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5

    引篁走后,白琅闭眼休息了一会儿。

    恍惚间,她仿佛看见洪涛万丈,碧树桃花。再一定神,她竟然站在了松软的泥土上,面前就是一株又矮又老的“核桃树”。树下女子穿着华丽繁冗的宫装,冠上金帘垂下,遮住年轻美丽的容颜。

    “西王金母……?”白琅诧异道。

    那女子缓缓回过头,应声道:“叫我伊川便是。”

    白琅有些茫然。

    西王金母问道:“除了我,你最近可有梦见过其他人?”

    白琅皱眉:“比如?”

    “比如……”西王金母迟疑道,“就不说人吧,你有没有梦见过疑似神交结胎的事情?”

    白琅愣了好一会儿,西王金母竟然如此了解她的行程,还知道她最近见过稚女命?

    “没有。”白琅摇头,认真答道,“最近几次见稚女命都有圣尊令护持。”

    西王金母摇头叹息,神色复杂。她抬手从树梢摘下一颗长得像核桃的果子,然后把它递给白琅。她低声道:“你把这个给白言霜。”

    “白言霜?”白琅又愣了会儿,捏着核桃问,“这是什么?”

    西王金母道:“阆风苑的不老灵药,瑶池会的宴客之物,总之不是坏东西。”

    西王母最有名的灵药就是长生不老药,当初第一次来阆风苑的时候,钟离异和东窗都吵着要偷这个。

    白琅又不懂了,给白言霜一颗长生不老药是什么意思?她犹疑不定的几息内,周围的碧树花草都消失了。她睁开眼,现自己还坐在无极殿圣座之上,只不过手里多了颗“核桃”。

    她离开正阳道场,回自己府上面见沈砚师。

    沈砚师拿着“核桃”看了半天,惊叹道:“不老药啊!你真要给白言霜?给我吃不行吗?”

    “不行,西王金母说要给他。”

    “西王金母?”沈砚师神色微动,“她还说什么了?”

    “没什么,她问了一下我的近况,然后让我将此物转交给白言霜。”

    沈砚师知道白琅理解错了,西王金母肯定不是要把这东西“转交”给白言霜,而是要让他吃下去。这么一考虑,沈砚师又打消了本来的想法,决定先不跟白琅说。毕竟西王金母亲自出面了,就是想暗中解决,免得让白琅为难。

    想了半天,沈砚师终于道:“你听过‘悔偷灵药’的故事吧?”

    白琅点头。相传,人间女子盗走了西王金母的不老药,飞上月亮,再也不能与所爱之人相见。在获得长生的同时,她也获得了永恒的孤寂。

    沈砚师道:“那个故事其实暗点了不老灵药的另一个用途,斩情绝欲。”

    白琅诧异:“那你要它干嘛?”

    她关注的根本不在点上,沈砚师痛苦地说:“我要这七情六欲有何用,书里的还不够多吗?你怎么不想想西王金母干嘛把这个给白言霜……”

    白琅连忙摇头:“她没有恶意,我感觉得到。”

    “当然没恶意……哎,怎么一到这种时候你就变迟钝了。算了算了,拿去给白言霜吧。”

    白琅一脸纯洁真挚,沈砚师也解释不下去,反正把药给白言霜了,他自己肯定清楚西王金母的意思。

    白琅找到白言霜的时候,他刚从楚扶南那儿回来。

    天殊宫不知道对楚扶南做了什么,他一天之内有七八个时辰是昏睡的,清醒的时候也常常陷入幻觉。去信问了虚极天尊,他说是稚女命附身的后遗症,等过段时间就好了。所以这段时间,慕娇娥和白言霜轮流照看楚扶南,免得他伤着自己。

    白言霜以为白琅是来过问病情的,于是道:“扶南常见到稚女命的化身意象,所以精神有些混乱……他身体倒没什么问题,甚至比以前强健些,相信很快就能恢复。”

    “多谢,这段时间辛苦了。”白琅略感歉然,她取出不老药道,“西王金母托梦给我,让我把这个给你。”

    白言霜目光沉凝,没有伸手去接。

    “不老灵药啊……”他脸上没有表情,“她有让你转告什么吗?”

    “没有。”白琅摇头。

    伊川妗没有跟白琅说明原委,这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容忍与尊重了。白言霜接过了不老药,低声道:“谢谢。”

    白琅道别白言霜,想着反正回来了一趟,不如顺便看看琢玉,于是转身去了另一边厢房。

    折流守在房外,站着睡着了。

    白琅一来,他立刻睁眼:“我没睡。”

    白琅苦笑:“没关系,累了就去屋里休息吧。”

    “不喜欢和他呆在一起。”折流道。

    白琅问:“他最近怎么样?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差不多了,但他还赖在这边不愿意走。”折流想了下,又道,“还有件事想跟你说。”

    他忽然传声,似乎有话不想让房内的琢玉听见。

    “我之前问他,如果我们没有及时赶到,他会不会死。”折流回忆道,“他说不会,因为西王金母肯定会出手阻拦,就算没拦住……”

    折流顿了顿,道:“那个人也会回壳救他。”

    彼时,琢玉还对折流笑了笑:“哎呀,我忘了。你失忆之后,应该不记得那个人了吧。没关系,以后还会再见面的,我们还有机会在那个人手中……三剑合璧。”

    白琅闭目沉思,折流传声问道:“所以除了真诰和你,我们有过别的谕主吗?”

    “先不要想这些。”白琅安抚他,“现在你属于我,这就够了。”

    折流点点头,很认真地“嗯”了一声。

    白琅离开之后,心绪久久不能安定。

    “回壳”这个说法她有太久没有听过了。谕主可以提前制作“壳”,在自己濒死时夺舍换身。但是看琢玉的措辞,“回壳”似乎不止能用来保护谕主,还能用来保护“壳”的本体。

    如果“壳”遇到危险,那么谕主就“回壳”接管身体,以自己的强大力量帮助壳身摆脱困境。

    壳和谕主之间不一定有特殊关系,像月圣,他就把古龙佛的躯体做成了“壳”。所以琢玉说的“那个人”虽然是谕主,但不一定是他们以前的谕主,甚至不一定跟三剑都有关系。至于以后的“三剑合璧”……

    白琅揉了揉眉心。

    折流失忆,琢玉忠于镜主,沉川暂时忠于扇主,要等三条线出现交集,才能确认“那个人”是谁。与其这么干等,不如探探手里其他线索。

    正好……侵吞中立境的计划也差不多要开始了。

    两件事一起做吧。

    *

    三日后,千山乱屿。

    一艘破渔船靠岸,抵达了木蓬村。

    船上有一对母女,女儿年纪很小,身染风邪,裹了身厚实的白袍,连脸都看不见。母亲容貌婉约淑丽,身材高挑,体态娇柔,但是有些神经兮兮。

    “为什么我要穿女装?”应鹤问道。

    白琅拉紧面罩:“因为很多我不喜欢的人换了女装之后,看着就顺眼多了,我觉得你可以试试。”

    “哦……”

    风央渐渐显化成形,他略有些不耐烦:“为什么来这儿?”

    “这不是你出生的地方吗?”白琅问道。

    风央一时间无话可说。

    “五千年前都没这岛呢,还我出生的地方……”

    “反正是在这附近了。”

    应鹤真人的事迹比较难找,他大部分时候都是藏于幕后的,所以白琅只能从风央入手。沈砚师查阅了很久的典籍资料,还通过司夜警晨从九谕阁调了五千年前的神选记录,这才大致确定风央始皇初露矛头的地方。

    他和应鹤一定是因为某个契机认识,然后才缔结主器关系的。

    通过风央的人生履历,应该可以慢慢回溯应鹤的经历,找回他失去的记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