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5章 ||文|学|城

    95、眼见为虚

    白琅连忙伸手挡住自己腹部:“不是我。”

    白沉忧的视线这才回到她脸上:“是给人接生?”

    你还给什么接过生???

    “对。”白琅点点头,“最好是女人来, 因为生孩子的是女人。”

    “……”

    两个人语无伦次地说半天, 最后才搞明白对方的意思。白琅要找个会接生的女人, 白沉忧则表示荆谷都是修道者,生过孩子的少,会像凡人那样接生的更少——王自道倒是给灵兽接过生。

    “那就不麻烦了。”白琅开始考虑看点医书自己解决。

    这时候有个少女从外面跑进来, 急冲冲地道:“公子, 谷外来了万缘司罚恶使!谷主不在,金姐让你赶紧去一趟!”

    “哪位罚恶使?”白沉忧在荆谷也有段时间了,对那些来找事儿的人都很了解。

    “封、封萧……”

    “是来找我的。”白琅斩钉截铁地说,“我去见他。”

    白沉忧看了她半天,心里有点恼火,这家伙到底惹了多少男人?怎么次次都有不同的人在荆谷门口蹲守她?

    白琅已经转身跑了。

    到荆谷门口, 金氏姐妹、王自道、魏不笑都在, 他们后面跟了不少荆谷谕主。与他们对峙着的仅有一人, 那人身着黑袍, 面容冷肃,一身煞气寒然如铁。

    “你们把人交出来,我自然会离开。”

    封萧也是器身, 但他背后站着万缘司和化骨狱两个庞然大物。

    金人怜吸了口烟, 懒散地说:“哟,到底是何人,把罚恶使大人也给惊动了?”

    “一名年轻女子,身怀六甲, 修为……”

    这时候白琅正好走出来,封萧话停了,眉头微微皱起:“好久不见。”

    白琅连连点头:“好久不见……”

    “听说你之前跟衣清明在荆谷大闹一场……这事儿你在镇罪司得罪他的时候就该想到了。”

    白琅没想到啊,她算尽天命也没有算到衣清明这颗玻璃心。

    “封前辈,我们能单独谈谈吗?”白琅尴尬地说,“此事与荆谷无关。”

    金人怜倒了点烟灰出来:“那感情好,你们自己解决吧。”

    说着就带人回去了。

    一进谷里她就抓住王自道说:“看见没看见没!又一个!我给你算算时间线啊,她应该是在认识衣清明之前就跟封萧有关系,先怀孕,再渣衣清明,然后出轨言琢玉,上次来找她那个折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踏的船了。”

    白沉忧迎面走来:“不要再传谣了,她没怀孕。”

    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该去谷外看看,不过到门口的时候他们的人都退回来了,事情好像已经平息。

    “公子你怎么知道的?”

    “她说的。”

    “她说的你就信!她还说自己对衣清明什么都没干过呢,最后不也认了?”

    白沉忧看看外面,没有动静:“封萧走了?”

    “没有,在谷外跟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姑娘单独谈话。诶对,封萧怎么也不叫她名字呀?”

    等人散尽,白沉忧还在荆谷星幕边缘徘徊。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决定出去看看。他一贯擅长伪装隐匿,平时给白嬛当替身从来没出过岔子。这次谷外两人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他也就更加隐蔽。

    “封前辈,孩子真是司命的吗?”

    封萧睨了她一眼:“林小鹿跟你说的?她这女魔头死到临头还不忘给司命泼脏水。”

    “那到底是谁的?司命为何连未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封萧质问道:“谁说不放过了?司命下诏剖腹取子,有说过要杀孩子吗?”

    白琅被他钻了个文字空子,有些不服:“若是真的没有其他企图,让林大道……不,让林小鹿顺产就好了,为何苦苦相逼?”

    “剖腹取子的诏令下了但是一直没动,直到林小鹿出逃才执行起来,何来‘苦苦相逼’一说?她要不是心里有鬼,会慌忙出逃?我告诉你,林小鹿的话你不要太信,她是个犯了错只会让司命给她收场的主儿,幼稚自私,毫无责任心。”

    林小鹿确实满口谎话,但她关心孩子不假。

    这中间真有误会吗?还是说封萧在巧辞骗取她信任?

    白琅思虑再三,还是决定保林小鹿。反正这几日林小鹿就要生了,先保孩子总不会有错,有什么误会等事后再解除。而且司命“剖腹取子”的诏令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都稍嫌恶毒了,好像就是冲着孩子去的,压根不在乎林小鹿怎么样。

    “抱歉,封前辈。”白琅手中出现一面铜鉴,“你还是回去吧,等孩子生下来,我再同司命讲清楚。”

    封萧冷笑:“你这是要跟我动手?”

    白琅低吟道:“天开一目,照彼世人。”

    模糊的镜面上开出一目,一开一合间就把万象真实映照出来。

    封萧稍作退让,避开镜子的直照,但在一步之内,周围就出现了无数面一模一样的铜鉴。这些铜鉴之上皆开一只眼睛,眼睛开合与白琅手里那面一模一样,开合之后镜中映见的东西也极为相似。

    “前辈于我有传法之恩,我也不想同您动手,所以还请退下,等事了之后我再找司命谢罪。”

    “你都已经动手了……”

    封萧一伸手,周围青山碧水全部消失不见,白骨成狱,尸山为路。

    白琅稳稳地站在升起的白骨上,一根骨刺试探性地拔地而起,直接刺向她。

    她没有任何动作,骨刺恰恰偏左肩一分,连衣角都没有勾破。

    此时在镜面环绕之外的白沉忧已经看出门道了——那些数不尽的镜中并没有映出完全真实的画面。它们依照远近次序将白琅和封萧两人的身影稍作偏移,在骨刺移动过程中,每面镜子偏移的幅度都很小,而且都不一样,对视觉造成极大的干扰。

    封萧这样直感敏锐的战斗者,很快就会适应这种偏移,下意识地更正白琅位置,此后就算镜像不变,他也很难击中。

    封萧意识到应该尽早处理掉镜子。

    他开始只以白琅手中铜镜为参照物,外围无数骨刺像山岳般拔起,往中间镜面下压,可是没有听见意料之中的碎镜声。

    累累白骨之下空无一物。

    白琅手中铜镜一翻,上下左右,四方八面,镜影重现。

    封萧这时候才意识到她的天权远不止查知信息。他直接闭目,黑暗中感知反而更加敏锐,白琅不加遮掩的真气像一座明灯。

    封萧黑袍一闪,逼至近前。

    白琅后退一步,踉跄着踏入镜中,在他击毁镜子之前消失在这面镜子里。

    八卦阵型中的所有镜子都不再映见真实,而是采入虚像,没有白琅,没有封萧,只有空空白骨狱。封萧飞上空中,八方白骨壁起,围住所有镜子,一口气往中间压去。

    这次不管是真是虚的镜像都消失了,白琅出现在白骨壁中央,似是束手就擒。

    封萧再度逼近,一掌击毁她手中铜镜,将她逼得靠在白骨壁上。

    “这下你可没镜子迷惑视听了。”

    白琅笑意盈盈:“怎么会?不是还有吗?”

    封萧皱起眉,眼睁睁地看见她整个儿融入了白骨之中,消失不见。

    “前辈,眼见为虚。”

    成为镜面的不是白骨,而是他的眼睛。

    白琅的声音就在他耳边,他侧头一看,这家伙果然绞着手,乖顺地站在他不到一寸远的身侧,和他一起注视白骨壁。

    封萧再度闭眼,这时候他身侧的白琅往空中抛出一面闪耀而清晰的银镜,眨眼消失在原地。

    虽然看着游刃有余,但白琅实际压力还是很大。天权不是白来的,这么耗着肯定不行,而是光是躲躲藏藏耍着他玩,根本不足以把他逼退。

    必须有定音一击。

    银镜中白琅抬手虚拉,指尖燎燃黑焰,逐渐在一片黑暗中凝化为弓。

    封萧察觉到她在凝聚真气。如果跟谕主拼真气,他肯定是吃亏的,所以不能让她完成术法。他背后骨翼破体而出,细密漆黑的六隐铭文嵌入骨中,逐字亮起又逐字黯淡。他一挥翼就绕至镜后,骨刺从他手肘延展出来,一个肘击下去镜面直接碎裂。

    这时候下方传来白琅的念咒声:“朱旗赤弩……”

    封萧反应极快,迅速收翼减少被击中的可能性,但空中依然没有什么可以躲避的掩体。刚才他被白琅带跑偏了,觉得镜子里那个才是真人。可再想想又觉得棘手,不毁镜找不到本体,毁镜也伤不到本体,突破口不知道在哪儿。

    白琅眼神极亮,专注得可怕。

    “须火燃兮!”

    全部的光都被吞噬进一个点,黑漆漆的灼热箭尖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呼啸而出,比光芒更先抵达他的肩头。谕主特有的压迫性真气和逆篇妙通五行术的极阴之气瞬间涌入,他运功锁死各大经脉,稍退一些落在地上。

    白琅已经再度抽符,黄纸之上朱砂符文走如龙蛇。

    “封前辈,我还有器未动,你现在不走,怕是要有损伤。”

    封萧肩头六隐铭文依次闪现,伤口开始愈合,但受司命所限,愈合得很慢。

    “以往还不觉得,今日一看,你已得夜行天九分神髓。”

    还有一分匿于虚真之间,是让人看不明白的“以阳道行极阴”。

    他思筹一阵,确实还没到跟白琅撕破脸的地步,而且这又是荆谷外,必须谨慎,于是便说:“我回去复命,你记得找司命说清楚。”

    当断则断,这也是白琅佩服他的地方。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白琅手中符纸消失,周身好像有什么在急速褪色,消隐不见。

    等这种奇怪的背离感消失,封萧发现自己肩上没有伤,白琅手中还捧着最开始那面模糊不清的铜鉴,两人位置一步未动。

    至此,他也只能叹一声:“谕主天恩浩荡,天威可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