酒喝。

    对金粟来说,这辈子唯一一次,勉强与陆沉沾边的事情,还是当年陈平安在蛟龙沟一役中,曾经亲手画出一道惊世骇俗的符箓,“作甚务甚,陆沉敕令”。

    陆沉抬头望天,没来由感叹道:“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字面意思,形容女子姿容服饰美若天神,一语极尽美人之妙境。

    桂夫人神色凝重。

    陆沉直愣愣看着桂夫人,蓦然而笑,“开个玩笑,当不得真。”

    桂夫人淡然道:“不当真的玩笑何必说出口。”陆沉小鸡啄米,点头称是,在桂夫人这边吃了挂落,便转头望向那个狐疑不定的金粟,抚掌赞叹道:“好名字,金粟生,仓府实,则城高国强。老龙城真是沾了孙家的光啊

    。”

    金粟小心翼翼说道:“陆真人,我父亲姓金,所以师父帮我取这个名字,只是桂花的一种别称,与那木犀、广寒仙是差不多的意思。”

    陆沉一脸求知若渴的诚挚表情,问道:“何解?”

    金粟笑道:“只因为桂花色黄如金,花小如粟,便有此别名了。”

    陆沉再次抚掌赞叹道:“学到了,学到了,天下学问无涯,真是活到老学到老。”

    桂夫人实在受不了这个陆掌教的胡说八道,直接与弟子说道:“这个陆掌教,就是青冥天下的白玉京陆沉。他岂会不知‘金粟’是桂花别名。”

    金粟大惊失色,赶紧起身,施了个万福,颤声道:“桂花岛金粟,见过陆掌教。”

    陆沉翻了个白眼。

    这就无趣了。

    读未见之书,如遇良友。见已读之书,如逢故人。

    桂夫人此举,大煞风景,就像帮着金粟姑娘,将刚开始翻阅的一本才子佳人书,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了那千篇一律的花好月圆人长寿。陆沉抬起一只手掌,轻轻摇晃,笑嘻嘻道:“金粟姑娘以后这个看人下菜碟的脾气,得改改,不然只会让金粟姑娘白白溜走许多本可以牢牢抓在手心的机缘。当然了,子不

    教父之过,教不严嘛,自然是师之惰了。桂夫人也要在术法传承之外,好好在弟子道心一事上雕琢璞玉。”

    “若说世情皆如此,我不过是随波逐流,便一定对吗?一定好吗?贫道看来却是未必。”

    “只是话说回来,此间真正得失,谁又敢盖棺定论。就不能是金粟与天下人都对了,唯独是贫道错了?”

    陆沉絮絮叨叨,站起身,身形一闪而逝,就此离开桂花岛。

    只是桌上留下了一本金玉材质的道书,泛着紫青道气。

    一步缩地跨海,陆沉骤然间停步,一个踉跄前冲,差点摔了个狗吃屎,抬手扶了扶头顶道冠,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瞥了眼脚下山河,“差点走错门。”

    原来文庙那边,只给了陆掌教登陆两个大洲的份额,然后就要将白玉京三掌教礼送出境了。

    不过等到陆沉下次重返浩然天下,倒是再没有类似约束,毕竟送出了一座瑶光福地,是有那实打实功劳傍身的人了。陆沉站在云海之上,脚下就是海陆接壤处,打了一套天桥把式的拳路,两只噼里啪啦作响的道袍袖子,勉强能算是那行云流水,蓦然一个金鸡独立,双指掐诀,满口胡诌了一通咒语道诀,转瞬间就来到了宝瓶洲的老龙城上空,可惜那片当年亲手造就出来的云海已经没了,一个侧身的凌空翻滚,双脚落定时,陆沉已经便来到了云霞山地界

    ,弯曲手指,轻轻一敲头顶道冠,施展了障眼法。

    陆沉既没有去找那云霞山的当代女子祖师,也没有去绿桧峰找蔡金简,买卖一事,又不着急。陆沉扫了一眼风景秀丽的云霞群峰,最终视线落在了耕云峰那边,大片云海中,一座山头突兀而出如海上孤岛,有个身穿那件老旧“彩鸾”法袍的地仙男子,坐在白玉栏杆

    上独自饮酒,视线呆呆望向某处,久久不能转移,光棍汉喝闷酒,喝来喝去,还不是喝那女子眉眼、言语。

    黄钟侯皱了皱眉头,又来了个不好好按规矩走山门的访客?

    真当云霞山是个谁都能来、谁都能走的地方了?

    上次是个自称落魄山陈平安的青衫客,这次换成了个不知根脚的道士。原来在黄钟侯视野中,有个看不出道脉法统的年轻道士,在那云海之上,远远绕过耕云峰,一掠远去,也不是那种笔直一线的御风,而是大步前行、双袖晃荡的那种,只

    不过御风同时,不忘左右打量几眼,便显得贼眉鼠眼居心不良了。

    黄钟侯便站起身,收起酒壶,施展一门耕云峰独门秘术遁法,身形瞬间如云雾没入白色云海中,悄悄尾随而去。

    只听那年轻容貌的外乡道士,念念有词,什么结成金丹客,方是我辈人。什么烟霞万千,金丹一粒,天青月白,山高风快,无限云水好生涯。然后只见那道士到了一处名为扶鬓峰的山头,开始从半山腰处攀援崖壁而上,身轻举形,倒是有几分飘然道气,身姿矫健若山中猿猴。黄钟侯始终隐匿身形,要看看这个

    鬼祟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年轻道士似乎是个天生的话痨,在这四下无人处,也喜欢自言自语,伸手扯住一根薜荔藤蔓,道士背靠崖壁,抖了抖道袍袖子,抖落出一块大饼,伸手接住,大口嚼起来,含糊不清道:“云间缥缈起数峰,青山叠翠天女髻,葱葱郁郁气佳哉。好诗好诗,趁着诗兴大发,才情如泉涌,势不可挡,再来再来,曾与仙君语,吾山古灵壤,高过须

    弥山,洞府自悬日与月,万里云水洗眼眸,独攀幽险不用扶,敢问诸位客官,缘何如此,听我一声惊堂木,原来是身佩五岳真形图。”

    听得暗处的黄钟侯一阵头疼。一直并无云霞山修士居山修道的扶鬓峰,是一处秘密禁地。即便是祖师堂嫡传修士,都不太清楚此峰的历史渊源,只知道地仙拣选山头作为开峰道场,此峰永远不在挑选

    之列。

    而导致云霞山现在尴尬局面的症结所在,恰好就出在这座山峰。

    传闻云霞山的开山祖师,当年在宝瓶洲开山立派之前,曾寻得远古治水符及不死方,故而在扶鬓峰秘境仙府之内,有那银房石室并白芝紫泉,是云霞山灵气之本所在。

    临近山顶,有一处古老仙府遗址,设置有重重山水迷障,门口又有两圆石,天然石鼓状,修士扣之则鸣,分别榜书篆刻有“神钲”、“云根”。

    黄钟侯心生警惕,因为那个道士好巧不巧,就来到了这边。

    陆沉看着门口石鼓,叹了口气,篆刻犹新,只是那些神人旧事和仙家灵迹,都已过眼云烟了。

    山下的辞旧迎新,是年关,山上的辞旧迎新,是心关。

    忘记是哪位大才说的了。

    大概是贫道自己吧。

    陆沉转头笑道:“耕云峰道友,一路鬼鬼祟祟跟踪贫道,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道友是打算劫财?”

    黄钟侯现出身形,道:“这位道友,不如随我去趟云霞祖山,见一见我的师尊?”

    云霞山掌律韦澧,正是黄钟侯的传道人。

    陆沉摆摆手,“算了算了,你家云霞老祖如今又不在山上,贫道便无故人可以叙旧了。”

    黄钟侯一时语噎。

    云霞老仙,正是云霞山的开山鼻祖,自然早就兵解仙逝了,数位嫡传弟子,通过各自的开枝散叶,才有了如今宝瓶洲云霞十六峰的大好局面。

    而云霞山之所以仙法亲近佛法,这其中又牵扯到一个历史久远的内幕,因为都说那位云霞老祖师,其实出身中土玄空寺,不过却不是僧人,而是某种神异。

    陆沉作虚握手杖状轻轻戳地,微笑道:“木上座,是也不是?”

    黄钟侯不明白这个道士,到底是在故弄玄虚,还是当真确有此事。陆沉啧啧道:“看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糊涂模样,不似作伪。看来是贫道的那位云霞老友,当年不好意思与几位嫡传泄露自己的大道根脚,其实这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应该在你们云霞山祖师堂谱牒上边的序文当中,浓墨重彩大书特书一笔才对。”在云霞老祖尚未离开玄空寺之前,陆沉也未曾乘舟出海,曾经与了然和尚见过一面,道法佛法,各说各话,不过用陆沉的话说,就是“道门真人不贬佛,佛家龙象也知道”

    ,一场说法,两杯清茶,相谈尽欢。

    而云霞老祖的真身,早年正是玄空寺那位住持手中的手杖。

    了然和尚手持“木上座”,曾经轻轻敲过陆沉肩头一下。

    陆沉不躲不避,算是白白送给那位“木上座”一桩开窍道缘。

    这才有了浩然天下后世“一棍打得陆沉出门去”的佛门公案。

    陆沉抬起手,做了个仰头喝酒的姿势。

    黄钟侯犹豫了一下,还是丢过去一壶云霞山秘酿的春困酒。

    陆沉揭了泥封,嗅了嗅,满脸陶醉神色,眯眼而笑,“真是好酒啊。”

    黄钟侯说道:“喝过了酒,还是得劳烦真人去一趟祖师堂。”

    上次那个擅闯山门的外乡人,后来是真去找了绿桧峰蔡金简,黄钟侯才没有对他不依不饶。

    陆沉点点头,“如此正好,贫道真要与你那位山主师伯谈点正事,有人帮忙带路,免得贫道像个无头苍蝇乱撞。”

    黄钟侯说道:“希望真人最好言出必行,免得伤了和气。”

    陆沉一笑置之,指了指那府门,问道:“这么个最适合拿来当道场的风水宝地,就一直关着门,不可惜吗?”黄钟侯解释道:“第二代祖师山主亲自关上的门,临终前还传下一道法旨,将来我们云霞山修士,如果始终无人跻身上五境,便不得开启此门,不准任何人进入秘府内修行

    。”此事不算什么师门机密,一洲修士皆知,不少跟云霞山关系不对路的山上势力,都喜欢拿此事调侃云霞山,冷嘲热讽,故意说那府邸之内,有什么一件仙兵品秩的镇山之宝,一开门就无敌一洲,不然就阴阳怪气说其实你们云霞山的那位开山祖师,早就是咱们宝瓶洲的飞升境大修士了,故意一直闭关不出呢,只要老祖愿意出关,拳打脚踢

    神诰宗不在话下。陆沉闻言立即被酒呛了一口,拿袖子擦拭嘴角,笑道:“真是个既坑师父又坑徒孙的主儿,用心倒是好的,可谓良苦,无非是希望你们这些晚辈修士,能够再接再厉,好好

    修行,怎么都该修出个玉璞,到时候一开门,占据这座府邸潜心修道,说不定便可以顺势多出个仙人。”

    黄钟侯沉默不语。

    陆沉沉吟片刻,一手持壶,一手掐诀,“既然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么开门还需关门人。”

    黄钟侯摇头道:“那位祖师爷兵解离世后,当年确实在山外找到了那位转世人,可惜祖师爷始终未能开窍,修为止步于龙门境,再次兵解,之后便再无消息了。”

    陆沉点点头,不再继续推演那位云霞山二代祖师爷的“来路与出路”,晃了晃手,“泥牛入海,还怎么找。”

    修道最怕没出路,做人最好有来路。

    一些个口口相传的老话,能够比老人更年长,当然是有道理的,比如祖上积德,可以福荫子孙。

    黄钟侯这会儿开始有些相信眼前“年轻”道士,多半是一位道法深厚、并且与云霞山大有渊源的世外高人了。

    陆沉转身望向耕云峰的滔滔云海,默默喝着酒,一肚子诗词歌赋,实在积攒太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翻出哪几篇哪几句,抖搂给身边的这位道友长长见识了。

    黄钟侯却误以为这位驻颜有术返璞归真的外乡道长,是在伤感故地重游的不见故人。陆沉随手将那空酒壶抛向崖外,再一抬手,一旁黄钟侯也在远眺自家耕云峰漫过山岭的壮丽云海,听到那位道长咳嗽几声,才发现对方保持那个抬手姿势,黄钟侯只得又

    抛去一壶春困酒,真不是遇到了个蹭酒喝的骗子?

    陆沉说道:“很多人不喝酒,只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喝酒。很多人不喝酒,则是因为他们喝不上酒了。”

    黄钟侯点点头,深以为然。

    先前那场让半洲山河皆陆沉的惨烈战事,让很多原本不喝酒的人开始喝酒,也让更多喜欢喝酒的人不再喝酒。

    陆沉跟着点点头,晃了晃手中酒壶,果然是个不错的酒友。

    隐官大人挑人的眼光,一向不错。

    不枉费贫道历经千辛万苦走一遭云霞山。

    黄钟侯小心酝酿措辞,问道:“真人造访此地,是为我们云霞山排忧解难而来?”

    陆沉点头道:“当然,贫道一来与你们云霞山有旧,贫道在山上是出了名的念旧,二来有人请贫道出山,好帮你们云霞山渡过难关,两两相加,不得不来。”

    黄钟侯试探性问道:“既然如此,真人为何不直接去找我们山主?”

    陆沉嗤笑一声,“贫道这种境界高耸入云、心性天青月白的世外高人,做事情,岂可以常理揣度?”

    本来已经将对方当做一个游戏人间的陆地神仙,结果被对方自己这么一说,黄钟侯反而有点吃不准了。陆沉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提起酒壶,随便点了点身后那边的府门,一番言语,算是为黄钟侯泄露了天机,“这府邸,对你们云霞山来说,其实就是座‘监守自盗’的阵法,只要开了门,你们云霞山就既解决了忧患,又能得到一笔丰厚的遗产馈赠,年复一年的气运积累,这一开门,黄钟侯,你自己想象一下,得是多大的一份山水气运?云霞

    山接下来唯一要做的,就是布下一座大阵,好好兜住这份如洪水决堤的沛然灵气,不然被灵气潮水瞬间拍晕十多峰修士,就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了。”

    黄钟侯一脸匪夷所思,不敢置信,当真是这么的……简单?!

    根据自家祖师堂之前的大道推衍,想要解决这个天大的困境,无非是从三方面入手,最少兼具其二。

    首先需要一位上五境修士,这也是为何山主近些年一直在闭关,寻求打破瓶颈之法。

    二是云霞山能够一跃成为宗门,被文庙“封正”,就可以多出一份气运,虽然依旧治标不治本,但是可以延缓形势恶化。

    最后还需要一件至少是半仙兵品秩的重宝,能够聚拢并且稳固天地灵气。

    人和,天时,地利,若是能够三者兼备,当然是最好,可就目前看来,云霞山在短期内注定一事无成。

    只说一场大战过后,如今半仙兵都快卖出了曾经等于仙兵的天价,尤其是这类攻伐之外的“镇山”至宝,以前相对价格偏低,如今在浩然天下反而更加珍稀可贵。

    云霞山四处托关系,去别洲询问此事,结果处处碰壁,几乎都是同一个答复,有也不卖!

    这也是云霞山迟迟没能出手的理由,不然砸锅卖铁凑钱加借钱,是可以买下一件半仙兵的。陆沉笑道:“某人其实早就通过那个蔡金简,提醒过你们云霞山的破局之法了,只是蔡金简自己被蒙在鼓里,估计还听见了些暗示,她却始终未能领会,你们这些看客同样不明就里,不得其法,故而不得其门而入,才落了个坐拥金山银山却差点饿死的下场,倒不是那个人故意看你们笑话,只是你们云霞山的道法根本,近乎禅理,他当然也

    不能多此一举,不然就是画蛇添足,等于解扣又结扣,拖泥带水,还债欠债的,反而不美了。”

    黄钟侯作揖道:“恳请真人明言!”

    他仍是不相信在这扶鬓峰开个门,就能让整个云霞山再无后顾之忧。

    再者修士违背祖训一事,在山上可不是什么小事。

    陆沉哀叹一声,这位黄道友性情爽快,要酒就给酒,而且一给给两壶,可惜这脑子就有点……被酒喝迷糊了。陆沉只得耐心解释道:“蔡金简早年不是福缘深厚,得了个‘破而后立,有如神助’的高人谶语吗?破的是什么?神又是说谁?无非是个最简单的破门而入,‘犹如神助’之人,当然是骊珠洞天那位的儒家圣人齐先生了啊。之所以早年是谁说的这句谶语,不是邹子又能是谁,谜题带谜底一并给了,你们还要奢望邹子按住你们的脑袋在耳边大声说

    话吗?”

    黄钟侯在听那道人言语之时,始终作揖弯腰不起。

    等到那位道人不再言语,黄钟侯这次啊直起腰,深呼吸一口气,打定主意,回头就去找山主说此事,山主要是不敢开门,他来!

    冥冥之中,黄钟侯相信这位道人的此番言语,不是戏言,更不是什么祸害云霞山的用心险恶之举。即便山主和师尊都反对,到时候黄钟侯只管寻一个黄道吉日,沐浴更衣,再去那祖师堂敬香,立下道心誓言,与历代祖师爷坦言此事,若是错了,只求任何后果,让我黄

    钟侯能够一人承担。

    陆沉点点头,又开始自吹自擂起来,“是个好酒鬼,难怪能够让贫道不记名的半个学生,想要与你再喝一场。”

    黄钟侯笑道:“话虽如此,晚辈对真人感激不尽,只是规矩在,还是需要请真人一同去趟祖师堂。”

    陆沉啧啧道:“好小子,猴精猴精的,必须大道可期,贫道今儿就把话撂在这里,一口唾沫一颗钉!”

    黄钟侯难免有几分愧疚,这位真人如此坦诚相待,自己却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要让山主亲自勘验对方身份,求个所谓的万无一失。陆沉想要抚须而笑,哦,才记得自己年纪轻,并无胡须这玩意儿,终究不像大玄都观孙道长那么老态龙钟,便揉了揉下巴,“贫道是那真人君子嘛,真人小心,君子大度。

    ”

    黄钟侯无言以对。陆沉轻轻跺脚,呵呵一笑,“不要觉得构建一座阻拦灵气汹涌外泻的护山大阵,是什么轻巧事,一旦扶鬓峰打开府门,声势不小,浩浩荡荡,相当于一位大剑仙的胡乱问剑云霞山,一着不慎,整个扶鬓峰都要当场碎开,可就等于第二场问剑了,乱石飞溅,飞剑如雨,其余云霞山十五峰,最后能留下几座适宜修行的山头,容贫道掐指一算,嗯,还不错,能剩下大半。就是此处洞府内积攒多年的灵气,十之七八,就要为他人作嫁衣裳了,估摸着几年之内,你们云霞山方圆万里之内,大大小小的邻近仙家山头

    ,还有旁边那个一枕黄粱的黄粱国,都要诚心诚意给你们送些类似‘大公无私’的金字匾额,聊表谢意。”

    黄钟侯听闻此事,反而松了口气,不然就像一场黄粱美梦,让他不敢相信是真。

    “那么问题来了,此事何解?”

    陆沉自问自答,丢出手中那只空酒壶,再重重一跺脚,“就在你黄钟侯的两壶酒中。”

    要是黄钟侯只送一壶酒,云霞山可就没这份待遇了。被抛向空中的酒壶,与那早已坠地的酒壶,一悬天一在地,随着陆沉一跺脚,刹那之间,云霞山地界,风卷云涌,只见那两只酒壶蓦然大如山岳,好似壶中有乾坤,各有

    一份道气跌宕涌现而出,最终凝聚出一幅阴阳鱼图案,缓缓盘旋,刚好笼罩住整座云霞山,阵图再一个坠地,如一幅水墨长卷铺展在大地之上,继而消失无踪。

    这份气吞山河的天地异象,转瞬即逝。

    一座云霞山,除了黄钟侯亲眼目睹这份壮阔景象之外,能够察觉到异样的,只有两人,一个是绿桧峰蔡金简,一个呆呆看天的年幼孩童,且这两人,都不靠境界靠道缘。

    陆沉指向一处,与黄钟侯笑道:“那个孩子,资质不错,抢也要抢到耕云峰,将来可堪大用,你们云霞山的下下任山主人选就有了。”

    至于下任山主,当然是眼前这个耕云峰金丹修士了。陆沉挪了几步,拍了拍黄钟侯的肩膀,微笑道:“能够不理会某人的主动劝酒,再当面威胁某人喝一壶吐两壶的人,不多的。至多再过一百年,你就可以到处与人吹嘘此事

    了。”

    不等黄钟侯回过神,那位道人已经不见人影。

    黄钟侯怅然若失,竟然还不知道这位真人的名讳道号。

    心湖当中,响起那位真人的的嗓音,“贫道道号‘佚名’。”

    黄钟侯倍感无奈,事后如何在祖师堂那边解释此事,为自家云霞山帮忙渡过此劫的恩人,是个道号“佚名”的外乡道士?神诰宗地界,道观如林,而作为山中祖庭的那座大道观内,正在举办一场十年一次的授箓典礼,只是相比以往的道门仪轨,如今就要多出了两个“外人”,一个是专程赶来

    神诰宗的大骊陪都礼部官员,一个是大骊京城崇虚局辖下的一位道录,要负责将这些获得度牒的授箓道士,全部记录在册。

    陆沉对此倒是没什么异议,往大了说,无非是个明有王法,幽有道法,道律治已,王律治人。

    往高了深了去说,国法治人于违禁犯法之后,道律则捡束人心于妄念初动之时。在那一座离着神诰宗祖师堂很远的小山上,其中一处悬挂“秋毫观”匾额的不起眼小道观内,一位老道士正带着一帮小道童,在做那道门晚课,规规矩矩,背诵一部道门经典,年纪大的死记,年纪小的硬背,看得门口探头探脑的陆沉哀叹不已,走了走了,听得糟心,双手负后,摇头晃脑走在道观内,瞧见个小道童,一边扫地一边背书,背

    得不顺畅,总是背错,就像自己在翻书,背错了,就得一整页重头再来背过,陆沉也不打搅小道童的“独门清修”,就走到那一棵树下,轻轻摇晃起来。小道童好不容易扫完一地落叶,在仙山上边当道士,不容易啊,山中好些树木都是四季常青的,落叶断断续续,就没个消停,不爽利,不像山下那些个道观,打扫起来,也就只有秋天最累人,入冬后,就可以偷懒了。结果等到小道童回头一瞧,好家伙,哪来的坏蛋,在那儿吃饱了撑着晃了一地的落叶,小道童一怒之下,操起扫帚就冲过

    去,等到那个年轻道士一回头,小道童掂量一番,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便顺势扫帚落地,装模作样清扫地面起来。

    陆沉笑问道:“小家伙,可曾传度授箓?如今可是箓生了,几次加箓了?”

    小道童呵了一声,又不是那种所谓的家传、私箓,有钱就给的,何况自己也没钱啊。有钱能在这儿扫地?道观里边的几个同龄人师兄,可不就是家里有钱,在师父那边就得到了额外观照,就从没洗过茅厕和马桶,自己就不成,如今好了,挑粪去菜圃,熟

    能生巧,倒是一把好手。

    陆沉坐在栏杆上,身后就是一座养了些鲤鱼的小池塘,双臂环胸道:“道在屎溺,挺好啊。”小道童被说中了伤心事,抬头一瞪眼,见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臭道士,正抬着条胳膊,一次次弯曲起来,小道童一下子明白了对方的“提醒”,只得低下头去,闷闷扫地,

    果不其然,那道士自顾自说道:“贫道这一身腱子肉,可都是常年种树、伐树再种树辛苦攒下来的家当,自然身手了得,寻常几个壮汉根本近不了贫道的身。”

    小道童小声嘀咕道:“祖师爷说得才好才对,你说就是说了个屁。”

    陆沉笑问道:“这是为何,不都是同样一句话同一个道理吗?”

    小道童加重力道,扫得落叶四处乱飞,“能一样嘛,当然不一样。反正道理我懂,就是不会说。”

    陆沉问道:“是类似那句‘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小道童抬起头,“啥玩意儿?是哪位高真在哪本典籍上边说的?”

    陆沉笑道:“是个佛门高僧说的。”

    其实陆沉已经知晓道童的那份“胡思乱想”,心中答案,颇有意思,确实只是因为小道童说不出口。

    小道童哦了一声,“你懂得还不少。”

    低头看着满地落叶,小道童同时在心中腹诽一句,就是不当个人。

    陆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道童无精打采,低头扫落叶入簸箕,小声道:“道长喊我阿酉好了,是那个酉时的酉。”

    只是小道童没有说,这是师父帮忙取的名字。跟一个外人,犯不着说这个。

    陆沉笑道:“以后授箓了,有没有想做的事情?”小道童提起手中扫帚,指了指祖师殿方向,只是很快悻悻然放下扫帚,大不敬了,要是被师父瞧见,就惨喽,罚抄经能抄到大半夜,踩了踩簸箕里边的落叶,踩得稍稍结

    实几分,便继续扫落叶,小道童随口说道:“咱们道观穷,以后等我有钱了,就帮着祖师殿里的那尊神像镀金,算是穿件崭新衣衫吧,也就是抹上一层金粉,很可以了。”

    陆沉咦了一声,“阿酉你如此诚心,你家祖师爷还不得赶紧显灵,才对得起你的这份赤子之心?搁我是你家祖师爷,肯定立马现身,与你好好聊上几句。”

    小道童恼火得不行,提起扫帚指向那个说话没个规矩的陌生道士,气呼呼道:“忍你很久了,差不多就可以了啊,不然我就喊师兄过来揍你!”

    小道童赶紧补了一句,“师兄们!”陆沉乐得不行,双手撑住栏杆,摇晃双腿,后脚跟轻磕栏杆,一脸好奇问道:“奇了怪哉,为何你们神诰宗这么大的山头,那么多的道观,就数你们这些个祖师殿杵着那么

    个木头人的道观,最穷呢?”

    小道童怒道:“关你屁事。”

    其实这个问题,别说是自己,就是师兄师弟,还有师伯师叔们都很好奇。只听师父说起过,一宗道士分两脉,戴不同道冠,在整个浩然天下都是不常见的。

    比如小道童以后如果真的成为箓生了,头戴道冠,就是一顶莲花冠。与神诰宗天君宗主的道冠,就不一样。陆沉笑道:“我倒是知道缘由,是因为祁天君当年受了你们祖师爷的一份传道之恩,当上宗主那会儿,一开始呢,是想着两脉道士,一碗水端平,后来发现这么做不行,隐患重重,反而导致你们这一脉的山中道观,越来越少,再后来,祁天君就只得稍稍换了个法子,只能是暗中救济你们这一脉的香火,结果发现还是不行,导致整个宝瓶洲,都未能如他所愿,好歹有个头戴莲花冠的道士,在山外开宗立派,直到很后来,才想勉强明白了一个理,何谓道法自然,原来是他好心办错事了,这才终于有了个北俱

    芦洲的清凉宗。”

    陆沉指了指那棵大树,“万物如草木,有荣枯生死。天地所以能长且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小道童听得迷糊,也就不搭话了,免得露怯。

    他突然问道:“你既然是道士,怎么不自称‘贫道’?”

    陆沉笑道:“贫道不贫,贼有钱啊。”

    小道童便有些羡慕。身上没点盘缠,也无法出远门云游四方不是。

    陆沉摆摆手,“你想岔了,我在说自己是修道之人,恰好万物刍狗,道在天下。”

    陆沉抬高手掌,缓缓往下,重复最后四个字,只是有个微妙的停顿间隔,“道在天,下。”

    小道童哦了一声,你讲你的,我扫我的。

    陆沉问道:“先前我说草木有生死,你身边那棵大树犹活,谁都知道,那么阿酉,我就要问你了,你觉得你脚边簸箕里边的落叶呢?你想一想,是生是死?”

    小道童摇摇头。

    陆沉抬起双手,抱住后脑勺,“阿酉啊,可不是自夸,我这辈子,最凶险的一次与人论道,啧啧,真是凶险,差点就当不成道士了。”

    小道童抬起头,嘿嘿一笑。

    被人打了呗。

    陆沉一本正经道:“阿酉,你又想岔了,我是跟一个年纪很大、辈分很高的‘道士’问道一场,你猜怎么着?”

    其实人间最早的道士一说,是说那僧人。

    小道童怀抱扫帚,眨了眨眼睛。陆沉流露出一抹恍惚神色,脑袋后仰三下,轻声道:“就不说这鱼池了,他观一钵水,八万八千虫。我与那道士,一起在人间游历了数年之久,期间看遍了大小、多寡、长短、前后与生死,可我依旧不服气,那人便带我去了一个奇奇怪怪的世界,世界之广袤深邃,简直就是无宇无宙,拥有不计其数的小千世界,生灵之众多,当真如那恒河之沙,而我就是其中之一,历经千辛万苦,耗费无量光阴,修道有成,若是搁在此地,我就是在那方天地,只是一个唏嘘,就能让千万星辰灰飞烟灭,一抬手,就能让成百上千的……飞升境修士悉数身死道消,最终我开始远游,去过一个个所谓的小千世界,见到了无数古怪生灵,又不知过去几个千百年,我开始选择沉睡酣眠,又不知几个千万年,当我醒来,看似亘古不变的星辰都已经不见,最后的某一天,突然天开一线,我便循着那条道路,好像裹挟了半个世界的无穷尽道气、术法、神通,一撞而去,

    终于得以离开那个地方,结果……”

    小道童当时听说书先生说故事呢,赶紧追问道:“结果如何了?”

    陆沉笑嘻嘻道:“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小道童叹了口气,懂了,“就当我欠你三文钱,行不行?”

    陆沉这才抬起胳膊,笑问道:“阿酉,咱们要是被蚊子叮咬出一个包,是不是喜欢拿指甲这么一划?”

    小道童抬起一根手指,像是打了个叉,笑道:“我喜欢划两下。”

    陆沉笑着点头,指了指自己,“那个我,就是胳膊上被蚊子咬出来的那块红肿,被人随便一手指头给按死了。”

    小道童张大嘴巴,最终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好故事!”

    果真值那三文钱!

    陆沉微笑道:“所以我才始终无法破境,师父最惫懒了,又不愿意为我解惑,我这个当弟子的还能如何,只能自己去找某个答案喽。”小道童怀捧扫帚,久久无言,只觉得道长说的这个故事不算太精彩,都没有书生狐魅、也没有真人登坛做法劾治邪祟呢,就是有点古怪,听得还不错,也不太舍得说给师

    兄师弟们听,毕竟花了自己三文钱呢,小道童最后忍不住感慨道:“道长是从哪里来的?”

    陆沉笑着招手道:“实不相瞒,我看手相是一绝,阿酉,来,摊开手,帮你看看运程。”

    小道童立即警惕起来,这是放长线钓大鱼,归根结底,还是要坑我钱?

    陆沉埋怨道:“不收钱!”

    小道童问道:“是不是被你看出了不好的手相,就要额外收钱了,才好破财消灾?”

    陆沉倒抽一口冷气,自家道脉,怎么出了这么个奇才。以后是跟着自己一起摆算命摊的一块好材料啊。

    小道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神色黯然,抿了抿嘴,放下扫帚,与那个道长告辞一声,打了个道门稽首,然后弯腰,双手提起那只簸箕去远处倒掉落叶。

    陆沉叹了口气。

    孩子原本是想问一问自己的姓氏,只不过话到嘴边,临了还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等到孩子倒掉一簸箕的落叶,转头望去,那个坐在栏杆上的年轻道长,已经不见了。陆沉已经偷摸到了那座道观大殿门槛,朝那道袍寒酸领头背书的老观主招手又招手,老道人第一次瞧见,微笑摇头,继续背书,第二次瞧见那生面孔的年轻道士依旧在门槛那边使劲招手,老道人便微微皱眉,眼神示意自己暂时不得闲,等到第三次瞧见了,身为一观之主的老道人便气得站起身,大步走向门口那边,正要训斥一句,不曾想

    对手一手摸袖子,一手抓住自己的手,轻轻一拍。

    老观主不用低头,掂量一番,唉,是些山下的黄白之物,罢了罢了,就是轻了些。

    那个年轻道士又摸出一把“铜钱”,继续往老观主手上拍去,后者稍稍低头,视线低敛,眼睛一亮,嗯?

    竟然是三颗山上的雪花钱?!老观主等了片刻,见对方不再摸袖子,便轻轻攥拳,手腕一拧,放入袖中,都不用对话言语,拉着对方往远处走,直接问道:“道友怎么知道贫道这‘秋毫观’,还有个私箓

    名额?这里边的规矩,道友可懂?”言下之意,这道观私箓毕竟不比宗门官箓,如今大骊朝廷管得严,得了一份私家授箓,将来摆摆路边摊子还可以,难登大雅之堂,简而言之,骗那帝王将相和达官显贵的

    银子,难了。

    那年轻道士会心一笑,“不懂能来?我就是拿来跟些不懂行的显摆显摆。”

    老观主哀叹一声,伸出双指轻轻捻动,“道友懂规矩却不懂行情啊,得加钱。”

    老观主再压低嗓音道:“说好了,不退钱!”

    陆沉笑道:“加钱就算了,我只是给那个阿酉铺路来了。”

    老道人愣了愣,“你是阿酉那个失散多年的爹?”

    陆沉嘿嘿笑道:“观主你猜。”老道人不愿放过这个冤大头,继续劝说道:“道友你懂的,贫道这道观是小,可是每十年的一个箓生名额,是绝跑不掉的,这可是咱们祁天君早早订立的规矩,阿酉毕竟年纪还小,观里边师叔师兄一大把呢,猴年马月才能轮到他?宗门祖师堂那边,考核严格呐,也不是谁去了就一定能授箓的,一旦推荐了人又未能通过授箓,下个十年就要丢了名额,但是在这秋毫观里边嘛,都是自家人,修道之士,不看心性优劣看啥,老祖宗订下了条规矩,‘若是有人功德超群,道行高超者亦可破格升箓’,真要说起来,咱们秋毫观是可以自己授箓的,不比那宗门祖师堂金贵是真,可箓生身份也是真嘛,到时候头戴莲花冠,咋个就不是道士真人了?这些又不是贫道一张嘴胡乱瞎诌出来的,

    道友你说呢?”

    老观主见那年轻道人点头嗯嗯嗯,可就是不掏钱。急啊。陆沉看着这个道袍清洗得泛白的老观主,再看着他那满门心思想着给祖师爷好好镀上一层金、整个祖师殿都要重新翻修、怎么风光怎么来、回头好与相邻几座道观登门显

    摆去,将来再给自家祖师爷敬香时也能腰杆挺直几分……一连串想法,陆沉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不管怎么说,道观穷归穷,门风不错。陆沉拍了拍老道人的肩膀,笑道:“行了行了,莫与我哭穷,听得我这个祖师爷都要落泪了,回头我就跟祁真说一声,让他单独开设一场授箓仪式,给咱们阿酉一个实打实

    的箓生身份……”

    听这个年轻道士说那些大逆不道的混账话,老观主气得一拳就要捶在对方胸口,“住嘴!”

    陆沉挪步侧身,躲过那一拳,倒不是觉得被一拳打中没面子,实在是担心这一拳落在实处,对老观主不好,陆沉伸出一手,嬉皮笑脸道:“这就谈崩啦?把钱还我!”

    老观主脸色铁青,叹了口气,就要去摸出那些落袋为安的钱财,嘴上说道:“道友恁小气。”

    陆沉微笑道:“哦?”

    下一刻,老观主使劲揉了揉眼睛。

    眼前年轻道人,头戴一顶莲花冠。

    而那顶莲花冠,不管是真道士,假道士,都绝对不敢冒天下道门之大不韪,谁敢擅自仿造这顶道观,更不敢擅自戴在头上招摇过市。

    何况秋毫观还是在这神诰宗地界。故而再下一刻,老观主便热泪盈眶,激动不已,踉跄后退几步,一个扑通跪地,就开始为自家老祖师磕头,老道人嘴唇颤抖,愣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口,伏地不起,满脸

    泪水,竟是一个没忍住,便嚎啕大哭起来。

    这么多年,从资质鲁钝的自己这个现任观主,再一路往上推,一代代的观主,好像修道一辈子,就只修出了个大大的穷字,日子都苦啊。

    陆沉蹲下身,拍了拍老道人的肩膀,穷得都是骨头摸不着肉了,笑着轻声安慰道:“晓得了晓得了,大家都不容易。”老道人哭得实在伤心,好不容易才记起身边蹲着的,是自家祖师爷,白玉京掌教,赶紧抹去眼泪,刚要起身,一抬头才发现祖师爷不知何时坐在了地上,老观主便战战兢

    兢缩了缩脑袋和肩膀,一并坐在地上。

    陆沉这才站起身,笑道:“走了走了,记得等到祁真从蛮荒天下回来,你就去跟祁真说,阿酉如今是我的嫡传弟子了,让他自己看着办。”

    老观主使劲点头,再一个眼花,便没了自家祖师爷的踪迹。

    陆沉跨洲远游,路过两洲之间的大海,低头看了眼。

    鱼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

    遥想当年,好像曾经亲耳听过一场问答。

    先生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学生答,何必读书然后为学。

    陆沉抬头看了眼天幕,骤然间加快御风身形,一个停步,再落下身影,直下看山河。

    来到了那座披麻宗木衣山祖师堂外,陆沉只是稍稍变了些容貌。

    很快就有几位祖师赶来此地,韦雨松大为意外,轻声问道:“不知真人驾临……”

    陆沉咳嗽一声,开门见山道:“当年贫道给出的那件贺礼法宝?”

    几位老祖师面面相觑,韦雨松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怒道:“砍他!”

    他娘的,竟敢假装火龙真人来木衣山装神弄鬼?!那件法宝,宗门庆典一结束,上任宗主私底下早就归还给了火龙真人不说,听竺泉说过大致过程,她爹,也就是上任宗主还与那位老真人,双方你推我让,很是客气了一番,老真人这才抚须而笑,一个必须给,一个坚决不能收,一个铁了心,一个就说不像话,大概就是那么个前辈慈祥、晚辈懂礼数的画面了,最后老真人实在是推脱不过,拍了拍自家宗主的肩膀,眼神欣慰,差不多与道贺宗门可以算是三七分账的老真人,说了句不知该当真还是场面话的言语,大致意思是老真人保证以后几百年内,每年

    当中的那十几天,别处地方不去管,反正一洲剑修都不宜来此问剑。

    简单来说,约莫就是一句“道上我熟,你们木衣山祖师堂,我罩了”?

    陆沉溜之大吉,不愧是火龙真人。

    一步缩地,直接来到自家道脉的清凉宗。

    可惜那个嫡传弟子,如今并不在山中。

    一座阁楼,白墙琉璃瓦,檐下四角皆悬铃铛。

    此外山中都是些茅屋,就算是修士府邸了。

    对于一座宗字头仙家来说,无论是地盘大小,还是府邸气象,确实有点寒酸得过分了。

    幸好贺小凉手上还有个小洞天。

    不然自己这个当师父和祖师的,是得掬一把辛酸泪。

    其实陈平安在仙簪城那边得手的拂尘,最最适合自己这位女弟子了。

    翩翩佳人,山中幽居,手捧拂尘,相得益彰。

    只是陆沉敢开口讨要,即便得手,却也不敢真的送人。到时候肯定会被陈平安追着砍,估计都没半点商量的余地。

    眼前亮起一道剑光,意图不在伤人,警告意味更浓。

    陆沉一个踉跄,骂骂咧咧,“好徒孙,胆敢欺师灭祖!”

    那女修匆匆收起飞剑,那人一个摇晃,差点就要自己一头撞上她的飞剑,如果不是收剑快,就要害得她从吓人变成杀人了。

    女子沉声道:“道友擅闯清凉宗,不知道后果吗?”

    只见那年轻道士一拍脑袋,出现一顶寻常样式的莲花道冠,急匆匆道:“自家人,是自家人!”

    女子愣了愣,“道友是?”

    陆沉却答非所问,笑道:“看来咱们的贺宗主,对你最器重最心疼啊。”

    这位年轻女冠,道号甘吉。刚好是柑桔的一半?

    她翻了个白眼。

    说反话是吧?喜欢戳心窝子是吧?

    师父最偏心了,自己最不受待见。

    两位师姐,当年拜入师父门下的见面礼,分别是一头七彩麋鹿和一件咫尺物,到了自己这边,好了,就是几个橘子,真是山下市井最常见的那种橘子……她一开始还觉得师父是不是另有深意,其实是什么灵丹妙药,等到她细嚼慢咽,吃完了,真就没啥玄机了,唯一不同寻常的待遇,就是师父每次出门下山游历,回山之时

    ,都会给她带几颗橘子。

    陆沉转头望向一处,笑道:“天大福缘,连我这个给他当师弟的,都要羡慕。”师尊如今不在山上,去流霞洲远游了,她便先以心声通知同门速速赶来此地,再顺着那个年轻道士的视线,甘吉看到了远处的栅栏,曾经有个李先生,被师父亲自邀请到山中,为他们传道授业解惑。而且李先生当年在下山前,亲手种下了些花草,有爬山虎,牵牛花,还有一只小水缸里的碗莲,说来奇怪,明明是寻常碗莲,并非仙家花卉

    ,可是每逢花开时节,便会在那小小水缸内,绿水春波,立叶出水,开出三百重艳。

    陆沉一屁股坐在廊道中,伸出手指,轻轻晃动,铃铛便随之摇晃起来,叮叮咚咚,清脆悦耳。

    一种爱鱼心不同,有人喜欢钓鱼吃鱼,有人只喜欢养鱼喂鱼。

    除了女冠甘吉,所有留在山中的宗主嫡传,都已经赶来此地。

    陆沉单手托腮,怔怔出神,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听说北边那个大剑仙白裳,曾经对贺小凉撂过一句豪言壮语?”

    好像是说贺小凉就别奢望这辈子能够在北俱芦洲跻身飞升境了。陆沉刚要站起身,就在此刻,依稀见到栅栏那边,师兄好像在多年之前,就站在那里,朝自己这边微笑摇头,而且明明白白在说一句,回了白玉京,小心将来的某场问剑,一定要护住你师兄余斗和一座白玉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