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9章 ||文|学|城

    129、为所欲为

    五千年前,此处的争斗应该涉及了三个人:化骨狱灵山天子谢怀崖、浮月孤乡古龙佛珑婴, 还有从灵虚门叛出的应鹤。这场争斗的过程无人知晓, 但结果是珑婴被接引飞升, 谢怀崖身死,应鹤埋入地下五千年后醒来。

    “说来……当初在我们这些人之中,你应该是唯一一个从来不用祚器, 还将其藏得滴水不漏的谕主了。浮月孤乡与化骨狱一役, 谢怀崖被你和风央害得有多惨,你还记得吧?”

    珑婴神情平淡,但字字诛心。

    他从殿内走出来,绕过白琅,停在应鹤面前:“风央入世,以修道者之身干涉朝堂, 改朝换代, 夺取谢怀崖与生俱来的王道功德, 致使其修为全失。你叛出灵虚门投入化骨狱麾下, 然后临阵再叛,给谢怀崖致命一击。幸好我那时候神眷甚厚,否则坐收渔利的就是你了。”

    应鹤侧头看着他, 几乎没有反应。

    白琅逐渐理清了五千年前的战局真相。

    先说风央。他是第一个以修道者之身称帝的人, 后世多称其为“风央始皇”。当时万缘司是东王圣公掌权,按理说本该制止风央这种不合缘法的行为。但东王圣公根本动不了风央分毫,可见其背景深厚。

    风央背后的人就是应鹤。

    从太微和古龙佛的只言片语中,白琅可以拼凑出应鹤那时候的形象——仙门骄子, 傲视群雄,为了追求胜利不择手段,和现在稍微有点娘炮的强迫症形象简直是天壤之别。

    五千年前仙境式微,魔境势大,化骨狱的灵山天子谢怀崖更是“天生金彩,玉光缠绕,身具权天秉地的王道功德,被誉为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天之子”。

    所以应鹤叛出灵虚门,顺势投入谢怀崖麾下。

    但他两面三刀,一边蛊惑谢怀崖,获取他的信任;一边又让风央入世破坏他的王道功德。

    谢怀崖之所以被称为“灵山天子”,是因为他的修行以“王道功德”为基础。虽然他不直接干涉朝政,但在他的福佑下,王朝繁荣富强,子民香火不断,他所佑的王朝就是他修行的基础。而风央则打破了修道界一直以来的默认协定——修道者不干涉朝政。他直接入世,悄然掀起改朝换代的暗潮,为破坏谢怀崖的根基做好准备。

    后来谢怀崖与珑婴在浮月孤乡爆发惊天一战,应鹤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他让风央改朝换代,直接称帝,掠取王道功德,然后自己反戈一击,将谢怀崖击杀。

    也就是说,应鹤回忆起的那个“帮了珑婴一手,将谢怀崖战退出局”的人,根本就是他自己。他本来的想法应该是趁他们两败俱伤,坐收渔利,但是没想到珑婴与台上关系密切,关键时候居然有人直接来台下相助。

    这个接引古龙佛上台的人,应该就是把应鹤镇在此处的人。

    难怪应鹤拼命想回忆起对方是谁……

    白琅心下有些悚然。

    这么一想,应鹤真的是个非常可怕的人。他可以自断臂膀,将祚器风央完全雪藏,也可以虚与委蛇,以仙门骄子之身向谢怀崖卑躬屈膝。甚至在珑婴身具神眷,绝地翻盘的情况下,他还能利用祚器苟活至今。

    应鹤皱了皱眉。珑婴的话让他恢复了少许记忆,他想起了最后那一战,但是比这更早的事情却如雾里看花,一片模糊。

    他说:“珑婴,你赢得不体面。”

    珑婴笑意微敛,目光垂下,整个人就像藏匿起光华的上弦月。他没有反驳,而是淡然承认:“珑婴幸甚,蒙扇主厚爱,确实赢得不体面。”

    “扇主欺上瞒下,猖獗无道,为所欲为,还敢亲自接引台下客,也亏得那时候镜主不在……”

    “你也说了……”珑婴平静地打断他,“镜主不在。”

    应鹤目光微凝,白琅终于从他神态间看出点昔日强者的气势。

    珑婴没等他开口,身形一闪,眨眼就出现在白琅面前。

    “时候不早,我也该回去了,有几件事一直没找到机会跟你说。”珑婴笑容温和浅淡,有几分琢玉的影子,他对白琅说道,“不必忧心僭权和鸩毒之事,保护好自己就行。修行进度也没必要太赶,如果实在达不到飞升的标准,扇主会亲自下台接引。往后……也请多珍重。”

    白琅惊得说不出话。

    珑婴的身影一点点淡去,散作点点光华,升至看不见的天外。

    他临行前还朝应鹤欠身施礼,笑道:“抱歉,我们确实可以为所欲为。”

    ——任凭你机关算尽,不择手段,穷极一生也无法抵达之处,只不过是某些人肆无忌惮的乐土。

    珑婴态度谦卑,语气和蔼,说出来的话却嚣张到让人难以想象。

    白琅还没理清楚刚才那番话到底意味着什么,突然被人猛拉了一下衣角。

    她低头一看,吓得跳起来:“珑婴前辈,你的……你的龙!你的龙落下了!”

    那个小胖子死死咬着她的衣摆不松口,整个人都挂在她身上,重得像是灌了铅的球。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把殿内那堆美味佳肴吃干净了,此时又跑来对白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白琅想把他拽下来,结果这孩子松开衣摆就咬了她一口。

    这下咬得很实,没有一点闹着玩的意思,白琅疼痛之下用了点真气把他推开。小胖子只退了半步,很快又扑上来。他一双圆眼瞪着她冒血的手,眼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饥饿。

    “饿。我饿。”

    白琅狼狈躲闪,小胖子笨拙地追着她大哭大叫:“饿!好饿!我要吃!吃掉!全部吃掉!”

    他转眼又化作黑色巨龙,嘴里吞吐着风云雷电,一股无法抵抗的吸力将周围一切可见之物都吸入口中。佛塔地宫开始摇摇欲坠,无数落石洒下,巨龙身躯摇摆,似乎觉得吃了这座地宫还不够。

    它一个摆尾就从地下破土而出,飞入空中。

    白琅仓皇间找到应鹤,他似乎还在为记忆的事情纠结难受,神情有点恍惚。

    “不要想了,我们先走。”白琅拉着他入镜。

    到达地面之后,白琅才发现四周已经不见一点光芒,好像连太阳都被巨龙吞吃掉了。她燃起须弥之焰,仰头往天上看,巨龙隐没在浓浓黑雾中,大口吞吸着。地面无数沙石拔地而起,被纳入巨龙口中。

    白琅觉得自己身体轻飘飘的,不受控制地升入空中,而且周围所有东西都在吸力之下上升,什么都抓不牢。

    巨龙的咆哮声震耳欲聋,听起来很像是“饿啊饿啊”。

    石礼界本就因月圣一战不堪重负,在巨龙肆虐之下,更是一点点开始崩溃。周围到处都是黑漆漆的空间裂纹,任何东西一碰到就会被撕裂。五行紊乱,真气流转凝滞,法术被大大削弱,甚至无法使用。

    白琅取出盘铃,把红绳系在应鹤身上,免得他被吹走。

    这时候风央也出现了,他没有肉身,不受这些干扰,还能牢牢将白琅拉住。

    “吞天人。”风央一只手抱紧了白琅,另一只手拉住红绳一端,盘铃在飓风中摇晃,空灵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吞天人?这个小胖子是谕主?那珑婴呢?”白琅回头问道。

    “他的祚器呗。”风央随口道,“器身是禅杖,名叫‘迦叶一笑’,不过吞天人基本不用器。珑婴这厮还说应鹤藏祚器藏得好,他自己才是真藏得好。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谕主,胖龙是坐骑。后来浮月孤乡一役,我们才对彼此知根知底,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晚了。”

    这情况其实跟琢玉有点像,他也是藏好自己,让所有人都以为言言的器就是北方神剑。

    所以说东方扇主其实是对那些占据主动权的器有特别的偏爱吧?

    风央说到这儿,突然低头凑近了白琅:“我没跟你说应鹤的事情,你不会生气吧?”

    “是有点生气……”

    “我那时候见他失忆,就没有特意挑明。”风央失笑道,“毕竟比起男谕主,我还是比较喜欢被女孩子掌控的。而且跟他说了干嘛?我尽一个祚器的职,保他不死就是,还管他这破脾气?”

    巨龙吃得很快,这一界眨眼就剩光秃秃的土地了。地上能吃的,五行真气也好,飞禽走兽也好,就连那些隐藏在地下的遗迹都被吃了个干净。

    黑龙盘旋落下,又变回那个白胖的男孩儿。

    风央松开手,逐渐消失不见,走前还冲白琅抛了个轻浮的笑容。

    小胖子在地上打了个嗝。

    “我饿。”他盯着白琅,牙齿森白,“吃的。吃的。更多吃的。”

    白琅怀疑珑婴是因为养不起他才把他扔下的。

    作者有话要说:  啊……白爹真好吃,什么时候才能再写到他……()

    想写快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