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3章 ||文|学|城

    133、一个核桃

    牢房内一片明亮,太微脸上犹如冰封。

    其实刚开始烟姿、柳杪夫妻邀请他来参加庆典的时候, 他是拒绝的, 但是他们寄来的影璧让太微动容了。影璧之上是间牢房, 牢房内关着一名无面人。影璧边还附送一封信,信上书“庇主现身,镜主再临, 魔选重启”。

    “人呢?”太微问。

    眼前的牢房空无一人。

    “逃了。”答话的女修便是柳杪, 她样貌气质不打眼,身材还有些微胖,唇下有粒朱砂痣。她身侧的男修一袭白衣,身披红纱,垂下面纱将他大半张脸挡住,仅有嘴唇露在外面, 但是从嘴唇到下颌的轮廓就足以看出是位不得了的美人了。这位便是柳杪的丈夫烟姿。

    “你是不是在耍我啊?”太微恼火地看着柳杪, “逃了还叫我来干什么?而且关个庇主都能跑了, 真是丢人现眼。”

    “上人还是这番急性子。”烟姿忽然开口, 声音有点像袅娜的烟雾,淡然缥缈,“我们在这个庇主身上留下了追踪之物。”

    “故意放他走的?”

    “自然。”

    太微这才缓了缓神色:“立刻派人追踪。”

    “不劳您提醒。”烟姿淡然道, “我们的人已经追出去了, 希望这次能循着庇主踪迹找到堕神台,确定一下镜主的状况。”

    “追踪之物也给我一份。”太微说。

    柳杪从兜里掏了个核桃给他,太微多看了两眼:“怎么有点不像法器?”

    柳杪认真一瞧,连忙又收回来, 重新拿了个一模一样的核桃给他。她说:“拿错了拿错了,那个是我吃的。”

    “……”

    *

    最近白琅过得比较充实,白言霜在的时候,她就练练剑。不在的时候,她就巩固修为,凝练妙通五行术真气。闲暇时候,她也带楚扶南和玉成音在历城界闲逛,免得他们一直在府上呆闷了。

    新住进来的两位客人时不时会到她这里串门,白琅很不想接待应鹤,但对华月銮却十分欢迎。

    华月銮是白琅认识的所有女人中最多才多艺、贤淑文雅的。她会跳舞,会奏乐,会唱歌,会舞剑,会插花,精通园艺刺绣,所有乐器但凡白琅说得出名字的她都会用。而且她还博览群书,白琅随口说个典故,她都能妙语相接,实在是聪慧可人。

    这些天白琅对她的好感度直线飙升。

    “为什么你会这么多东西?”白琅憧憬地问她。

    华月銮说:“因为整天闲在家里没事做,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乐子,久而久之就学会了很多。”

    白琅真想让折流过来听听这话,什么叫进取精神,这就是啊!

    “我能跟你学门乐器吗?我觉得我现在很缺乏艺术的熏陶。”

    “可以。”华月銮随口答应了。

    “你最擅长什么?”

    “编钟。”

    白琅以为她是开玩笑的,打了个哈哈就继续问:“有没有方便携带一点的?”

    华月銮瞥了她一眼:“口哨?”

    “……”白琅问,“有没有优雅一点的?”

    华月銮从袖中取了支小巧的碧玉笛:“这个吧。”

    白琅接过来凑到唇边,刚吹了一个音就被华月銮劈手夺回,她怒斥道:“这是我吹过的。”

    “我都不嫌弃,你嫌弃什么?”

    华月銮骂了她半天,最后给她随便吹了段曲子作为演示。

    “好听。”白琅的艺术鉴赏能力只能支撑她说出这两个字,“是什么曲子?”

    “自编曲。”

    “你真有才华。”

    “你真识货。”

    两个人互相吹捧了一番,直到深夜才依依惜别,临走前华月銮把笛子送给了她。

    白琅幸福满足地准备睡下,这时候一道敕令破空而来,直接将她整扇窗户都掀飞了。太微恼怒的声音从敕令里传出来:“睡觉睡觉就知道睡觉!你还修不修仙了!赶紧起来,有事要做!”

    白琅连忙披了道袍去文始殿。

    文始殿里,太微正来回踏步,看起来很是焦灼。白琅一进来就被他扔了个什么,正中脑门,疼得要命。她低头把这东西捡起来,发现是颗核桃。

    她战战兢兢地讨好道:“师尊我给你磕开……”

    “磕个屁!”太微说,“我有件事想交给你。”

    “……琢玉没空吗?”她还在等三圣尊的消息啊。

    太微沉吟了一下:“这件事还真不能让琢玉去,是跟庇主有关的。”

    白琅捏着核桃认真听。

    不久前的东王圣公诞辰祭典,烟姿、柳杪夫妻趁乱在万缘司搜寻一番,在龟山脚下发现了一小群落单的无面人。这些无面人身具天权,只不过没有器,而且本身介于虚实之间,无法被寻常办法所伤。所幸烟姿、柳杪夫妻道法通玄,最后还是俘获了其中一个。

    “这也太……乱来了。”白琅看见无面人都是掉头就逃的,没想到千山乱屿那夫妻俩还抓了个活的。

    “那些无面人应该就是庇主了。镜主在世之时遗留的典籍有记载,堕神台与四方神台相对,一方主持庇主们的魔选,一方主持谕主们的神选。魔选者因有一半性命被镜主摄入镜中,所以介于虚实之间,很好辨认。最近不知是谁放出了风声,各路都开始谣传镜主重生,魔选重启。我觉得此事背后另有玄机,所以……你去给我追踪这个庇主,查查看他背后之人是谁。”

    “我……”

    “追踪用的信物就是那核桃,别不小心吃了。快去快回,回来还能给我跑跑其他事儿。”

    没办法,白琅只能领命离开。

    回城主府,她捏着这颗核桃,根本不知道怎么用。

    “太微是不是拿错信物了?”她纳闷。

    她走在城主府内,将核桃抛起来又接住,试图找寻点与众不同的地方。这时候黑暗中窜出一个敏捷犀利的白影,“吧唧”一下就凌空叼走了她抛起来的核桃。

    白琅觉得整个世界都寂静了几秒。

    她将这个白影扑住,发现是小胖子。他晚上饿得厉害,自己跑出来了。小胖子喉咙鼓起一坨,好像还没把核桃咽下去,白琅连忙轻掐着他,给他拍背:“你给我吐出来。”

    “不要。”小胖子努力一咽,把白琅的希望和核桃一起吞进了肚子里。

    白琅抱头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太微会杀了我的。”

    “嗝。”小胖子拍了拍肚子,“饿了。”

    白琅不知道拿他怎么办,看了他一会儿才发现他肚子上鼓起一块圆圆的东西,很像是核桃。她把小胖子平放在地上,研究了一会儿,发现以他的肚脐为中心,核桃会到处钻动,但始终指向一个地方。

    完全就是个肉罗盘。

    “你跟我出去一趟吧……”白琅看着小胖子问。

    “吃的?”

    “路上会给你买的……”

    “好。”小胖子点头。

    “但是你要听话。”白琅边抹眼泪边告诉他,“不能咬我,也不能咬其他人。”

    “好。”小胖子满口答应,“不要。佛珠。”

    白琅点点头:“不用佛珠,你会疼的。”

    “嗷。”小胖子看着她流口水。

    于是白琅连夜收拾行囊,带上干粮和小胖子就离开了。

    *

    三日后。

    扶夜峰,渡情界,一个很小的凡人镇子里。

    渡情界是三千界中最不起眼的那种地方,凡人居多,随便几个金丹期的就能在这儿呼风唤雨。但修道界藏龙卧虎,谁也不知道这种不起眼的地方是不是有真大能存在。

    小镇子里若是有生面孔是很容易被认出来的,不少人已经注意到了那个在街上徘徊的少女。

    她和寻常姑娘家不同,穿一身深青色道袍,广袖长衫,也不束发描妆,看起来十分随意。她手里牵着一个又白又胖的男孩儿,那男孩儿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般细腻,黑发如墨,若是再瘦点应该很惹人喜欢。

    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有个女道士来了!”

    “是路过我们这儿讨饭化缘的吗?”

    “不是,没见她要钱。”

    “那她是真的有神通吗?”

    “我怎么知道,不过见她一副青涩模样,多半学艺不精。”

    白琅五感灵敏,听到这些议论有点不好意思。但是隐匿行迹太费劲了,而且小胖子根本藏不住,他可是真龙之身。

    “那个……”她在一个面摊前停下。

    正煮着面的老板娘连忙说:“没钱没钱,小本生意,我没钱。”

    “不是跟你要钱的……”白琅摸出一小粒金子,“弄点东西吃吧,什么都行,越多越好。”

    很快,街坊邻居就围观起暴饮暴食的奇景。

    “怕是真有神通啊!”

    “这孩子吃进去的东西比他肚子都大了。”

    “可别是妖怪吧?”

    白琅强装淡定,其实早就想跑了。好不容易等小胖子吃完,她撩起他的肚兜一看,发现核桃位置又变了下,是往镇西去的。

    “老板娘,西边是什么地方?”

    “是个废矿山,原本有个打铁铸剑的铁匠隐居在那儿,后来老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身世线正式提上日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