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他的威胁,乖乖听话

    全场也跟着一片哗然。



    “那个女人是谁啊?厉少竟然说要娶的人是她?”



    “厉少这是当众换新娘子么?可云小姐是厉小少爷的亲妈啊,这悔婚悔的,让小少爷情何以堪啊?”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



    “你这么一说我有点印象了,好像在哪见过,貌似也姓云,叫云……云……”



    “云琉璃!”舞台上,云梦瑶瞠大双眸,满满地不可思议:“墨司,你在跟我开玩笑对吧?琉璃是我的妹妹,今天专门应邀来参加我的婚礼,你才见过她一次,怎么可能要娶她?!”



    沈姿月也拿出了长辈的架势,黑着脸怒道:“哪来的野女人,居然敢破坏我儿子的婚礼?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



    沈姿月原本就是帝都名门沈家独女,后嫁进厉家,多年来身居厉氏集团高位,气场不输于一般的强势男子。



    随着她的命令,黑压压的一群保镖都朝云琉璃围过去。



    “我看今天谁敢碰我未来太太一根手指头?”厉墨司却在此时和沈姿月僵持住了,一道厉喝,伴随着阴鸷而强大的气场,瞬间震慑住了那群保镖。



    保镖望着那一面是沈姿月,一面是厉少,纠结为难。



    太太惹不起,可厉少他们同样惹不起。



    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中,厉墨司拿过一束新鲜的捧花,顶着各方各异的视线,走到了云琉璃的面前,冷峻淡漠的脸上带着不达眼底的冷笑。



    云琉璃捂着狂跳的心脏,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厉墨司所谓的帮个小忙,不会是……



    让她抢婚吧?



    “感谢诸位百忙之中来参加厉某人的婚礼,但很可惜,今天这场婚礼,新娘不是云梦瑶,而是云琉璃,她是我唯一想娶的人!”



    厉墨司优雅地将捧花递给云琉璃,云淡风轻,又无比从容,仿佛换个新娘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一切恍若置身梦中,云琉璃僵硬地站在那里。



    没有接捧花,也没有任何表情。



    只是一副愤怒又不可思议的表情,紧紧地盯着厉墨司。



    “琉璃,抱歉,我的告白迟到了五年。”厉墨司深情款款,将捧花塞进了她的手心,眼神中却透着警告。



    云琉璃抓着捧花的手一点点用力……



    怒火,越烧越旺。



    她现在可以确定,厉墨司就是在利用她!



    难怪之前他会说试探她的胆量,一定是他不想娶云梦瑶,又发现自己和云梦瑶有仇,所以拿她当悔婚的借口!



    原来这才是厉墨司的真面目?无耻小人!



    “琉璃妹妹,我知道你讨厌我,但今天是我和你姐夫的婚礼,你别闹了好么?算我求你了,嫁给厉少是我最大的梦想,我也想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云梦瑶看着云琉璃手里的捧花,哭的撕心裂肺。



    她刚刚还跟云琉璃炫耀自己的婚礼,转头新郎却抛弃自己选她了?这让她的脸往哪放!



    终于有人想起了云琉璃的身份,发出浪潮般的惊呼:“她是云琉璃!那个五年前跟人鬼混,被逐出云家的云琉璃!”



    “厉少肯定是被她欺骗了!这种贱女人,专门挑亲姐姐结婚的大好日子,勾引人家老公,不要脸的臭小三!太可恶了!”



    一句接着一句谩骂,让云琉璃倒吸一口凉气。



    她不是来搞臭自己名声的!



    “我不是小三,我和他压根就不……唔……”



    云琉璃愤慨交加,拼命控制自己的声音,可谁知厉墨司突然侧身,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准确无误的吻上了她的樱唇,堵住了她后半句话。



    从简单的唇齿相贴,到撬开她的齿冠,再与她唇舌瞹昧纠缠。



    云琉璃的大脑刷一下变得空白。



    所有乱七八糟的控诉都僵在了嘴边,眼眸倏地瞠大。



    他……他在干什么?



    占她便宜?



    这个突来的吻,也彻底点燃了现场的气氛。



    应约而来的记者们纷纷按下定格键,记录这极具戏剧性的反转画面,他们甚至都想好了明天的热点标题——



    爆!厉少情变,婚礼现场告白小姨子!



    短暂的卡壳后,云琉璃回过神来,一张白嫩的脸颊涨得通红,发丝微乱,透着几许狼狈。



    恼羞成怒,扬手就朝他胸口重重挥拳。



    这时,耳畔响起男人阴沉的警告声:“想保住你最在意的东西,就乖乖听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