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选官子 第八百九十三章 下棋

    ☆免费小说阅读

    [

    ]

    梁国京城,冬日高照,一座皇帝敕建的崭新道观,若有游人步入其中,肯定会误以为是一座千年道观,这是国库用了将近百万两真金白银,堆出来的一份古色古香。

    阳光洒落在一座宫殿的屋脊碧绿琉璃瓦上,戗脊上一排栩栩如生的脊兽,其中形似狮子的狻猊塑像,似乎摇头晃脑了一下。

    咫尺之隔,昼夜有别。

    屋顶就是白昼,檐下却是夜幕沉沉,昏暗中,有女子手提宫灯,缓步廊道中,纤纤玉手,白如月光。

    她提灯在廊道中来回巡游,每次都会路过两扇朱红大门,一门之隔,别有洞天。

    屋内,眉心一粒红痣的白衣少年,好似高高悬空太虚中,远远看着一位老道人,正是龙虎山当代外姓大天师,梁爽。

    而此刻,位于梁国边境的那处山神祠庙门口,那位护国真人,其实还在与陈平安把臂言欢,聊得颇为投缘,台阶一旁同样还坐着个白衣少年,只是那边多出了个黄帽青鞋的小陌。

    事实上,眼前老真人,才是龙虎山天师梁爽的真身。

    崔东山叹了口气,一场仗打下来,白帝城郑居中除外,好像谁都不容易。

    比如眼前这位老道人,出现了一种凡俗夫子都能肉眼可见的形神枯槁,头发稀疏,勉强挽髻戴金冠,老人骨瘦如柴,以至于身上那件本就宽大的紫色道袍,显得更加松垮。

    梁爽双手叠放在腹部,两根拇指互抵,正在呼吸吐纳,用来稳固心神和温养枯朽肉身。

    老真人背后犹有一尊缥缈不定的金身法相,却像一幅挂像,随风飘摇。

    三者身形,大小悬殊,崔东山小如一粒芥子,真人大如一座山岳,法相巍峨如一颗星辰。

    崔东山其实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老真人。

    老真人虽然看似昏睡,但是每一次呼吸吐纳之间,面门七窍皆有真气如瀑流泻,如条条白蛇挂壁,偶有道气流散,便化作一个紫色文字,仿佛在抄写一部经书,每次串联成句后,便重返七窍之内,如一条条已经奔流入海的江河,重新被仙人牵引倒流。一串串紫色文字虽然成句即退转,但是依旧在老真人身前的广袤虚空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宝箓道痕,光彩黯淡,字迹晦暗,崔东山遥望之,犹如月下观书。

    天仙静坐生道气,虚室落笔转春风。

    如果不是受伤颇重,这位外姓大天师不需要在此闭关,画地为牢,平时只能以阴神出窍远游。

    崔东山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亲眼见到这一幕,也有些感伤。

    真人梁爽,道号太夷。

    遥想当年,何等天姿飒爽,风神潇洒。

    在山上都是个出了名的美男子。

    只是这个顶替趴地峰火龙真人担任天师的梁爽,与那位人间最得意差不多,喜欢山人幽居,而且真要论辈分,比道龄之悠长,梁爽还要更高更长。

    老真人光是跻身飞升境后,闭门谢客的岁月,就长达数千载,再加上梁爽修行路上,出手次数寥寥,以至于久而久之,浩然天下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山巅人物了。

    崔瀺在青年岁数,跟随老秀才在外游历,就曾拜访过梁爽,结果吃了个毫不留情的闭门羹,让老秀才至今耿耿于怀,人没见着也就罢了,酒都没喝成,岂有此理,太不像话。

    老真人依旧闭目养神,却察觉到崔东山的心境起伏,淡然道:“各有天命,人生顺逆,何必伤感。”

    然后老真人笑了笑,“之前还有几分怀疑,如今看来,确实不是曾经的绣虎崔瀺了。”

    崔东山在这座老真人的心相小千世界中,盘腿而坐,问道:“有无小事,是晚辈可以帮上忙的?”

    至于梁爽当下缝补大道一事,就免了。崔东山自认没那份通天本事。

    老真人似乎已经“抄录”完了一部经书,道心愈发古井不波,睁眼说道:“无。”

    这边双方有对话,那座山神祠庙门口亦有闲聊,那个紫衣道人与陈平安提及了当年刺杀一事,没有半点豪气,反而视为耻辱。

    相较于眼前这个真身,祠庙那边的护国真人梁爽,好像凝聚了真身全部的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故而喜则大喜,悲则大悲,怒则震怒。

    崔东山笑道:“一位至多只算半步跨入十四境大天地的修道之人,在已经是蛮荒地盘的桐叶洲,伤了一个十四境巅峰大修士不说,还能够从他手上逃脱,这要还不是壮举,怎么才能算是壮举。所以晚辈很好奇,前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梁爽淡然道:“尽人事听天命,唯此而已。”

    登天之前的文海周密,已是当之无愧的三教祖师之外第一人。

    这头被称呼为通天老狐的蛮荒文海,在异乡天下,犹有一份不容小觑的造字之功。

    就像离真曾经当面询问周密,数千年来,到底“合道”了多少头大妖。

    仿佛周密的合道之法,就是吃,一直吃,而且一直吃不饱,光是蛮荒十四旧王座大妖,

    在剑气长城,被董三更斩杀的荷花庵主,被阿良联手姚冲道打得跌境为元婴的黄鸾,在倒悬山遗址附近,被白也斩杀的曜甲,在桐叶洲的切韵……除此之外,周密早就剥离出一具阳神身外身,一步步崛起,最终成为那位高居枯骨王座之上的大妖白莹。

    何况周密在这之前,早就用蛮荒天下的山巅方式,打杀再吃掉了同为十四境的陆法言,也就是切韵和斐然的师尊,最终阴神与之融合。至于金甲洲那个叛变的飞升境大修士完颜老景,估计就只能算是一小碟开胃菜了。

    除此之外,天晓得周密秘密“合道”了多少头旧王座之外的蛮荒大妖?

    崔东山抖了抖袖子,双指并拢,轻轻摇晃,显化出一枚印章。

    梁爽看了眼,“好个‘饥不果腹老书虫’。”

    手积书卷三百万,天寒地冻我自娱。他年饱餐神仙字,不枉此生作蠹鱼。

    那是一枚普通材质的私人藏书印,据说是浩然贾生,在远游倒悬山途中,在家乡天下路边,随手拾取的一块山间玉石,雕琢为章,作为藏书印,随身携带多年。

    梁爽叹息一声,“大千世界,万象森罗。囊括万殊,裁为一相。”

    周密如何强大,不亲自打过,外人就会很难想象其中万一。

    尤其别忘了一事,在文海周密还是浩然书生的时候,曾是一步登天,直接从柳筋境跻身的玉璞境。

    而这位文弱书生昔年修道理由,竟然就只是为了能够“这一辈子”多读点书,才好施展抱负。

    如今被周密留在人间的那个关门弟子,甲申帐木屐,后来的周清高,就一样是如此走捷径。

    梁爽其实也有好奇事,“当年我尚未下山时,就从天籁那边听说了你的一些事情,比如其中一事,当了大骊国师的崔瀺,因为是以首徒身份叛出文脉,中土文庙禁绝了文圣学问,你被连累极多,所以你们就‘理所当然’地从仙人跌境了。跌境一事,可是障眼法?”

    辈分高不高,年纪大不大,只需从梁爽喊龙虎山当代大天师为“天籁”便知道了。

    一般人眼中的理所当然,却是老真人和赵天籁眼中的莫名其妙。

    道理很简单,浩然山巅,居高望远,反而不敢低估绣虎的心智。

    毕竟是一个只要自己愿意、便可以将文庙副教主视为囊中物的文圣首徒。

    结果谁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位原本可以名垂青史的读书人,会沦为丧家犬,过街老鼠。

    前者是说失去了文脉道统身份,后者是说当年绣虎的处境,欺师灭祖,离经叛道,在中土神洲,谁都能踩上几脚,朋友寥寥,好像只有皑皑洲刘聚宝,玄密王朝的郁泮水,还有那个山海宗,对绣虎还算心有同情。

    “是也不是。”

    崔东山笑道:“跌境是真,不过更大所求,还是自欺欺人,好瞒天过海。我也是很后来,才渐渐想明白了这件事,被崔瀺蒙在鼓里多年,因为因为这个老王八蛋,为了欺天瞒地,第一个骗的人,就是另外一个自己,是我崔东山。”

    说到这里,崔东山开始骂骂咧咧。一想到当年自己傻了吧唧去骊珠洞天,跟齐静春斗智斗勇掰手腕,让如今的崔东山,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那会儿齐静春,看待那个踌躇满志、自认胜券在握的自己,是不是就像在看个天大笑话?还他娘的得辛苦憋住笑吧?

    梁爽抬起一手,心算推衍,辅以掐诀,最终感叹道:“绣虎够狠。”

    崔瀺对自己,对那个后来的小师弟,都是如此。

    这般为人护道,独一份的。

    崔瀺就像……只要陈平安落在我这个大师兄手上,都能够辛苦维持道心,不至于彻底崩溃,没有失心疯,那么天底下就没外人能够算计陈平安的道心了。

    崔瀺当年跌境是真,却是刻意为之,山巅最高明的障眼法,就是以真相覆盖真相,而非遮掩。

    作为人间第一部道书,被后世尊称为群经之首,此书中早已泄露天机,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绣虎崔瀺剥离神魂,一分为二,使得人间凭空多出一个崔东山,准确说来,就是名副其实的“少年崔瀺”。

    关键是那头绣虎,在这件事上,没有将自身的事功学问发挥到极致,并未追求“两崔瀺两飞升”的那个结果,反而有意无意,刻意限制了崔东山的“棋力”,故而后者除了记忆不全,其实无论是性情,还是心智,都不如崔瀺本身,就像分出了个界限分明的主次。

    梁爽问道:“想要做成此事,崔瀺是与三山九侯先生请教了封山之法?”

    崔东山笑道:“既是请教,也是切磋。”

    这也就是自己耳濡目染了先生的礼敬前辈,要是换成某个老王八蛋,还不得直接撂下一句“不算什么请教,只是相互砥砺”?

    犹不尽兴的话,就再加上一句“今人何必不如古人”?

    老真人说道:“稍等片刻。”

    崔东山点点头,“晚辈等着就是了。”

    老真人以道心驾驭一身道意,再以道意牵引道气,最终以道气驾驭气势磅礴如条条大渎江河的汹汹灵气,在人身小天地内运转一个大周天,梁爽退出那方心相天地后,两人便置身于一间素雅房屋,唯有蒲团两张,一条小几,搁放有一只博山熏炉,紫烟缭绕,满室清香。

    老真人脸上难得有些笑意,“你这位先生,够小心的,好像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置身梦境中。”

    先前自己那尊阴神的言语,其实无异于与陈平安一场问剑。此地的梁爽真身,则借机以天心看人心。

    如人间故人寥寥。

    邹子是其中之一。

    崔东山抬起一只手掌,作扇摇晃三下,将那些比祠庙香火更金贵的紫金烟雾,朝自己这边稍稍牵引几分。

    不多不少,刚好三下。

    不可少,长者赐不敢辞,多了,也不得体。

    崔东山笑道:“能受天磨是豪杰,最难难在永天真。”

    梁爽不置可否,问道:“我是不得已而为之,你呢?”

    阴神出窍远游一事,不可持久,只是天下事无绝对,山上也有不少旁门左道的法子,比如道门的斩却三尸,比如已经降服的心猿意马。

    崔东山毫不隐瞒,“分出了一部分心神,依附在瓷人中,偷摸去了五彩天下,原本我打算在那边花一甲子光阴,帮助落魄山建立下宗。”

    “手段多心机重则天机浅。”

    梁爽皱眉道:“这么折腾,到处撒网,你是打不算要那个飞升境了?”

    崔东山说道:“除了我先生是例外,落魄山不缺任何一人的境界。但是我们缺地盘,缺人手,还缺钱。”

    如今落魄山光是飞升境修士,就有两位,小陌和那位吴霜降的心魔道侣。

    梁爽点头道:“蔚然大宗。”

    崔东山笑容灿烂,抬手抱拳,使劲摇晃,“肯定是句谶语吉言了。”

    梁爽微笑道:“你这个先生,从玉璞一路跌境到了金丹,如今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空有一身驳杂却还算上乘的道法,却被灵气积蓄一事,给束手束脚了。难怪能与‘我’不打不相识,原来是同病相怜。”

    崔东山忧心不已。

    陈平安是先练的拳,成为纯粹武夫。成为练气士后,有两把始终无法大炼的初一和十五,再加上符箓手段,与人对敌,也算迎刃有余。后来在剑气长城,成为了一位货真价实的剑修,拥有了两把“极不讲理”的本命飞剑,所以不用太过被灵气多寡拘束,再合道半座剑气长城,以及与陆沉暂借一身十四境道法。

    所以陈平安一路走来,竟然一次都没有经历过那种“灵气耗竭”的山上厮杀。

    不然山上斗法,或是闭关修行,为山河“翻新”,修士灵气或被动或主动枯竭见底,是常有的事。

    山上有个比喻,下五境修士的灵气多寡、家底多寡,就是一颗还是几颗雪花钱的差异。

    跻身中五境,尤其是结金丹,就等于坐拥一颗小暑钱了。

    等到打破元婴瓶颈,跻身上五境,一位修士的灵气家底,就可以用谷雨钱来衡量了。

    梁爽问道:“你是准备分别在桐叶洲和五彩天下,同时白手起家?”

    崔东山笑呵呵道:“希望吧。”

    “我有些好奇,你是怎么提起的心气?”

    修道之人,养神容易提神难,道心易破难补,心气易坠难起。

    崔东山有些悻悻然,“在家门口那边,被姓郑的给气到了。”

    梁爽点头道:“郑居中棋力太高,难免曲高和寡,独独对绣虎刮目相看。”

    崔东山笑道:“郑居中对那位白玉京大掌教,也是高看一眼的。”

    既然话赶话谈到了郑居中,精通弈棋一道的老真人,便笑问道:“手谈一局?”

    白衣少年搓手道:“前辈是想输还是想赢?”

    梁爽摇摇头,“不如你先生会说话。”

    之后老真人一挥袖子,桐叶洲山河在屋内显化而生,老真人视线游曳,拣选出新旧五岳和储君山头,凝为一百六十颗青翠棋子,崔东山便有样学样,将一洲江河显化为一颗颗雪白棋子,不过却只有五十颗,棋子数量明显远远少于老真人,将它们聚拢在脚边,白衣少年攥起一把雪白棋子,然后扬起拳头,“猜先?”

    梁爽直接捻起一颗青翠棋子,身体微微前倾,好像直接跳过了猜先这个步骤,率先落子,悬空而停。

    就像在与对面的白衣少年说了句,我梁爽是更早登山修行的前辈,如今又比你境界更高,猜先一事,既然毫无悬念,何必多此一举。

    现在唯一的问题,在于两人之间,其实并无棋盘。

    这就又是梁爽的“长辈风范”了,猜先一事,自己得了便宜,在棋盘上却不占崔东山半点便宜,与此同时,一局手谈的棋盘大小,可以超出纵横十九道。此外,棋盘纵横两条线的间距大小,其实是需要双方通过落子来确定的。故而这么一局棋,从棋子到猜先,再到棋盘,都透着一股玄乎。旧规矩,新规矩,都会有,各自先手定式,神仙手,无理手,都会依次生发,棋子在棋盘上,若座座山岳在大地之上矗立而起,诸多棋理则如条条江河绵延其中,仿佛远比仙人更加“长寿如不朽”如人间山河,同样会在棋盘上不断有无生灭。

    双方落子如飞。

    各自下出五十手之后,已经没有了雪白棋子的崔东山,突然环顾四周,最终竟然将自家宗门的那座仙都山,凝为一颗青翠棋子,轻轻捻起,敲棋盘上。

    梁爽盯着棋盘,思量许久,叹了口气,抓起一把青翠棋子倒在棋盘上,老真人算是投子认输了。

    崔东山笑道:“前辈高风亮节。”

    梁爽问道:“下宗名字?”

    崔东山说道:“选址桐叶洲仙都山,取名青萍剑宗。”

    梁爽点头道:“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仙都在白云生处,青衫却在山外,只是人不在意还在。”

    崔东山笑着点头。

    不胡乱骂人的前辈,就是好前辈。

    梁爽说道:“那山中灵芝和盘踞小虬,就交由你们处置好了。”

    崔东山起身告辞。

    梁爽站起身,送到了门口就停步,看了眼热热闹闹的梁国京城,以及更远处的山河景象。

    崔东山跨过门槛后,转头随口笑道:“来年桑麻看不尽,始知身是太平人。”

    梁爽依旧没有收回视线,最后说了句极有深意的谶语。

    崔东山一笑置之,听过就算,身形化作一道白虹,赶赴梁国边境那边的山神祠庙。

    老真人转身走向那副还没有撤掉的棋局,捻须片刻,点头道:“这一手,我若是在此落子,肯定能赢。”

    那个在廊道中提灯巡游的女子,一头雾水来到门口这边,看着屋内奇奇怪怪的棋盘棋子,她小声问道:“师尊,与那少年下棋输啦?”

    老真人抚须笑道:“怎么可能。”

    女子瞥了眼棋局,再看着师父。

    老真人只得解释道:“输了棋局,赢了气度。”

    ————

    山神祠庙门口的台阶上,陈平安与那位老真人抱拳道别。

    一行人重返原先落脚山头,那位府君娘娘还被晾在了这边。

    崔东山以心声将一个大概说了遍,陈平安点点头,自己的眼光不错,果然是位天心难测的世外高人。

    山顶,霁山府君,姜莹,这位府君娘娘,也会被一些相熟的山上修士,尊称为云壑夫人。极风雅,府中神女侍女,被她取名为采诗官、洗墨官等。

    一位负责为姜莹梳妆的贴身侍女,轻声问道:“娘娘,这拨外乡人,好像不是寻常练气士。”

    她站在府君娘娘身边,要矮两个头。

    姜莹笑着打趣道:“这都看出来了?”

    先前那一行人遁法玄妙,转瞬即至数百里之外,毫无灵气涟漪,气象惊人。

    尤其是之后山神祠庙那边,山水朦胧,雾里看花一般。这意味着这拨暂时身份不明的过江龙,至少会有一两位元婴,说不定队伍中还有上五境神仙。而她哪怕跻身了一国五岳山君,没有五六百年的鼎盛香火,金身休想跻身元婴品秩。

    这位霁山府君娘娘,用那本卷起的二十四花信风印谱,轻轻敲打手心。

    最安稳的做法,就是立即返回那架车辇,打道回府,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如今的桐叶洲,来自别洲的过江龙,实在太多。

    只说最南边的驱山渡,就有个来自别洲的“剑仙许君”,负责接引来自皑皑洲刘氏的……两条跨洲渡船。

    尤其是北边那个宝瓶洲的邻居修士,当年只能伸长脖子仰视桐叶洲,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桐叶洲修士见面矮一头、低一境了。

    不少外乡修士,隐居幕后,不管是靠钱,还是靠什么,在一些个刚刚复国没几年的小国,都当起了把持朝政的太上皇,暗中扶植傀儡,行事果决,捞钱心黑,大肆攫取各种山水资源,比如其中那个与虞氏王朝缔结盟约的老龙城侯家……只是不可否认,来不及逃回蛮荒天下的残余妖族修士,数量极多,如果没有这些跨海而来的外乡修士,已经足够破烂不堪的桐叶洲,只会更加生灵涂炭,单凭本土修士,恐怕再过一甲子,都无法收拾旧山河。

    只说那个宗门候补的小龙湫,对待搜山一事,极为上心,甚至打造出了一座“野园”,作为一处供人赏景的游览胜地,其中圈禁了一大拨尚未炼形成功的蛮荒妖族,和一些下五境妖族修士。

    小龙湫的山主老祖师,已经闭关养伤多年,使得那个管钱的元婴境,无论是修为,还是山门地位,都后来者居上了,也就几年功夫,小龙湫山主一脉,就大权旁落了。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等到一行人重返山头,府君山神娘娘将那本印谱收入袖中,笑道:“仙师可以直呼其名,我姓姜名莹,来自霁山。”

    那个青衫客笑容温和,说道:“见过姜府君。我叫曹沫,是宝瓶洲人氏。”

    姜莹松了口气,就当是混了个熟脸,至于那边的仙家机缘,霁山就不做奢望了,她刚要告辞离去,却听那人继续说道:“那位梁国老真人,让我帮忙向询问一事,如果是今天是姜府君捷足先登,得了这桩机缘,霁山会如何处置那灵芝和小虬。”

    姜莹笑道:“若是我有幸得之,自当珍惜这份缘分,霁山必然以礼相待。”

    陈平安说道:“那棵雷击木虽已枯死,但是与山根牵连颇深,移植雷击木和灵芝一事,我说不定可以帮上忙。”

    姜莹道:“最好是等那灵芝真正开窍了,可以短暂离开它那处修道之地,外人再来做此事。不然或多或少,会伤及那棵灵芝的元气根本。”

    裴钱闻言暗自点头。

    这位府君娘娘,其实只凭她这句话,就算已经过关了。这桩机缘,会是善缘。

    师父才敢真正放心。

    陈平安微笑道:“是我疏忽了,还是姜府君行事更稳妥些。”

    姜莹疑惑道:“那位梁真人的意思是?难道是当真愿意让我霁山府出价买下?”

    只说那条小虬,若是愿意担任霁山客卿或是供奉,肯定是天大的好事。

    世间蛟龙之属,其中可以称之为正统后裔的,按照水裔释鱼篇,其实种类不多,比如有角曰虬,无角曰螭。山中那条为灵芝护道的小虬,如今只是洞府境,比起一般的山泽精怪,炼形更难,可一旦炼形成功,再走水成功,化蛟的可能性就会很大。无论是那棵可以帮忙增长草木气数的千年灵芝,还是那条出身极高、修道资质不俗的小虬,于公于私,自家霁山府,肯定都会不遗余力栽培扶持。

    小虬如果当真去了自家霁山地界,等到抬升为五岳之一,霁山的山水辖境何止翻一番,她肯定是会好好经营“走水”一事的,在山水官场,这可不算什么假公济私。运气好的话,不出三百年,霁山就可以多出一位地仙水蛟。对双方而言,都是幸事。

    再就是冥冥之中,在宝瓶洲出现了斩龙一役过后的第一条真龙。如同一场春风潜入夜的封山解禁,万千水族,共同争渡。

    听说如今中土神洲的白帝城附近,黄河小洞天那边的龙门,这些年聚拢了大量的得道水族,多如过江之鲫,都想要鲤鱼跳龙门。

    陈平安摇头道:“不谈钱,梁真人最后只留下一句话,让姜府君只管自取机缘。”

    陈平安也懒得找什么借口了,估计这位霁山府君再多想,不出意外,终究还会收下这份机缘。

    姜莹愣在当场,那个大梁国的护国真人,竟然舍得白白让出这份机缘?是圈套?还是单纯想要与霁山府结盟,好帮他找些山中仙药之类的?

    陈平安告辞离去,刚要挪步,一个在车驾队伍后方的少女,涨红了脸,鼓起勇气,怯生生喊道:“陈山主?”

    小姑娘嗓音轻柔,细若蚊蝇。一位宫装妇人,微微皱眉,

    府君娘娘与一位贵客谈正事,外人岂可如此造次,这个傻妮子,也不分场合!成天就知道看那些乱七八糟的镜花水月,山水邸报,半点钱都不知道节省,以后还想不想嫁个好人家了。难不成就只想着从府君娘娘这边赏赐下一笔定例嫁妆?

    陈平安转头望去,笑问道:“找我有事?”

    少女瞬间耳根子都红透,迷迷糊糊道:“真是陈山主啊?”

    姜莹以心声疑惑道:“胡藕,怎么回事?”

    少女颤声答道:“回禀府君娘娘,这位曹仙师,其实是宝瓶洲落魄山的那位陈剑仙,如今还是一宗之主了!曾经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反客为主,拆了正阳山的祖师堂,斩掉护山供奉头颅,青衫仗剑,剑光如虹,总之在隔壁宝瓶洲那边,如今这位剑仙的名气比天大了……”

    少女越说语速越快,竹筒倒豆子,都不用打草稿。好些个事迹,外加众多小道消息,她早就烂熟于心,倒背如流。

    姜莹被小姑娘说得一愣一愣的。

    小陌以心声说道:“公子,我才发现,这个小姑娘,好像是一位月户天匠后裔。”

    陈平安只听说过月宫种。月户天匠什么的,就算在避暑行宫档案上边都没见过记录。

    小陌就开始为自家公子解释一页不那么重要的老黄历,远古时代,这类匠人,多是地仙家眷,类似荫封,有修行资质,但是很一般,就会被分配到

    各种行在、行宫之地。此外,也有些神灵会专门到大地之上,寻找合适人选,至于如何筛选,补缺,就涉及到了一种类似“天选”的神道秘法。

    这还是小陌当年跟那位碧霄洞主一起酿酒,听来的内幕。

    一般来说,这类月宫后裔,重返人间转世之后,若是妖族,拜月炼形,就会得天独厚。

    其余的,在小陌看来,也就没什么花头经了。

    毕竟当年这些“工匠”数量不少,只说蛮荒天下就有皓彩在内三轮明月,就处处有行宫,只说那位五至高之一的水神,避暑行宫何止十处?不过随便换成另外一轮明月,小陌就辨认不出小姑娘的身份了,而这个名叫胡藕的小姑娘,恰巧就是那轮皓彩明月的月户后裔,只是万年之后,血统已经极为稀薄。

    姜莹施了个万福,“拜见陈宗主,先前是姜莹眼拙,失礼了。”

    陈平安赶紧拱手还礼。

    最后婉拒了对方的邀请,一行人没有绕路去霁山府做客。

    崔东山的真身与阴神合一后,也没有跟随陈平安南下,继续返回仙都山那边忙碌,既当匠人,又当监工。

    要是没当宗主的话,肯定就要死皮赖脸不走了,哪会像现在,风尘仆仆赶来,火急火燎回去,片刻不耽误。

    分别之前,陈平安随口问了道观内那场手谈的胜负,崔东山嘿嘿一笑,“辛苦让棋都难输。”

    水天一色,江阔鱼沉。

    陈平安一行人走在岸边,这座白龙洞附庸山头新开辟的仙家渡口,名为野云渡,隶属于一个名叫灵璧山的仙家门派,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率先占据了这处沦为无主之地的风水宝地,砸下不少神仙钱,缝缝补补,不断扩建,才有如今的渡口规模,可是准确说来,落魄山的下宗,青萍剑宗如今是这座野云渡的真正主人了。

    只不过崔东山行事隐蔽,没有传出半点风声,就连身为“上山”的白龙洞,如今还不知晓灵璧山已经与外人做成了这桩买卖。

    而暂时规模不大的野云渡,等到崔东山腾出手来,将来还会再次扩建,会是风鸢渡船路径的十七座渡口之一。

    崔东山除了给了灵璧山一百颗谷雨钱,一半是渡口地契钱,一半作为预付定金,因为灵璧山未来三百年内,都可以坐收三成收益,五十颗谷雨钱,就从那三成分账里边扣除,不过不是扣完钱再分红,灵璧山每年依旧可以拿到手一成半的分账。

    所以除了已经落袋为安的一百颗谷雨钱,还可以靠着那一成半的收益,灵璧山以后三百年,都只需要躺在账簿上收钱了。

    不然光靠六十几间店铺的租金,以及一些小渡船的那点买路钱,猴年马月才能挣着一百颗谷雨钱?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灵璧山对那位眉心红痣的俊美少年,无比感恩戴德,至于什么来历,什么根脚,不去探究了,只要钱是真的,就行。

    有了这这么一大笔从天而降的神仙钱,灵璧山的挣钱门路就多了,大可以钱滚钱,利滚利。

    比如如今南边的那个玉圭宗,创办了桐叶洲历史上首个山上钱庄。不但可以存储神仙钱,各国朝廷的金银铜钱,可以直接折算成神仙钱,关键是不算神仙钱的溢价。

    既然如今宗主已经不是那个姜尚真了,而是换成了众望所归的大剑仙韦滢,那就多半信得过。

    虽说还有不少仙府门派依旧在狐疑观望,不过灵璧山已经派人去往玉圭宗,商量存钱分红一事。

    陈平安既然在自家渡口闲逛,眼中人事皆可亲,怎么看怎么好。

    曹晴朗突然说道:“听小师兄说,扶摇洲那边不安生,有仙师在地底极深处探幽寻宝,无意间发现了一条储量极丰的矿脉,材质不明,但是天然蕴藉灵气,可以当做一种崭新的神仙钱,质地品相,逊色于雪花钱,但是胜在数量庞大。”

    裴钱疑惑道:“这么一条‘龙脉’财源,当年蛮荒妖族就没能发现?”

    账房先生韦文龙曾经打过一个比喻,在山下流通广泛的白银,就是一条条隐形的龙脉。

    陈平安说道:“有机会去看看。”

    北归途中。

    一袭白衣白云中。

    崔东山回望一眼,早已不见先生的云水身影。

    想起老真人梁爽的那句谶语。

    “天下等你久矣。”

    

    ☆免费小说阅读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